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全文 人民网文字直播
人民网
开国上将陈士榘之子陈人康忆父亲
[刷新]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收看人民网视频访谈,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推出了大型对话栏目“缅怀革命先辈”系列人物访谈,今天我们请到了开国上将陈士榘之子陈人康老师做客我们的直播间。陈老师您好。  [15:23]

[陈人康]:各位网友大家好。  [15:23]

[主持人]:陈士榘将军参加革命非常早,1927年就参加秋收起义随毛泽东上了井冈山。据说在当时湘赣边界第一个红色政权中,您父亲是三个常委之一,能不能给大家讲一讲那段历史故事?  [15:24]

[陈人康]:我的父亲在1927年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在湖南酃县水口镇由毛泽东亲自领导发展宣誓我父亲等6名新的党员在这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后,毛泽东同志发现在党员多的地方,部队战斗力就强,强调从基层发展党员,我父亲有幸被毛泽东同志亲自发展为共产党员,在11月中旬,红军打下了茶陵县城,当时由党代表宛希先和团长陈浩担任指挥,战斗很顺利,当时陈浩成立了茶陵县人民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基本上延续了衙门式管理体制,办事制度和人员都没有变,人民群众没有说话的权利,而陈浩等进到县城以后,花天酒地,宛希先和茶陵县工会主席谭震林给毛泽东写了鸡毛信,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了毛泽东,毛泽东接到信以后,当即就做出了否定的结论,指出要组建工农兵代表大会,也就是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因为这个问题在当时来讲是属于一个新的问题。  [15:28]

[陈人康]:因为我们那个时候还没有政权,而我们搞斗争是为了建设政权,当时是新的课题,宛希先接到毛主席的信后,宣布解散撤销了所谓的人民委员会,于11月28日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湘赣边界的第一个政府,茶陵县工农兵政府。这个县级政府是由三个常委组成,我父亲陈士榘是由近千名士兵代表选出来了。所以很精干、效率很高的政府班子,当时在政府大门上贴上了毛笔对联,上联写“工农兵政府”,下联写着“苏维埃精神。”新政权建立以后就迅速展开工作,为部队筹集款项,建立县游击大队、人民武装,后来毛泽东来到茶陵看到我父亲,说陈士榘你做了县太爷了,你也是山大王了,看到我父亲他们很快的把政府工作搞的井井有条,他很高兴。  [15:30]

[陈人康]:后来毛泽东总结了茶陵工作的经验,正式提出了工农革命军的三大任务:  [15:31]

[陈人康]:第一,打仗消灭敌人。第二,打土豪分田地,就从这时候开始的。第三,宣传组织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政权。这提到了建政问题,后来跨两省6个县,方圆7200平方公里,有50万人口的井冈山根据地,两省是指江西省和湖南省,6县指永新县、宁冈县、酃县等,相继都建立了工农兵政府。井冈山根据地就这么逐步发展起来的,以农村包围城市,所以要提到一点,在第三次茶陵战斗中,团长陈浩企图叛变,后来故意导致战斗失利,危急时刻毛泽都赶到茶陵逮捕了陈浩。后来开大会处决了陈浩。2007年的时候,纪念茶陵工农兵政府成立80周年的时候,茶陵县搞了一个纪念大会,把我们3个后代请了去,当地茶陵县人民都称我们为“三个代表”。  [15:33]

[主持人]:这个故事非常有意思,从最开始陈士榘您父亲就跟着毛主席打仗,能不能跟我们讲一讲在井冈山包括在长征途中有没有特别具体例子跟我们分享一下?  [15:33]

[陈人康]:这里我想说一下,第五次反围剿,当初是由我父亲参与指挥的胜仗。1933年秋天,国民党发起了第五次反围剿,前四次由于毛泽东领导指挥采取了灵活的战略战术,都取得了胜利,国民党后来在第五次反围剿过程中总结了经验教训,他们采取了碉堡政策,当时“左倾”路线占据了党内主要地位,毛泽东被排除了军队指挥领导权,当时的临时党中央,包括博古、李德他们要求红军处处设防,堡垒对堡垒,红军本来的优势是打运动战,但是由于在阵地上跟国民党军死打硬拼,打的是消耗仗,所以节节后退,仗打得非常憋气。我父亲陈士榘担任红一军团的作战科长,师长是林彪,他当时对这种打法非常气愤,说毛泽东行之有效的方针为什么不用?  [15:39]

