人民网
十世班禅画师尼玛泽仁委员谈民族文化
[刷新]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人民网嘉宾访谈。今天走进我们人民网演播室的嘉宾是一位大师级的人物,他就是已故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亲赐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会长,四川文史馆副馆长尼玛泽仁老师。对于藏族画家来说,能够成为班禅赐封画师,不仅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同时对画家本人来说,也是艺术造诣的首肯。但尼玛泽仁并没有止步于此,而是用绘画这种全人类共通的语言,把西藏独特的历史、文化、宗教推向全世界。今天我们人民网·中国西藏网有幸邀请到了这位大师,以“民族文化”为主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欢迎尼玛老师!  [18:46]

[尼玛泽仁]:扎西德勒!  [18:47]

[主持人]:许多人都把您的画称为“新派藏画”,您觉得“新派藏画”和藏族的唐卡画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18:48]

[尼玛泽仁]:藏族有文字记载已经一千三百多年历史了。随着公元六世纪,佛教流传到西藏以后,唐卡画也随之发展起来了,我们能看到一些唐卡画,唐卡画是比较小型的,它画在布面上,在几尺之中,展示大千世界。所以唐卡在真实意义上,是个佛教的贡品。但是随着人类的发展惯例来讲,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国家从宗教的殿堂里面走出来,就变成新的艺术。那么大雪山的封闭使我们唐卡画,直到20世纪的80年代,依然属于宗教的供奉品。藏画就是从这里面脱颖而出,变成崭新的艺术形式,这个艺术形式既不脱离母体文化,又吸收其他先进民族的一些文化元素,发展成具有国际语言的造型艺术,直接反映我们的时代,直接反映我们的民族和历史。所以它已经是不同于过去因供奉而存在的艺术,而是新的藏族文化艺术。  [18:53]

[主持人]:它的主要特色是什么呢?您能给我们具体来讲讲吗?  [18:54]

[尼玛泽仁]:藏民族对生活的雪域高原,千百年来形成独特的审美。单一的色彩使这个民族需要一种视觉色彩的补充,追求强烈的对比。比如举例来讲,冬天一片银白的世界,人在大自然里面显得非常单调。如果穿上浓艳的色彩,它展示出人和大自然的关系协调而艳丽,融合在一起。我们在一片夏天葱郁的草原上,如果穿上红颜色的,在将近一公里以外都可以看见人活动,特别的醒目。所以这就形成藏民族独特的审美。这就是我们造型艺术家注意到的。  [18:55]

[尼玛泽仁]:在我们都市里面车水马龙,一个繁琐的世界,我们知道在家居里面布置的非常单一,这也是另一种审美。所以藏民族多年来形成的审美,对色彩强烈的追求,艺术家应该把它凝固在自己的作品里,形成自己的特色。再一个,过去的唐卡画要画佛本身的故事,要展现一个大千世界,构图比较饱满,色彩比较夸张。作为我们搞造型艺术的人,这些特征就必须要吸收进来,不脱离母体文化。但是完全照搬,不适合于表现我们今天的生活,也不适合于传达国际语言。所以我感觉还要学习其他先进民族的一些元素,来丰富繁荣自己的母体文化,使它形成多元化的,不脱离母体文化的艺术造型。所以文化的发展就是不同于过去的,已经从多方面、多层次、多题材,形成一个独特风格的艺术品种,展示在世人面前。  [18:56]

[主持人]:尼玛老师先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新派藏画”和藏族唐卡画的区别。据我们了解,一位画家曾经这样评价过您的画,既有唐卡的传统,又有现代感。您一次次地用现代符号体现古老的文明,您是怎样将这两种元素很好地结合的呢?  [18:57]

