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全文 人民网文字直播
人民网
程利南谈如何科学避孕及流产的危害
[刷新]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观看人民网视频访谈。今天我们来谈一谈提倡科学避孕、预防人工流产的话题。邀请到的专家是上海市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临床研究与培训中心主任程利南老师。程老师您好。  [17:26]

[程利南]:你好,各位网友早上好。  [17:26]

[主持人]:程老师,请您谈一谈现在我国计划生育的现状是什么?  [17:26]

[程利南]:非常高兴有机会到人民网来做客,也非常高兴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平台,来谈一谈我们国家的计划生育现状。  [17:27]

[程利南]:我现在还有一个身份,中华医学会计划生育学分会的主任委员。所以,我也是代表我们这个领域中的广大科研工作者和医生们谈谈这个问题。  [17:27]

[程利南]:计划生育是我们的基本国策,除了基本国策以外,计划生育也是保障妇女儿童健康的一个重要的措施,也是生殖健康的一个重要的部分。所以,计划生育不仅仅是一个国策,而且确实是保护妇女儿童健康的一个重要方面。  [17:27]

[程利南]:从全世界来讲我们国家计划生育工作确实是做得比较好。而且现在世界上也有一个共识,就是避免意外妊娠,降低人工流产,是保护妇女健康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另外,现在衡量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健康发展,不完全是看有多少高楼,不完全是看人们衣服穿得好坏、吃得好坏。大家都知道,现在有三个健康的指标:期望寿命值(年纪大的人能够活多少岁)、孕产妇的死亡率(国家发展的好坏,孕产妇的死亡率是一个重要的标志)、五岁以下的婴幼儿的死亡率。大家公认这三个指标是衡量国家、社会发展的一个公共的健康指标。  [17:27]

[程利南]:其实计划生育也是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避免意外妊娠、降低人工流产率。虽然在我们国家这个指标比较敏感,但是,我们计划生育工作者一直在为这个目标而奋斗。在国外,人工流产率是多少,特别是少女妊娠人工流产率是多少,这个是非常敏感的指标,也是衡量妇女是否健康的一个指标。  [17:27]

[主持人]:请您介绍一下国家提供计划生育免费避孕药具方面的现状?  [17:27]

[程利南]:这是我们国家的一个特点。在我们国家,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所以我们国家花了很大的人力、物力保障育龄妇女,包括现在未婚的妇女都提供免费的避孕药具。另外我国有两个大的(计划生育服务)系统,就是从保障计划生育服务方面有两大系统:一个是妇幼保健网络;另一个是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网络,(网络)最底部可以到达街道,进村入户。从药具发放的角度来讲,只要你到社区服务中心去,只要你有这个(避孕)需求,一般都能够得到满足。但是,现在问题是很多群众不知道这个途径(国家免费提供避孕药具),所以通过人民网,我希望把这个信息能够告诉大家。  [17:36]

[程利南]:另外一条途径是非处方药,就是社会药房。我们国家在世界上也是比较特殊的,避孕药是非处方药,这和国外有些国家不一样,她们必须由医生开处方买避孕药。(口服避孕药)在我们国家是非处方药,所以广大群众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到社会药房去购买。实际上避孕药具供应是两方面:一条是免费的,一条是自费的、非处方的途径。  [17:36]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社会健康发展的标志,提到了人工流产和少女流产。请您介绍一下我国人工流产方面的现状?  [17:36]

[程利南]:这个话题一向都是比较敏感的话题。根据我国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来说,我国的人工流产数,每年大概在600万到700万人次,这是官方的数据。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死角,可能没有统计上来,例如现在私人诊所提供流产的也比较多,可能这些数据没有能提供上来。但是不管怎么样,卫生部提供的数据还是比较可靠的。  [17:36]

[程利南]:从我们这样一个国家来说,流产率还是比较高的。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性观念开放,过去咱们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只要没有结婚,那是不可能有性生活。从父母、家长开始,就控制起来,再说以前的生活条件,也不可能给孩子们提供单独的空间。但是社会发展以后,咱们生活水平提高了,观念也开放了,性观念也开放了。从我们临床医生的角度看,确实在人工流产门诊中发现越来越多的未婚的、年轻的女孩子来做人工流产。而且,在这方面也确实有一些误解,认为人工流产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实际上人工流产有很多的并发症,比如容易出血、感染,将来可能造成不孕症等等。  [17:37]