[陈人康]:后来温坊战斗给了我父亲一次机会,当时是国民党李延年部队,四个师,正好他们刚刚在福建把蔡廷锴的19路军镇压了下去,他们在福建对19路军是打胜仗了,颇为骄傲。进入中央苏区以后,他们就有骄横之气,别的部队是步步为营,他们就一天前进几十里。红军发现这一点,林彪就指示我父亲制定作战计划,我父亲专门到东线做了侦查,制定出了作战方案,温坊这个地方是国民党要进犯长汀县的必由之路,所以,就决定在敌人进入进攻长汀必经之路温坊这块,准备想趁敌人立足未稳的时候采取掏心战术把它消灭。后来林彪就批准了这个计划,而且林彪军团首长还让我父亲来实施这个作战计划,等于把作战指挥权交给了我父亲,让他来组织。  [15:44]

[陈人康]:后来红军参战是红一军团的两个师:一师、二师,和九军团,还有独立24师,当时来的敌人是李延年的三师8旅,他们8月31日从敌占区进入,9月1日抵达温坊,这时候红军早在这里埋伏等待多时了。到了晚上9点,一声令下发起攻击,战斗不到一个小时,敌人就崩溃了。我军发挥了运动战、近战、夜战优势,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到凌晨就结束了。这一仗干净利落,打死打伤了敌人2000多人,俘虏2000多,缴获枪支1600多支,缴获子弹44万发。敌军旅长许永相逃回去后被蒋介石毙掉了,温坊战斗是五次反围剿中唯一一次歼灭战,这场胜利给了人们重要的启示,像我父亲回忆录中说的,打仗也要扬长避短,发挥自身的优势,你怎么能打胜仗你就怎么打,我父亲加深了对毛泽东战略战术的理解和实践,就更坚定了对革命胜利的信心,对我父亲长期的作战指挥也起到了比较重要的指导作用。  [15:45]

[主持人]:陈士榘将军戎马一生,战功非常卓越,在抗日战争中有没有值得跟我们分享的经典的战役?  [15:46]

[陈人康]:抗日战争中也值得一提,肯定是平型关战役,是八路军首战平型关,我父亲当时是八路军一一五师343旅的参谋长。在打平型关的时候,我父亲正好被借调到师部,林彪因为对我父亲作战一直比较满意,所以在打平型关的时候事先借调到了师部,参与平型关战役的组织和策划。平型关战役应该来讲取得了非常大的战果,但是有一点比较遗憾,没有能够抓到一个活的日军俘虏,1000多名日军全部战死。这应该说是平型关战役是在当时的一个遗憾。因为林彪都事先考虑好了,要把抓到的日本俘虏送到战区去,让日本俘虏现现身,结果目标没有实现,全部被击毙。后来抓俘虏,成了我父亲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怎么能抓到一个活的日本俘虏呢?根据平型关战役的情况来看,日军受武士道影响很深,作战他们受伤了,你去救治他,他还要拿刀捅你!顽固到这种份上。  [15:51]

[陈人康]:在平型关战役上我们一个营长救了受伤的日本士兵,半路上缓过劲儿的日本伤兵一口把他的耳朵咬掉了。还有一个查线的通讯员,发现一个日本伤兵,掏出纱布准备给他包扎,结果就遭了一刺刀。林彪在总结平型关战斗中对俘虏问题时指出,日本兵致死不肯缴枪,因为他们对中国军民太残暴了,恐怕中国人报复,落到中国人手里他们也不会有好结果。我父亲对捉俘虏产生了念头,当时就学用日语在战场喊话,别人都没太当回事,但是我父亲很有心,他要抓俘虏肯定用日语喊话,我父亲就暗中把战场上的日语喊话的用词背的滚瓜烂熟。平型关战役以后115师一分为二,这时候日本20师团突破了娘子关,企图直下太原,正好就一头撞上了我父亲115师343旅,在昔阳县的伏击圈,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广阳这个地方山沟长达几十里,很像平型关,有利于伏击,我父亲跟旅长陈光就决定在广阳再次伏击日军,得到了林彪的批准。685团由旅长陈光带着团长杨得志负责堵截,然后686团由我父亲指挥,负责歼灭敌人。  [15:52]