[尼玛泽仁]:我个人感觉藏民族是值得歌颂的。因为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唯一能生成在高寒地区的就是藏民族,生活在四五千米的高寒地方。在这个地方,人不是靠着丰富的物质生活,而是靠精神的力量,他们向往宇宙空间,享受人的价值,向往追求精神的崇尚,这些就形成藏民族独特的审美。我感觉很值得我们重新认识我们人类。当然我们在很多国家,很多民族里看到通过勤劳的劳动创造了一代文明,用丰厚的物质基础,使这个民族,使这个人群变得非常富有,而此产生一种幸福感。而藏民族靠一种精神的力量,依然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生活得非常快乐,生活得非常幸福。  [18:58]

[尼玛泽仁]:这种生存条件使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它,认识它,重新零距离接近藏民族,认识这个民族的伟大性。所以我自己生活在大雪山里面,我感觉我有责任把这个民族的思想、精神、追求,用造型语言介绍给更多的人知道,让他们看到一个真实的藏族,真实的西藏,正是我理想之所在。所以这点就不同于其他的艺术形式。我们试想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以前是个宗教艺术,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揭开了欧洲文明的殿堂,里程碑。我们同时也看到了中国在敦煌壁画里面,在这之前一直是佛的世界,一直是宗教艺术。直到敦煌壁画以后,慢慢从明清开始有了人文文化,更多的话就是贴近民众,贴近了这个社会。  [18:59]

[尼玛泽仁]:那么出现了中国的现代艺术,迎来了中华民族的复兴。所以我们看到藏民族的文化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看到它为什么能够在极其艰苦的生存条件下,能创造出灿烂的文化,这个民族值得我们全世界仰视它,而不应该因为它的经济滞后,而俯视看它。这就是我的认识。  [18:59]

[主持人]:现代文化跟传统文化结合在一起,就更有利于使我们的“新派藏画”走出去,是吗?  [19:00]

[尼玛泽仁]:一个民族直到解放以后,才逐步被世界认识。真正从文化上认识它,还有很长的历史时期。所以走出大山,走出雪域高原,这是必然的前景。让它融合在全世界先进民族之林里,让更多的人零距离了解这个民族。我们想到在北极和南极从来没有人的痕迹在里面,直到本世纪以后,我们的科学发展,已经破冰川,破开了荒漠的南极和北极。包括我们国家也派出我们的科考队员在探讨一些科学问题。  [19:01]

[尼玛泽仁]:这在人类史上都是重大文明的突破。为什么我们不能看到在世界屋脊上,在生存的极限地,在原古时代,藏族的祖先就在这个地方生存,而且创造了灿烂的文化。我们今天从这个角度看,藏民族无疑用它的民族历史书写了人类另一个文明。  [19:01]

[主持人]:谢谢尼玛泽仁老师给我们述说藏文化抒写的另一个文明的历史。您的很多作品都是与宗教有关,而且藏民族是全民信教,他们把一切事情都寄托在缘份上,那对于这一现象您是怎么看待的?  [19:02]

[尼玛泽仁]:佛教的传入是六世纪初的时候,逐步传到藏族地区,虽然带来的是宗教,但是和当地的藏族人民,融合在一起,就形成了藏民族精神的理想。经过多少世纪,大雪山的封闭,藏民族,因为生存条件很艰苦,物质非常贫瘠,总要找到一个信仰的东西,而佛教恰恰让他们认识到这个宇宙,我个人也特别崇尚佛教思想,我曾经沿着释迦牟尼出生地在尼泊尔,一直到印度鹿野苑,我都沿着他的足迹走过一遍。我就想在二千五百年前,为什么能产生一个伟大的哲人,先知先觉,他有很多思想是符合唯物的,符合真理的,他说世界上万世万物,无不在变化之中,这是非常科学的道理。爱因斯坦就赞成这个思想。  [19:04]

[尼玛泽仁]:我们今天看到它二千五百年的历史,看到它给我们人类在文明发展过程中带来积极的因素,我们应该走进它,学习它,理解它的真理。所以我感觉藏民族有很多从佛教文化入手来理解它,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也有从宗教的思想理念崇拜它,有众多的民众来解脱自己精神上的痛苦。因为物质生活的贫瘠,找不到自己的寄托,牧民在草原上,一望无际的草原,几乎人烟很少,佛教给他提供的蓝天是有生命的,绿地是有生命的,每个石头在演变过程中,虽然很缓慢地发展,依然是有生命的,他可以和蓝天、白云、石头对话,因为它们都是地球上的组成部分。  [19:05]