[程利南]:另外,现在无限制地扩大宣传,尤其是有些私人的医疗机构,宣传无痛人流、可视人流、导乐人流等等。可能大家从网上也看到很多报道,少女无痛人流以后变成植物人,还有在一些非法手术点擅自做人工流产和药物流产,发生严重的并发症,甚至有死亡的病例报道,我们看到这些都是非常痛心的。实际上这些都是可以通过科学避孕,避免意外妊娠、避免过多的人工流产,避免意外妊娠人工流产造成的不必要的损失和伤害。  [17:37]

[主持人]:我国的人工流产率和国际上的平均流产率相比怎样?  [17:37]

[程利南]:从总数上来讲我们肯定高,因为我们人口多,基数大;另外,如果从人工流产率来讲,我们也高。别的地方我不太清楚,全国的率,我不是特别清楚,因为我工作在上海。这些年,虽然总的人工流产率有所下降,但是我国的人工流产率和一些发达国家(相比还是高),尤其是北欧一些国家,例如荷兰,他们的人工流产率是以千分之计算的,而我们的人工流产率是以百分之计算。  [17:37]

[程利南]:另外还有一个特点,我们的外来人口问题。在上海,本市的已婚、未婚的人工流产率都在下降,可能各种各样的医疗保障条件好。但是外来人口的已婚,尤其是未婚,人工流产比率在上升。这一部分人实际上应该是我们重点要保护的对象。  [17:37]

[主持人]:据您分析,为什么我国人工流产率比发达国家还要高呢?  [17:37]

[程利南]:从发达国家,尤其是北欧这些医疗保障比较好的,他们其实和我们国家一样的,也是免费避孕药具供应系统非常好。以前我在英国留学进修学习的时候,就体会到他们医疗保障系统真的是令人羡慕,不管是老的还是小的都有保障。尤其是在计划生育方面,对那些少女的保健措施做得比我们要好。  [17:38]

[程利南]:另外一方面,他们的人口少。,国家提供一定的经费以后,保障不到的人就比较少。  [17:38]

[程利南]:第三方面,他们的青少年文化教育水平,还有他们接受到的性教育水平也比较高。我也跟着到学校去看他们的性教育,就是给小学五六年级的孩子们,去做性教育,比我们做得好得多,深入得多,而且开放得多。记得有一年参加世界卫生组织会议的时候,我在和一个专家谈天,他的女儿要出去旅游,要走之前来跟我们打个招呼。她爸爸(那位专家)说:“祝你玩得好,避孕套带了没有?”。他女儿说:“爸爸放心,我带了”。当时我非常震惊。后来,我这个朋友对我说,我没有办法跟着她、看着她,但是我可以教育她,我可以提供保护她的措施。这些在我们国家还做不到。在这三方面,我认为我们国家现在与发达国家比(差距较大),但是如果通过我们不断地努力,还是能做到一些事情的。  [17:38]

[主持人]:我国现在避孕方法的现状怎样?  [17:38]

[程利南]:我们国家的避孕方法可以说是最全的,另外我们国家的避孕科研也是在全世界属于领先的水平。现在国家提供的常规的避孕药,可以说种类是比较齐全的,有宫内节育器,使用宫内节育器是我们国家的一大特点,我们国家是全世界最早发明宫内节育器的国家之一,不能说是第一个,但是我们是最早的发明国家之一。  [17:38]

[程利南]:我们宫内节育器的品种也很多,对于已婚育龄妇女来讲,我们国家能够提供最好的宫内节育器,宫内节育器一旦放置后,可以避孕五年、十年、甚至十五年。  [17:39]

[程利南]:我们国家也生产各种各样类型的口服避孕药,短效的口服避孕药在生产方面也不亚于国外。第三代口服避孕药稍微落后一点。目前国家免费提供的(口服避孕药),基本上能够满足大家的要求。在剂量上、包装上也基本上能够和国外相媲美,但是不能说完全一样。  [17:39]

[程利南]:我们国家的避孕套,生产质量是非常好的。有些小年轻跟我讲,程医生,我们要用英国的杜蕾斯避孕套。其实我们国家生产的避孕套是世界卫生组织和人口基金会的定点采购产品。他们支援发展中国家的避孕套基本上是从我们国家采购的,所以质量也是非常过得硬的。  [17:39]

[主持人]:请您谈一下计划生育的意义是什么?  [17:40]