[陈人康]:11月4号,从拂晓一直等到下午,等日军大部分人马通过以后,我军对它的后续部队发起攻击。由于我们八路军从两边的高山上不断向敌人谷底射击、投弹,日本有很多的大车被打得东倒西歪,我军迅速冲上去展开搏斗。据我父亲回忆,敌军第20师团抵抗程度不如在平型关的日军,所以我父亲因为在红一军团当过侦查科长,也当过作战科长,他深深知道俘获敌军的重要性,所以他一直惦记着要抓敌俘。有一伙敌人退到洼地去,他马上指挥警卫排长去抓俘虏。由于日军的顽抗,俘虏没有抓到,后来,夜幕降临的时候,战斗大部分结束,这个时候林彪听了我父亲的战斗报告,就挺高兴的,因为大部分敌人被消灭了,所以指示我父亲迅速消灭残敌,把负伤同志运走,否则敌人第二天要来报复。  [15:55]

[陈人康]:当我父亲把指挥所迁移到广阳镇的时候,听到镇上有稀疏的枪声我父亲一听到枪声说明敌人还在,所以他就动了抓俘虏的念头,然后顺着枪声找到一个小院,看到一个战士准备往院里扔手榴弹,我父亲赶忙把他制止,问他有多少鬼子?战士说里面只有一个鬼子,我父亲就摸到这个院里。里面的日本鬼子不停往外打枪,我父亲决定要抓活的,制止扔手榴弹,然后对日军用日语讲话。这时候日语就发挥作用了,刚开始日军还是打枪,后来就不打了,不打了以后,我父亲就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反复跟他说,八路军宽待俘虏,交枪不杀。后来日军就回答“明白、明白”,我父亲一听这个就觉得有希望了,他听懂了,这个日军不主动投降,还是在屋子里不出来,我父亲反复喊了半天,见到屋里没有动静,然后我父亲一脚把门踹开,一看那个带着刺刀的枪正指向自己,我父亲眼疾手快,一把就把枪夺过来了,日本军没有防备一松手就被我父亲将枪夺过来了,趁势就把日本军活捉了。这是我们八路军首次活捉的日军战俘。后来我父亲在回忆录中提到这个日本兵还是有点文化,因为我父亲想了,这个日本军被抓到以后满头大汗,很害怕,一想落到八路军手里不知道下场怎么样,因为日本军对中国人很残酷,他不知道八路军会对他怎么样,所以很恐惧。日本语言中有很多是汉字,我父亲拿纸把汉字写出来,交给他,日本人一看就看懂了,他写了两个字“理解”,然后主动的把他自己部队的番号、姓名都写出来了。  [15:58]

[主持人]:战斗中的伏击战是非常有意义的,陈士榘先生也参加了一系列的战斗,刚刚陈老师一直跟我们讲,陈将军在很多作战中非常善战,而且都是胜利,我们很想知道他的作战特点。  [15:59]

[陈人康]:我父亲能够在军事上取得一定的优秀的战果,因为毛泽东曾经对我父亲说过,曾当面夸奖过我父亲,说陈士榘你的风头出尽了,华东几个大仗打得不错。毛泽东是一个伟大的军事家、战略家,能得到他的当面称赞的将领是不多的,我觉得我父亲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包括我们刚才讲的红军时期的战斗,他打了一系列的胜仗,我总结大概这么几点:一,我父亲长期在毛泽东指挥下,他对毛主席的军事思想有最直接的感受和最直接的学习。因为他一开始就是参加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之后又是跟着毛泽东上过井冈山。到了解放战争、抗日战争这个阶段,所有的军事指挥都是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直接领导的。父亲长期指挥作战,所以他聆听、学习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应该来讲对他一生都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刚刚我们在温坊战斗也是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打的这场仗。我父亲写淮海战役的时候,因为当时淮海战役是我父亲一生中直接参与最大的战斗,60万军对80万军,我父亲说淮海战役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我父亲对这个是最深有感触的。  [16:03]