[尼玛泽仁]:我曾经在我的作品里说过,积极的轮回,因为喜马拉雅山是从大海里面腾升起来的,大海里面的腾升是最年轻的沙漠,依然是这个地球上最高的喜马拉雅山,8000多米,我就想山的变化,我们人的一生中是看不见它的变化,但是它依然在宇宙空间里面,在上一年的变化中产生变化的过程。所以我感觉这符合大自然的规律,符合唯物的观点,是符合真理的。所以我特别欣赏带有真理的这种观点,我感觉它是一种宗教的文化,是一种人类智慧的结晶。  [19:06]

[尼玛泽仁]:所以我个人从中得到一种鼓励,从中接受了一种熏陶。在这里面,藏民族和我一样,很多人对佛教具有非常崇敬的心愿,他们把自己的来生作为寄托,用今生的努力追求来生的幸福。藏民族寄托来生。  [19:07]

[主持人]:追求来生的幸福,把情感寄托在缘份上。  [19:08]

[尼玛泽仁]:因为缘份也表现自然的规律,缘份是很多因素的构成。如果缘份没有到,用简单的佛教语言来说,就是主客观的条件不具备,不具备的时候,很多机遇擦肩而过,很多条件不具备的时候,怎么干成事情。所以我感觉这符合科学的道理。  [19:08]

[主持人]:尼玛老师,刚才我们谈到了宗教文化,现在您觉得宗教文化是不是藏族文化的支柱呢?  [19:08]

[尼玛泽仁]: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就来自于宗教文化,我们中国原始的,本土的文化就是儒教文化、道家文化、佛教文化等等,养育了中华民族的智慧,我感觉佛教文化也使藏民族得到了精神上的充实。应该说它确实是我们的一个精神支柱。  [19:09]

[主持人]:精神支柱,看来宗教文化对于藏族文化都是一个很核心的作用。  [19:09]

[尼玛泽仁]:佛教文化的核心东西,就是它的价值是和谐,组成真善美,这符合人类的追求。所以它倡议众生平等,符合人类创造文明的规律。所以我说它是支柱。  [19:10]

[主持人]:我们下面就来谈一个各位网友都非常感兴趣的问题。从您的简历中,我们知道您是已故十世班禅的画师,我们就特别想知道,是什么原因使您成为十世班禅的赐封画师呢?  [19:10]

[尼玛泽仁]:这是我一生中的荣幸,所以我要介绍一下,为什么在藏传佛教里面曾经有过画师这一称谓?因为佛教的轮回思想,佛教的浩瀚的佛本身的故事,人理解佛教思想,于是出现大量的绘画,因为绘画是造型语言,画出了天堂,画出了人间,画出了地狱。因此,这个一千多年来,演变到今天依然如此。于是大的活佛,他们都会把最佳的画师赐封给自己做画师,原来达赖喇嘛,班禅,他们在历代都有自己的画师,当然有些也没有,因为在这方面没有赐封。  [19:11]

[尼玛泽仁]:我记得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画师,他是我们西藏自治区第一任的美术家协会主席。我非常荣幸的得到十世班禅的赏识。这是在1982年的时候,文化大革命以后,全国恢复美术展览,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国家民委、文化部这三家单位组织第一届中国少数民族美术展览,无疑是全国最高规格的展览。我们当时就在基层,当时我在甘孜州地区工作,我们在这个展览里获得了奖项,肯定了民族文化的发展方向。因为我们都是学院派,油画的形式是外来艺术,唯独没有本民族的文化。  [19:13]