[程利南]:其实我们刚才也谈到了一些,作为衡量社会、国家健康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指标,从国际上的统计数据看,每年因为意外妊娠(就是不想怀孕的人怀孕了)大概有8000万左右,这8000万左右中有4500万做人工流产。4500万人工流产中有三分之一多是不安全流产(不是在有条件的地方,不是有经验的医务人员做的),而是非法流产。造成一部分妇女因为不安全流产死亡。
    计划生育可以避免这些不安全流产,或者是过多流产造成的并发症。现在国际上基本上已经达成一个共识,计划生育避免意外妊娠是防止孕产妇死亡的一个重要的举措。每年在全世界,孕产妇死亡中有13%是因为不安全流产造成的。所以,从保护孕产妇的生命健康来讲,计划生育就是非常重要的。
 [17:40]

[程利南]:另外,过多的人工流产和非法人工流产、不安全人工流产还会造成妇女的远期并发症。现在最常见的就是不孕症。这在我们国家现在也看到了,一些年轻的、没有结过婚的女孩子过多地做人工流产,以后她们结了婚,真正想生孩子的时候生不出来了。不孕症要花很多的精力,很多的钱去进行治疗。大家可以看到一个现象,在我们国家试管婴儿是比较红火的,做试管婴儿要排很长时间的队,都是很年轻的妇女。如果仔细地追问她们的病史,起码有一半以上以前做过人工流产,因为人工流产而造成的输卵管方面的因素而不能怀孕。所以,计划生育第二个方面就是保护妇女的生殖健康、生育能力,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17:41]

[程利南]:还有一方面,从并发症的防治来讲,计划生育避免妊娠避孕也是有很大的好处。如例子宫内膜异位症、宫腔粘连、盆腔炎,这些也都是多次做人工流产以后容易发生的并发症。  [17:41]

[主持人]:我国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科学研究在国际上的位置是什么样的?  [17:42]

[程利南]:还是比较领先的。尤其是我们在宫内节育器,哪一个国家也做不过我们。我们以前老一辈的专家,像庄留琪教授等,她们做的大规模的宫内节育器临床科研,目前还没有其它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做到这么大规模、这么高水平的。现在国家的“十五”、“十一五”攻关项目,吴尚纯教授在宫内节育器方面的研究也做得非常好,可以说为世界宫内节育器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  [17:42]

[程利南]:另外口服避孕药,我们现在用的人太少,但是我们国家做也是做了不少科研工作。还有在紧急避孕方面,我们国家也是做了很多。  [17:42]

[程利南]:在安全流产方面,在如何进行安全流产、药物流产方面,我们国家是最早使用药物流产,最早制定出药物流产常规的国家,这些都是科研成果,而且这些成果都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公认,写入了他们的教科书和他们的宣传资料。  [17:42]

[主持人]:请您介绍一下什么样的流产算是安全的,什么是不安全的?  [17:42]

[程利南]: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现在很多年轻人在这方面没有概念。我们反反复复强调,万一怀孕了要做人工流产,一定要到正规医院,因为从卫生部门来讲,哪个医院可以做人工流产,哪些医生可以做人工流产,都有一个资格考核。机构必须有人工流产的机构许可证,医生也必须要有的人工流产资格许可证。千万不要跟着广告走。很多小年轻跟着广告走。哪儿说无痛人流,哪儿说导乐人流,哪儿说可视人流,哪儿做的广告多,她就去哪儿。现在出事多的,还是私人医院,因为它没有这个技术力量。尤其是现在的无痛人流,无痛人流就是增加了麻醉的风险。过去我们没有无痛人流的时候,是完全凭医生的感觉,病人也是知道和清醒的,医生也是知道病人的反应。现在无痛人流,有些地方根本没有麻醉的条件。因无痛人流造成的不必要的伤亡现在屡有发生。我们特别强调到正规医院由正规的医生做人工流产,千万别跟着广告走。  [17:43]

[主持人]:您认为什么样的避孕方法最好?  [17:43]