[陈人康]:第二,从我父亲自身来讲,他重视教育,善于学习,怎么说呢?我父亲虽然他也是长期从事军事工作,在红军到八路军到解放军,一直都是在军事战斗的一线。但是我父亲有一个特点,他曾搞过很多的军事教育,比如说我们刚才说的茶陵回来以后红四军成立了教导大队,后来就是我们现在国防大学的雏形,这就是我军最早培养军队干部的地方。而我的父亲就是最早的教导队的区队长,也就是兼教官。他在武汉参加过共青团的学生军事训练班,还受过正规训练,所以有一定军事知识。从一开始来讲,从教导队开始后来又担任红一军团随营学校的校长和教育科的科长,后来解放战争时候他又是华东军政大学的副校长、南京军事学院的教育长。他一生中从事教育,他比较善于学习,他通过不断的学习,长征胜利以后,在红军大学把这些师一级红军干部集中到一起学习。李德讲战术,五次反围剿的那个外国人,虽然他打了很多败仗,很多人都瞧不起他,但他讲的“步炮协同”是有一定借鉴意义的。当时来讲,我父亲很重视这些学习经验,包括朱德、包括林彪这些元帅们,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16:06]

[陈人康]:另外我觉得我父亲还有一点,他曾经是侦查科长出身,就是说对情况的收集、对敌我态势很了解、知己知彼,打仗你必须要知道对手,按现在来讲就是掌握信息。所以他对信息非常重视,作为参谋长来讲他很重视侦查、情报工作,这一点来讲,他掌握了大量的信息,并且他对战争的发展有一定的前瞻性。所以,才能及时把握。比如说在作战上,我们很多红军、老干部都非常英勇,但是我父亲既有勇也有谋,比较善于用计谋。  [16:07]

[陈人康]:红军在长征的时候,当时我父亲是教导营的营长,教导营是在长征前夕由整编后编余的连级干部组成。长征路上,一军团命令教导营先期夺取定番县城,我父亲带着教导营出发了,途中看到国民党飞机来了,我父亲他们看到一个国民党的乡政府,上面插了一个青天白日旗,他们觉得这个旗子是一个保护伞,当时就把那个青天白日旗拔下来,打在队伍的前面。当时的定番的国民党政府还出来迎接,我们不费一枪一弹就把这个县城给端了。就是说打仗不能死打硬拼,比较善用计谋。我父亲打仗不像别的参谋长,在一、二号首长直接指挥下负责司令部的工作,我父亲的突出特点是独当一面的,他的参谋长经常外出,带着兵团打仗。从抗日战争初期,我父亲被军委命令率领晋西独立支队,在山西开展游击作战,由一个团发展到三个团,后来1940年中央军委命令父亲率部队赴山东,115师归建。在解放战争中又被任命为外线军团,带了五个纵队,逐鹿中原,先后打下了洛阳和开封。他这个参谋长跟别的参谋长不太一样,就是独立组织作战能力比较强。  [16:09]

[陈人康]:另外他的作战特点,他很早就关注到步炮协同,在红军大学的时候,其中有一个人,除了毛泽东和林彪,就是德国军事顾问李德,是五次反围剿的败军之将,导致红军丧失了根据地,很多人瞧不起他。我父亲不这样看,李德当时讲了很多现代化步炮协同的问题,我父亲很敏锐,这些战术如何协同、如何配合他早有准备。红军不可能永远打游击战,这些东西将来有用。他在红军将领中是最早会开摩托车和汽车的,这在红军将领里不多。现在有些反映解放战争的电影,有一些首长还骑着马,我父亲看到就说,我们早就不这样了,我们在山东把蒋介石快速纵队一消灭,出门也是摩托车、汽车了,哪有骑马的!经我父亲提议还成立了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由炮兵、工程兵、汽车等组成。在歼灭孟良崮74师时,包括我父亲独立指挥的开封战役、洛阳战役,淮海战役中解决黄维兵团总功的时候,父亲使用的都是重炮,我常常想我父亲当炮兵司令更适合。  [16:11]