[尼玛泽仁]:我当时到了一个城,虽然很小,那时候刚刚文化大革命结束,在街上很难找到我们原本的唐卡画和壁画。我记得在一个下午,我走到一个山谷里面,传来了阵阵的佛教的鼓声,由此找到这个小寺院,就看到留下来的喇嘛,他们正在念经,他看着我穿着汉装进来,感觉很恐慌,我叫他们不要怕,我说我是藏族人,我用藏语跟他们讲,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19:13]

[尼玛泽仁]:我走进去一看,有三幅唐卡画,是巨型的唐卡画。艺术水平之高,造型的冲击力,打动力,那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我当时感觉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很震撼。后来我知道,这个是民国年间德格的祖师,花了五万银元,请了一个画家,画了三年的时间,画出一个巨型的唐卡画,镇寺之宝。我有幸看到这些,我及时回到我的驻地,我的画友们都去看,由此我们感觉一定要从本民族的传统里面学习东西。  [19:14]

[尼玛泽仁]:因为这个传统是民族发展的阶梯,是个必然,它的文化符号不能轻易丢掉,我们找到这么优秀的模板,为什么要丢掉它呢?于是我抛开了油画,抛开了版画,就在这里面吸取养料。这几乎改变了我一生的艺术道路。我们花了半年的时间创作了《吉祥如意》等这样的画。《吉祥如意》是表现我们解放以后,草原上新的生活。我们用造型语言表达这些绘画,在北京展出的时候,获得优秀作品奖。  [19:15]

[尼玛泽仁]:其实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金奖,银奖。班禅大师也是刚刚从文化大革命解放出来,他亲眼看到藏画在全国各民族里面处于优秀的地位。他由衷感到很高兴。颁奖完以后,我们就走到他身边,请求他赐福给我们,他非常高兴,他邀请到他们家做客,而且说今后有任务交代给我们。  [19:17]

[尼玛泽仁]:我有很多的想法,希望通过造型语言表达出来。没多久,他告诉我们,他主要是想把松赞干布在公元六世纪,唐代的时候,松赞干布有三大功绩,第一个功绩就是统一了全藏吐蕃王朝的吐蕃王,因为当时全藏属于一个部落,诸侯分割的局面。  [19:18]

[尼玛泽仁]:第二,创造了文字。而且还巩固了疆土,使民族得到了发展,所以他说一定要用造型语言表达出来,过去松赞干布是个历史人物,随着历史发展过程中,由人变成神了,把他供奉在神殿里。把它放在布达拉宫的广场上,让人们记住他,为民族的发展带来了辉煌。  [19:19]

[尼玛泽仁]:最后大家推举我到北京,具体听取班禅大师的意见,当时班禅大师看了我的草稿,他感觉其中《英雄的骏马》,他说明天我带你到国家马术队,我们找一个最俊的骏马,我就不敢相信。他当时已经是副委员长,国家领导人给一个普通的画家当模特,真是不容易,但是第二天他飞身上马,做好了一个动作,手里拿着藏文的精版,也就是藏文化发展的标志符号,腰间挎着长剑,宝刀。  [19:20]

[尼玛泽仁]:所以这个形象,当时用具体的造型语言表达出来。我当时作为一个年轻的画家,又是拍照,又是画抒写,手忙脚乱,他一直鼓励我,你不要慌,慢慢画。最后经过努力,这个草稿解决了。但是他英年早逝,圆寂以后,这个愿望没有实现。但是格萨尔王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地就是果洛州建了一个广场,用现代的方式来纪念他。  [19:22]

[尼玛泽仁]:这样班禅大师以后叫我去拉萨后藏地区,到扎什伦布寺,去画九世班禅的壁画。当时赐封我做他的班禅画师,这是非常高的荣誉。因为这个荣誉,班禅大师告诉我,表示是支持藏文化的发展。他还告诉我,最后我去拜见他的时候,他说一定要到国外去,一定要把班禅大师几个字写上,表明民族文化发展,表明我们学习其他先进民族文化的决心,丰富壮大藏民族文化。这给我一生很大的鼓励。正如他所说,他圆寂以后,我果然有机会走遍几大洲,最大的国家,最小的国家,都举办过许许多多的展览。  [19:23]