[程利南]:这个问题是比较难回答的。什么样的避孕方法最好,经常有人来问我。从临床角度来讲,我们的回答是什么方法合适你,什么方法就最好。这就叫做避孕方法的知情选择。根据你自己的生活条件,你生没生过孩子,你的年龄多大,你的身体条件,你的经济条件,然后由我们的医生根据这些条件提供出我们的看法,一般我们要求计划生育咨询的医生都能够提供三种以上的避孕方法,与你充分的交流后一起做决定。比如我刚才说的,已经生过孩子的、生育任务完成了的妇女,这种情况下放一个宫内节育器就比较好,至于放哪一种,要根据(妇科)检查情况,根据本人的条件和意愿,放置一个宫内节育器。如果(宫内节育器)放的好,五年、十年,甚至十五年都不用再考虑(其他避孕方法了)。对于这位妇女来讲,这种宫内节育器是最好的方法。所以对不同的人使用的避孕方法是不同的。  [17:43]

[程利南]:有些小年轻,性伙伴比较多,现在咱们社会上也无可非议,这是社会的一个现象。她的性伙伴比较多,但是她又没有结婚,这种情况下,(对她来说)可能使用避孕套比较好。因为避孕套有双重作用,一方面避孕妊娠,另外一方面防止性传播疾病。所以我们特别在计划生育中强调知情选择、个体化服务。  [17:43]

[主持人]:如果结了婚的,暂时不想要孩子的人怎么避孕呢?  [17:43]

[程利南]:结了婚的、暂时不想要孩子的,一般来说她又没有生育过,像这种情况,我们要具体分析。如果她暂时不想生,这个所谓的“暂时”如果是三五年以后,家庭关系又是非常稳定的,夫妻又是在同一个城市中,基本上生活在一起的,放一个宫内节育器也是可以的。我们也做过这方面的科研,放置宫内节育器挺好。但是如果是一年,很短期的,这种情况下,我们提倡给她提供口服避孕药,现在的新型短效口服避孕药的激素含量比较低,如果想怀孕了,就停药,来过一次月经就可以怀孕了,不用再像过去那样有很多的顾虑。另外短效的口服避孕药对痛经、月经量失调、经前紧张症等有一定治疗作用。  [17:44]

[主持人]:紧急避孕现在谈得比较多,您介绍一下紧急避孕是怎么回事?  [17:44]

[程利南]:紧急避孕现在确实像你说的,谈得太多,用得太多。紧急避孕实际上是没有避孕措施,或者是避孕措施失败,比如说避孕套破了,滑脱了,或者安全期算错了,或者体外排精没有掌握好。这些情况下,采用的一类补救措施,在性生活以后一定时间内使用的一类补救措施,但是紧急避孕药是一次性的,它只是一个补救,不能把它当成常规的避孕方法经常用、反复用。现在社会上我们碰到一些小年轻,把紧急避孕药当成常规避孕,经常用、反复用,有性生活就用,我们看到最多的一个月用十来次,这个就不合适了。因为紧急避孕药的剂量大,避孕的有效率远远不如的常规避孕方法,所以紧急避孕药是不能经常吃、反复吃的。  [17:44]

[主持人]:如果经常吃,对身体有没有危害?  [17:44]

[程利南]:主要是副作用大一点,它的激素含量大,所以经常吃、反复吃,最大的危害就是失败率高。很多人问,程医生,怎么吃了紧急避孕药,我还怀孕了呢?这个药怎么不管事呢?我问她吃了什么药?吃了紧急避孕药。吃了紧急避孕药后,又有没有保护的性生活。如果没有保护的性生活次数越多,失败率就更高。第二点,它毕竟是一种激素,所以对月经有一些影响,有的人吃多了,阴道点滴出血老是不干净;本来一个月来一次月经,但是它乱来;还有的我们也见到过,因为它是孕激素,吃多了以后就不来月经了。这也是比较麻烦的。所以我们不主张紧急避孕药经常吃、反复吃。  [17:44]

[主持人]:您最近做了一个紧急避孕的科研研究,您的科研成果给大家介绍一下。  [17:45]

[程利南]:急避孕的科研方面我们确实做得比较多,关于紧急避孕剂量的选择、药物的选择。  [17:45]

[程利南]:从我们目前的研究成果来看,紧急避孕药的米非司酮的效果比左炔诺孕酮的效果好。这是两种不同的药,一种是抗孕激素,一种是孕激素,抗孕激素的效果比孕激素的效果好。当然,孕激素(紧急避孕)就是左炔诺孕酮也比你什么都不吃要好。总的来讲,紧急避孕还是能够防止一定数量的意外妊娠。所以,一旦有没有保护的性生活,还是要用紧急避孕药。  [17:45]