[主持人]:这些说明了陈士榘骁勇善战的战况,从您最后讲到协同作战都表现了他作战能力,陈士榘担任了我军工程兵首任司令员,这是为国防科技建设付出了很大心血,我们网友想知道从驰骋战场到科技建设如何发生这个转变的?听起来有点隔断的感觉。  [16:12]

[陈人康]:我也思考过这个问题,我父亲跟我说过,他一生有两件大事,一个是跟毛泽东秋收起义上了井冈山,打下了新中国。因为最后国民党首都南京也是他指挥占领的,当年从茶陵县一个小县太爷,在22年以后,他坐到了国民党的总统府,坐到蒋介石的宝座上。说到这个问题,是他引以为豪的。另一点引以为豪的是他参与了“两弹”工程的创建,这个跟工程有关了,就是说他怎么实现这个转变的?按我们来讲,一个打仗出身的只会打仗,现在搞起高科技了、当起工程师来了,因为你手下管的就是工程师,要造东西、在山里挖洞,抗压,都需要很多的计算,我觉得他这个同样干的也很出色!我们国家当时来讲是有边无防,刚解放时我们国家形势并不太平,包括南边的越南战争、东边的台湾、东北部的朝鲜战争,后来包括中苏关系恶化,整个北部防线,三北。再包括西北的印度跟我们都不是很友好,我们周边大部分地区都是有边无防,要对未来战争有所准备,当时中央军委选定我父亲作为司令,构筑我们国家国防工程,就要对战争有准备。  [16:16]

[陈人康]:中国历史上外敌入侵是屡见不鲜的,新中国成立以后就把这项任务由我父亲来主导,他同样干的不错,一个是尊重知识,尊重科学,包括尊重知识分子,他对知识分子、对专家都非常尊重,实事求是。另外,他不满足于既有的成绩,他追求创新,不断的提高,我觉得他并不是只让别人帮我做事,他是身体力行,工程兵很多专业干部都怕给我爸汇报,他非常专业,你蒙不过他。当时在总参,工程兵的技术革新是最多的,就反映的技术成果来讲,我父亲就是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提高,通过和专家不断的学习来提高自己,来丰富自己。再加上他丰富的组织领导经验和能力,他一生中从事过很多工作,侦查、教育、作战等等,很多工作他都干过,所以一般来讲他各方面的能力都涉及很广,我觉得机会合适他都能发挥出来。  [16:18]

[主持人]:您提到陈将军在一生中引以自豪的就是圆满完成两弹基地工程的任务,1959年组织我国第一个核试验基地的卫星发射基地,当时的情况您了解得多吗?  [16:18]

[陈人康]:关于两弹基地建设的情况,我想特别讲一下:从1958年8月份,到1964年的9月,有近10万特种工程兵的部队在没有人烟的西北戈壁滩白手起家,建起了我国的导弹发射基地和核试验基地。因为他们忘我的工作劳动,为我两弹一星事业发展奠定了基础,他们是共和国两弹基地的奠基者、建设者。可是由于当时特殊的年代,和严格的保密制度,这支队伍默默的开进去,开到戈壁滩,又默默的撤出来,后来又被撤销,所以他们的名字、他们的业绩几乎没有人提到过,包括现在。在当代我们中国人心目中,只知道两弹研制的科技工作者和实验基地的发射部队,国防科工委。而当年的代号为“7169”特种工程部队似乎被人们淡忘了。似乎已经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作为这支部队的司令兼政委,我父亲生前一直怀有内疚感,对“7169”这支共和国最特殊,在那么艰苦条件下为我国“两弹一星”做出卓越贡献的部队宣传太少了,10万大军都成了无名的英雄。  [16:22]