[主持人]:在这一过程中,您觉得您对藏族文化传播到世界做了哪些努力呢?  [19:23]

[尼玛泽仁]:我感觉就是因为大雪山的封闭,历史使我们感觉雪域高原离我们的人群相当的遥远,我们无法了解这个民族在这样的大雪山里面产生过的故事,它的历史,它的文化,它的人文,它的情感,它的民俗等等,我感觉我有责任把这个画出来。  [19:25]

[尼玛泽仁]:我记得在我创作的第一幅作品,要画藏民族对人类起源的传说,我要画藏民族历史上创造藏文化的人物,我要画文成公主进藏。同时我要画今天藏族人民的幸福。我们今天生活在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沐浴在这样的阳光里,很幸福。  [19:26]

[尼玛泽仁]:所以这些作品带着历史的符号,一个民族的审美,民族的追求和理想,走到很多国家去。他们听了我这样一个藏族,来自雪域高原的本土画家,用我的语言告诉他,用我的绘画来展示,他们慢慢地认识到藏民族。果然他们说,我们听了你的话,看了你的作品,我们在内心深处升起一种愿望,就是感觉雪域高原的藏民族确实很伟大,有些理论家说,证明在极其艰苦的生存条件下,民族文化也能得到发展。  [19:27]

[尼玛泽仁]:这证明在中国扶植了民族文化的发展。还有一些人说,欧洲从宗教艺术变成文艺复兴时期整整花了五百年的时间,而藏族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完成了这样的历史故事,历史历程,非常了不起。  [19:29]

[主持人]:就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完成了历史过程。  [19:30]

[尼玛泽仁]:十几年的时间。因为它是从宗教里面走出来,变成崭新的艺术理念。所以这个历程,让世界看过的人,充满友好的人,由衷地产生钦佩,这个钦佩不是我自己,而是对藏民族文化的钦佩,也有对中国的钦佩,因为中国的博大的胸怀容纳了这个民族的文化,容纳了这个民族的信仰。所以我感觉这是非常伟大的一件事情。  [19:30]

[主持人]:在您广泛参加国际活动和西方的接触中,您觉得他们对藏族文化的关注点是在哪?  [19:31]

[尼玛泽仁]:他们非常关注藏民族文化是不是在发展的进程中被同化掉。因为汉民族是很强大的民族,同化,就是边远地区和其他弱势民族,他以为一定这样。我就告诉他,我说你错了,中国政府特别尊重少数民族的文化发展,布达拉宫应该说是世界人类文化的财富,它是世界遗产。像这样的巨大的世界上最高的王宫,国家拨出上亿元拯救,重新加固,维护它。这在其他国家是很困难的。  [19:32]

[尼玛泽仁]:我记得在修筑五世到九世班禅灵塔的时候,就黄金而言,就用了600斤。这600斤黄金就是做的那金顶做的装饰用的,那是国家无偿拨付的。我亲自看到的,金碧辉煌。所以我感觉在藏民族地区,我们的唐卡画应该说受到很好的保护,我们民间的唐卡画家被授予国家的工艺美术大师。我们文化部对民间唐卡村落进行保护。千千万万的唐卡画家,他们用自己的画品维持自己的生计,也繁荣了民间文化。所以,我感觉这一切证明了一点,他们的担忧是没有依据的。  [19:34]

[尼玛泽仁]:关心,我们非常感谢,担忧是没有必要的。我自己告诉他们,我是生活在金沙江边,从小在那里长大的普通的藏族人民。我是在中国培养起来的,你们没有看到我的作品的题材受到限制,在我作品里画有释迦牟尼。既有现代化的生活场景,又画有佛教的精神。所以应该说我没有受到任何限制,我的创作充满了自由。就在自由的空间里驰骋我的艺术才华。  [19:35]

[主持人]:自由发展的空间。  [19:36]

[尼玛泽仁]:所以今天如果说是民族文化有发展,这就是中国政府鼓励各民族的百花园里充分享受创作自由的结果。这是国内外很多人关心的一点。  [19:36]

[主持人]:他们对于藏族文化有一些误解吗?  [19:38]

[尼玛泽仁]:当然有误解,有些人认为,藏民族的文化一定被同化掉了,藏民族的信誉一定受到干扰。恰恰相反,国家特别尊重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的保护。就藏族地区,就我亲眼看到,现在新建的藏族宗教资源接近二千座,这是国家拿出补助,帮助修建起来的,其规模有些比原来的还要大。在一个无神论的国家里,执政党是无神论者,为了满足宗教信仰,国家拿出巨资来帮助建设这些宗教寺院,这不是开玩笑的,这是真实的写照。  [19:39]

[尼玛泽仁]:我感觉无论我们的喇嘛,他的数量,在不影响宗教发展的基础上,保持住一定的数量,上万名的和尚,就是喇嘛。国家对宗教成立了各个界别的佛教协会,而且组织国际佛教论坛。为建设和谐社会做了很多努力,使佛教教徒们用自己的真善美,自己的和谐的理念影响社会,做出了新的贡献,我感觉这个非常好。我虽然不是佛教徒,但是我感觉能动员社会各方面的力量,维护我们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社会的和谐,这是比什么都重要。  [19:39]

[主持人]:还有一个网友比较感兴趣的问题,就是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是神圣,并且神秘的一个过程,您是十世班禅的画师,也曾经拜见过十一世班禅,您在两位活佛身上看到了哪些共同点和不同点呢?  [19:40]

[尼玛泽仁]:活佛就是仔细地分解、讲解,就是活着的佛,因为佛教的基本理念是什么呢?人的生命,灵魂是永恒的,而生命的载体是短暂的。在轮回里面,有你的修炼,转换各种生命载体。用现代语言来讲,就是这个轮回。我们今天是以人的形体而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如果我做尽了坏事,那么下一个轮回,我不一定就变成人了,就是另外一种生命的载体,而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活佛,他是修炼的非常好的佛教传教士,他这世是活佛,下一世他的灵魂转移到另一个人的生命载体里面,永远做个活着的佛出现在这个人间里。所以活佛是这样的。  [19:41]

[尼玛泽仁]:当然活佛的选择有严格的规定,归纳起来有三条:一个是宗教定规,历史定制,再就是国家批准。我们现在十四世达赖喇嘛,他在1943年也是通过这样三条,由国民党政府批准,使他成为达赖喇嘛,他是中国政府批准的。我们已经圆寂的十世班禅,到十一世班禅,特别是十一世班禅,国家非常重视。  [19:42]

[尼玛泽仁]:灵童寻访,按照历史定制,宗教依归,最后国家批准,使他继任了,成为班禅,这样伟大的称号。两世班禅我都接触过。让我很吃惊的,无法理解的是,我记得十世班禅我最后一次在他办公室见他的时候,他跟我说,你今后在世界上去,一定要把藏文化宣传出去,证明我班禅是主张民族文化的发展。当时他这个嘱托对我来讲非常遥远,感觉不能实现,是一种理想和愿望。因为当时依然处于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的那个年代,我们很多人要出国的话,必须要有海外的邀请信。我寻遍了我所有的亲属里没有海外关系。所以就不可能有人来邀请我,没有邀请,我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去出国,国家也不可能派我去,因为那时候出国很珍贵。  [19:43]

[尼玛泽仁]:但是奇迹出现就是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从美国发来了邀请信,叫我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这个会上,我又突然意外地得到国外的藏族同胞他们的经济援助,帮我买上飞机票,我到美国,本来我想到美国看看,感受一下,了解一下国外,然后以补充我自己的艺术感受,来发展民族文化。当然我当时也带去了我的所有作品,我是想冥冥中寻找一个机遇,殊不知这个实现了。因为当研讨会结束的时候,华盛顿,我在波士顿开会,华盛顿中国政府大使馆来电话,邀请我在华盛顿举办展览,我那时候很困难,几乎没有路费到华盛顿去。  [19:44]