[陈人康]:1956年的4月周恩来主持的军委会议,当时请钱学森同志介绍我国导弹设计的规划设想,我父亲也参加了这次会议。因为当时钱学森刚从美国回来,对原子弹来讲除了美国、苏联我们一无所有。所以,会上我父亲以工程兵司令的身份问钱学森,在发展两弹方面工程兵能做些什么?当时钱学森说搞两弹离不开工程兵,有大量的事情要做。会后,当年的10月,我们国家又就建立了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就是钱学森担任院长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到了1957年的时候,军委就决定要筹建导弹实验场,导弹飞出来要有地方落,要看看导弹爆炸的效果,导弹基地的建设任务一开始交给了炮兵。当时是陈锡联任炮兵司令,陈锡联表示还是由工程兵搞合适,后来军委同意了陈锡联同志的意见,就把这个导弹实验基地的建设任务交给了工程兵。  [16:22]

[陈人康]:而另外一个是核试验基地,核弹将来也要搞爆炸,要实验也要有地方。核试验基地本来是由国防科委负责的,他们也认为困难很大,二机部的李觉直接找到我父亲,因为在山西独立支队时跟我爸是上下级关系,很熟,就说他们工程上遇到的困难很多,要求工程兵提供支持和帮助。后来我父亲就跟他说,你要让工程兵帮助就要你们来写报告,经过上级批准,导弹实验基地和核试验基地都有工程兵来负责这个事,所以我父亲当时两个肩上压了两副沉重的担子,一个是核试验基地、一个是导弹实验基地。1958年4月,军委成立了特种工程指挥部,由我父亲担任司令和政委。6月,彭德怀召集我父亲明确代表中央,提出导弹实验工程一期工程一定要在1959年6月1日前完成,一年时间内。那时候还什么都没有呢,一年以后就要交工完成,所以压力也非常的大。会后,我父亲就带着二机部、还有科学院物理所,和工程兵,及苏联专家30多个人,乘飞机到大西北去勘察选址了。苏联专家的意见是,核试验基地选在银川附近的沙漠里,我父亲经过勘察考虑以后,认为这个沙漠流沙无法控制,对基地建设无法保障,所以就改变了。从1958年3月开始,先后调来了三个工兵师、12个工兵团,两个汽车团、一个工程技术大队、三所医院,还调到铁道兵的十师、空军六分部、北京兰州的建筑公司、10万大军浩浩荡荡开进戈壁滩,经过专家反复论证把基地建设定为三年建设,当时是不可想象的,这么浩大的工程,苏联专家认为没有15年是建不下来的,而我们定的只有3年。  [16:25]

[陈人康]:当时他们去戈壁滩的时候,条件艰苦到什么程度?我父亲已经是上将了,是司令员了,十万大军之首,他要上厕所都要去几十米以外的临时厕所去。我父亲多次回忆喝的都是蚊子水,水里有杂草,繁衍出很多的蚊子,烧开水以后蚊子就掉到水里了,就被煮熟了,他们喝水老觉得水里有东西,捞也捞不净,太多了,反正就那么喝了。一盆水先洗脸、后洗脚、然后洗衣服,最后浇树。还有一位女技术员风大不小心把图纸刮跑了,她去追,从此这个女技术员就找不到了。所以说条件非常艰苦!  [16:27]

[陈人康]:到了1959年的6月,我们当时刚刚跟中苏签订了协定,苏联给我们提供原子弹样品,1959年6月是苏联单方撕毁协定的日子,中国人当时以“596”作为我们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代号,因为苏联撕毁了核协议。到了1960年8月的时候总参国防科委对两弹基地做了评价,工程不仅速度快而且质量好,全部都被评为优秀工程。我们提前完成了原定三年的工程任务,正好赶在苏联撕毁合同之前。当时合同规定,在工程全部完成以后,苏方移交全部设备,当时,苏联撕毁合同前我们把工程干完了,苏方不得不将全套设备交付给了我方,所以聂荣臻非常高兴,抢回了设备。1960年9月10号,苏联专家刚刚撤走的第七天,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颗导弹进行了发射试验,并取得成功,我们所有工程都经受了实战考验,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16:29]

[主持人]:我们不能忘记陈士榘将军7169这么一个代号。  [16:29]

[陈人康]:我们不能忘记了他们,毛泽东在1965年春节联欢会上,在人民大会堂见到我父亲,那时候他已经从基地回来了,拉着我父亲的手笑着说“你们一个做窝”,又指着张爱萍说“另一个下蛋”,就指原子弹、导弹,你们都立了大功,我们中国人现在说话算数了,这是我们主席对我们整个工程兵两弹基地最大的褒奖。  [16:30]

[主持人]:陈士榘将军和主席的关系非常特殊,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毛泽东主席打仗,陈士榘将军在晚年的时候说过,我很幸运,从1927年到现在始终没有离开过毛泽东,从这句话可以看出来您父亲跟毛主席之间深厚的感情,能不能给我们讲讲他们之间的关系?  [16:31]

[陈人康]:确实。我父亲对毛泽东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怎么说呢,刚才我们已经提到父亲从一开始就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又跟着毛泽东上井冈山,是毛泽东亲自发展的新党员,后来在长征当中我父亲又去给毛泽东当设营司令,安排周围的警戒,这是最核心的地方。一般人是不可能让你干这事的,父亲可见有多幸运了。毛泽东有一句话,70年代见到我父亲说,要说山头我们是一个山头的,都是井冈山的,所以见到我父亲很亲。我父亲他们兄弟十个,只有我父亲一个人选择了革命,跟着毛泽东走上革命的道路,所以说我父亲之所以能取得他一生光辉业绩,跟毛泽东、跟共产党是分不开的。正因为他对毛泽东有更感同身受的、切实的感受。比如五次反围剿,就是因为毛泽东不在职位上,同样是红军那时候就要吃败仗,把根据地都丢了,搞的部队去走25000里长征,他们从切身实践体会到毛泽东思想的正确,毛泽东军事的英明。跟着毛泽东,中国革命才能取得胜利。这一点上来讲,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得到的。另外,他们的一生都跟毛泽东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们最后达到事业顶峰,他们成了开国元勋,还是跟毛主席有关系。他们这种感情作为老一辈来讲都是普遍的,对主席的感情特别深厚。  [16:34]

[主持人]:我们知道陈士榘将军是工作狂,您跟他生活或者工作中他是怎么样教育您的?能不能谈谈生活中的陈将军?他有什么个人爱好等等,跟我们说说。  [16:34]

[陈人康]:我觉得我父亲本身来讲,应该来说典型的军人。他自己说,我打了一辈子仗,他是从18岁参加革命以后,就是经历了22年的军事斗争,大大小小打了无数的仗,他是典型的军人!所以,我觉得他首先给人一种很威严的感觉。因为他对我们来讲,就像对小兵一样,是那种教育方式。他自己曾经也说,我首先是你们的首长,其次才是你们的父亲。所以他在家里也是领导,也是首长。你们都得听我的。  [16:35]

[主持人]:这是他跟你们之间的相处方式。  [16:35]

[陈人康]:对。后来他把我们都送到部队了。我们都跟军队有特殊的感情。因为他是从我军创立就开始了,然后把军队发展壮大。所以他首先是一个军人,从外表来讲很威严,另外他的气质也是如此。比如,他的军服,别看他是红军、泥腿子出身就会怎么样,不对。后来我还跟他们搞影视作品的说,将来你们要拍我父亲千万别拍成土八路。他的衣服很笔挺,很注意军人外貌,解放以后,条件好了,给我父亲配的公务员,首先要学会熨衣服,从里到外,很讲究。我父亲也很有情趣,刚才说到唱歌,他1959年是将军合唱团的,我印象很深刻,那时候我还是小学生,我在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看他们演出,我至今都有很深的印象。他们这群人唱歌,不能从纯艺术角度看,他们穿着将军大礼服,从肺腑里唱出的军歌太震撼了,而且人家戴的军章都是真金的,那种气势是非常震撼的。另外,他也会跳舞,50年代搞舞会,他也去跳舞。  [16:37]