[主持人]:及时有贵人相助。  [19:44]

[尼玛泽仁]:他们说这些你不用考虑,我们将会资助你到华盛顿,到华盛顿以后,我的作品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展示,真正实现了十世班禅说要把藏文化带到世界上,完成了他对我的嘱托。从那时候起,几乎年年出国,几乎年年带着我的作品,走到最大的美国。几大洲,做了多方面的,多层次的,各种个人的画展。我就是唯一的有一条,让更多的人,更多的国家和人民了解一个真正的藏区,了解一个雪域民族,了解生活在喜马拉雅山山里的这个古代的民族,今天的文化的发展,今天的繁荣和他们的真实的生活。  [19:45]

[尼玛泽仁]:我感觉班禅大师这个愿望应该是实现了,我感觉惊讶的是什么呢?在2005年的时候,5月份,我记得这个时间,不是很准确,因为画家对数据不敏感。十一世班禅当年16岁,他到四川来视察,我突然接到一个通知,就是省委叫我马上赶到峨嵋山,十一世班禅要召见我,对我来讲这是个喜讯。  [19:46]

[尼玛泽仁]:时我就到峨嵋山见到了十一世班禅,我感觉他虽然年幼,但是充满了聪慧的智慧,眼神看着我,确实是藏族人民的愿望,确实是选出来的精英,他没有说很多画,他赐福于我,最后他说你把藏文化带到世界上去,非常好。这是个过去次,就是说这个话我没有跟他讲过。十世班禅说的是你要把藏文化带到世界上去,他说你把藏文化带到世界上非常好。我就感觉冥冥之中,他们的智慧穿越时空对接起来。  [19:46]

[主持人]:一脉相承。  [19:48]

[尼玛泽仁]:我感觉还不能说这是活佛,这个事情让我改变了,以后我还有机会见到了十一世班禅,他那么小的年龄,知识的渊博,那种聪慧,那种敏捷,确实是一般凡人达不到的,我由衷地感到自豪,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也是我们民族的荣幸,也是我们中国群众荣幸的一件大事。  [19:50]

[主持人]:两世班禅都是想把藏族文化推向世界。  [19:50]

[尼玛泽仁]:是。  [19:51]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现在在开两会,您有一个身份是全国政协委员。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一级美术师,您觉得在民族文化的保护方面,具体的国家有哪些措施保护民族文化呢?  [19:51]

[尼玛泽仁]:我们觉得作为一个政协委员最关注的是文化的发展,文化的发展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发展传统问题,使我们的民族能有中国气派,民族精神,走向世界。在2007年的时候,打造了一个同一个世界,每一个国家用中国绘画的形式展示它,表示它,带到世界上去,表现中国民族泱泱大国的文化气度。我有机会到墨西哥首次展览的那个地方,我看到其他国家零距离了接触了中华民族的文化,仰慕之情,让我由衷地感到高兴。这是我们政协委员谈到的问题。我们在现代化进程里,如何保护我们的母体文化,使之不遭受到强势文化的影响,这是我们非常关心的问题。我们一方面提倡发展母体文化,同时,我们不拒绝其他民族先进文化的元素,去学习它,借鉴它。  [19:52]

[主持人]:包容的心态。  [19:52]

[尼玛泽仁]:这是我们中国这样大国的心态。还有一个,要保护我们祖先五千年的文明,藏族一千多年的历史,留下了我们无数精英文化。历史岁月里面留存下来的,必然是我们民族的瑰宝,也是我们的精神所在。所以这个保护显得特别重要。我刚才说了,大的方面,我们看到了布达拉宫的保护,也看到了很多著名的寺院重新得到了维修,拯救,使这些民族的文化得到了保护。但是我们同时痛心地看到,一些人把明代的壁画,清代的壁画,尤其为了涂抹的鲜亮,进行了人为的破坏,他不是有意识的,是无知的破坏。所以我们急声呼吁有关方面保护它。  [19:54]