[主持人]:有军人的威严也有爱唱歌、爱跳舞生活化的性格。  [16:38]

[陈人康]:对。他们有一张照片,是在延安红军大学照的,红军大学他们手里拿的什么你都很难想象,是网球拍,师以上的干部,他们拿着网球拍,叉着腰唱歌。唱歌和运动也是红军早就有的传统,因为它凝聚人心。我父亲打网球一直延续到解放后。  [16:39]

[主持人]:陈士榘把一生都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和建设事业,您把您父亲一切为了人民为信仰和追求有没有您自己的理解?  [16:40]

[陈人康]:对他们,我觉得就是一个崇敬、崇拜。他们这一代人太伟大了。他们这一代人正是因为有了毛泽东,正是因为有了中国共产党,才能把他们这批中国最优秀的人才集合到共产党的大旗下,而且迅速的推翻了旧的制度,建立了新的中国。所以这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都绝无仅有的,是不能忘记的。他们这些人真的是太优秀了,而且他们这代人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啊、经历了多少流血牺牲啊,但是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党的事业、为了中国的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我经常去井冈山,我去井冈山以后对我很有感触,井冈山的这个条件吃的是红米饭、喝的是南瓜汤,盖的是稻草黄金被。他们跟着毛泽东图什么啊?按我父亲的话说,我们可没有说图什么当将军当司令啊,毛泽东那时候也从来没有给我许过什么愿,他们靠的就是理想和信念。所以,我觉得人是需要有一点精神的,信念和精神的伟大就体现在这里,他们是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他们为了国家、为了党抛弃自己的一切,包括解放后,可以安逸了,可是一声令下我父亲跑到大西北去了,你一个上将你可以养尊处优,可是选择了到那边喝蚊子水。我父亲跟我说过,我没有什么财产可以留给你,我的房子、我的车子、包括家具都是公家给配的,你们从我这得不到太多的遗产,除了一些书以外。所以,我就体会到他们打江山不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个人,或者为家庭索取什么。  [16:44]

[主持人]:您作为开国将军的后代,这样的特殊家庭或者您父亲会给您留下什么样的影响呢?  [16:44]

[陈人康]:我父亲从小对我的要求就是做一个普通人。因为他们自己的一生,虽然他们最后达到了很高的位置,但不是他们当年所想的,他们是为了事业,为了信仰,同时他要求我们也是这样。并没有想去为我们谋取更好的位置、谋取更好的利益,他们没有丝毫考虑这些问题,他们只要求我们学习好、听党的话,自食其力,做一个普通人。当然他们对我们的要求是严格的,但是,他并没有说我给你铺什么路,给你搭什么梯,所以我觉得我们下来就是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我们就是平常心,我们跟大家一样,当然在这个现在建党90周年,在我们第二代来讲,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更多宣扬老一辈的精神,所以这样,我觉得我们作为二代我们责无旁贷,其实平常我们就很普通,没有彰显出我们是开国元勋的后代。  [16:48]

[主持人]:这是陈将军留给后人的精神,就是一种平易近人,一切为了人民为了党。  [16:48]

[陈人康]:我们来自人民,最终为人民服务。  [16:49]

[主持人]:非常感谢陈人康老师到我们演播室接受我们的采访,今年是建党90周年,我们知道您在合唱团担任主唱,能不能最后给我们网友唱两句红歌?让我们一饱耳福?  [16:49]

[陈人康]:我父亲在延安时期也在唱,弘扬的是我们一种红色的文化。所以我也在唱红歌,不是为唱而唱,也在为老区人民做一点具体的实事,我想唱《江山》,因为我觉得这个词写的特别好,把党和老百姓的关系紧密的连在一起,话语不多,但是非常的朴实。  [16:50]

[主持人]:请陈老师为我们献上这首《江山》。  [16:50]

[陈人康]:(唱)  [16:50]

[主持人]:谢谢陈老师今天来做客我们的直播间,谢谢大家收看我们本期的节目,再见。  [1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