[尼玛泽仁]:我曾经提了一些提案,我说古老的传统文化把它刻画在墙壁上,你要新画做供奉品,新文化蒙在面上,既不影响你的信仰,又保护了它原本的面貌。所以我们还是想尽很多办法来保护这个,当然我们也十分希望加强对文物的管理,我们非常多的文物流失到海外,流失到民间。这也是我们结合社会共同捍卫我们民族的文化瑰宝。今天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是因为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博物馆给我们留下了一些鲜活的造型,所以我们今天说起秦始皇,他的兵马俑对阵,就能展现在我们面前。  [19:55]

[主持人]:就活灵活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19:56]

[尼玛泽仁]:就不像其他的一些文明古国,它的文化在战争中断裂,几乎现代人不知道过去的文化,不知道它的文字,甚至读不出来,这是个非常可悲的现象。中华民族的文明古国就在于它的延续性。  [19:56]

[主持人]:很好保存了这个瑰宝。  [19:57]

[尼玛泽仁]:所以每个公民责无旁贷,来捍卫我们祖先给我们留下的遗产。  [19:57]

[主持人]:那您在两会期间有没有提出过发展民族文化的一些建议?  [19:57]

[尼玛泽仁]:当然发展民族文化是我经常在两会里要谈到的,也是我们要实践的。这次我还特别提到汶川大地震,5月12号发生了人类不可抵御的大灾难,我当时在都江堰重灾区,所以感受特别深,因为在这场大灾难里面,人的信仰,人的爱心,大爱,人的关爱突然一下集中起来。过去我们说80后的小青年,几乎没有信仰,无所事事,在那个时刻,他们表现的特别优秀,重新理解和认识80后。我们人与人之间,我们邻里之间也管的很少,在那个时候大家互相帮助。这些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所在,我们永远把它继承下来,使我们民族永恒要记住,要发扬这些优秀的传统。我们作为中国美术家协会,我在六届的时候是副主席。我把我们的爱心凝塑在画里面。我在这次提案里,希望各级政府应该重视这些文化财富,今天它是现实的,明天它就是文化遗产。固定的雕塑,就使我们人们永远记住瞬间发生的爱。巨大的爱国主义凝聚我们每个人的心。这就是我的这次提议。同时我也提议,不仅是重建家园,还要多想想这次地震灾区,为什么地震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损失,我们过去有没有无限量的砍伐森林资源,形成无数个堰塞湖。我们过去发展是不是不适应于今天的科学发展。所以我们要正视这些问题,在发展过程中克服大自然给我们带来的灾难。  [20:00]

[主持人]:尼玛老师,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只能回答最后一个问题了。您曾经说过藏族文化走出去,走向全世界是好事。您认为藏民族文化是怎样把本民族的文化推向全世界呢?  [20:01]

[尼玛泽仁]:我感觉民族文化的发展,和我们今天强大的国家是分不开的。一个强大的国家,它的经济发展伴随着它的文化的传播。所以我们今天紧紧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克服历史从没有过的困难,增添信心,使我们走过这个艰难的道路,继续保持我们的经济发展。我们每个文化人重新冷静下来,沉思我们心里的浮躁,打造精品力作。因为我自己想已经60多岁了,在余生我希望能够画出一些有力度,能在历史上留得住的作品。这些作品,我相信将会被社会越来越多的接受,也会走向世界。  [20:02]

[尼玛泽仁]:一个弱势文化是走不到世界上去的,也走不到人群里面去。必须要有影响的文化,这个影响的文化来自于什么,来自人民,来自于你的思想和政治。如果表现一个不健康的心态的艺术作品,它无疑不能强大。一个强大的有信心的,充满力度的永恒的,表现人类真诚感情之作,我相信能打动中国人,也能打动外国人。能把全人类的爱心凝聚在一起,共同维护人类的繁荣。  [20:03]

[主持人]: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尼玛泽仁老师能跟我们分享他的传奇经历,以及他对民族文化保护的一些理解。感谢尼玛泽仁老师走进我们今天的人民网演播室,也非常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