[程利南]:第二点,现在我们看到,紧急避孕还有个知识掌握的问题,就是大家对紧急避孕的知识了解不够。刚才我说的,紧急避孕药是一次性的。这次避孕失败了,用了紧急避孕药以后,就要落实常规的避孕方法。我们做临床科研时,要求妇女吃了紧急避孕药后,就不能再有没有保护的同房。另外,同时我们送给她们两盒避孕套,现在的年轻人,要让她们完全没有性生活,是不太可能的,万一以后再有性生活,要用避孕套保护自己。另一方面,紧急避孕药以后,可以接着吃短效口服避孕药(常规的避孕方法)。  [17:45]

[程利南]:对于已经结婚生过孩子的妇女,我们建议直接用宫内节育器作为紧急避孕,(同房后5天内)到医院去放置宫内节育器。大量的临床研究资料提示,宫内节育器的紧急避孕效果最好,失败率只有0.1%,另外还有一个特点,它对以后多次性生活也有保护作用。所以对已婚已育的妇女主张用宫内节育器紧急避孕。  [17:45]

[程利南]:我们的研究还发现,现在药房的药剂师提供紧急避孕咨询工作做得不够。所以我们专门编写了药房药剂师的工作流程,在上海我们培训了一千多个药剂师,希望他们遵照这样的服务程序去给年轻人提供帮助、提供咨询。  [17:45]

[程利南]:万一有些年轻人没有生过孩子,吃了紧急避孕药失败了,怎么办呢?要还是不要呢?究,我们做了一个流行病学的对照研究,我们观察了300多个用药后继续妊娠,就是300多个孩子出生前妈妈是吃了左炔诺孕酮紧急避孕药的,300多个是没有吃药的,比较下来吃药和没有吃药的没有显著性的差别。在流产率、胎儿畸形和出生小孩畸形方面没有显著性的差异。如果没有生过孩子(的妇女),紧急避孕药失败了,倒不见得每个人都去做人工流产,没有这个必要,如果你的条件许可,而且非常想要这个孩子,也可以继续妊娠,这些就是我们紧急避孕科研成果。  [17:45]

[主持人]:您刚才也介绍到,中国人对避孕、流产方面的知识不如一些发达国家。您认为,我们国家的知识欠缺在哪些方面?  [17:45]

[程利南]:从中国人的传统观点来讲,父母亲对孩子是不讲的,像我刚才举的那个例子,父母亲对孩子是不会讲的。包括我自己的女儿,也就把我们自己写的科普书给她一本去看。不可能像国外这样的开放。作为父母去跟孩子讲性教育,讲避孕节育,怎么样保护自己,真正能做到的很少很少。。据说防艾滋病的明星濮存昕,就给女儿提供了避孕套,他的故事让我挺感动的,我觉得这真是父母的典范,这是从家庭层面的避孕节育教育。  [17:46]

[程利南]:从学校的层面,我们学校的性教育、计划生育方面的教育,与国外相比,做的太浅。老师不好意思,学生也不好意思。另外,学校的当局(就是领导层),他们对这个也有顾虑。上海计划生育技术指导所曾经与某个大学联系过,试图计划生育知识进校园,当时他们领导就有顾虑,好象你们不说,这些孩子可能不知道,还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但是你要说了的话,这些孩子可能会出轨,学校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后来,正好有一次国外媒体来采访。上海有一个“避孕套易得工程”,是防止性病、艾滋病非常好的利民的措施。就是说,你在任何场合,如果你需要,就知道在什么地方拿到免费的避孕套。后来,我们到大学去看,避孕套的箱子装在什么地方。到了某个大学,看到它装在医务室的对面,我们就很奇怪,老师说我可以看到谁在拿,好控制。我问拿的数量怎么样?她说白天看不到人。因为当时国外这个媒体想要报道上海这个新的举措,结果只好由我们自己人装作去拿避孕套拍了一张照片,因为我们在那等了半天都没有拍到人。校医告诉我们,每天都要去补充(避孕套),说明每天有人来拿去用。校医老师一下班,就有人过来拿。所以,从学校教育这个层面,还是应该公开、深入。另外,应该相信学生,提供的这些措施地方应该稍微隐蔽一点,国外就放在厕所里面,这样就比较隐蔽。所以第二个层面是学校教育。  [17:47]

[程利南]:第三个层面是公共媒体。我认为我们的公共媒体在知识和预防这方面宣传得不够。但是在性技巧、性高潮……有点偏黄的部分,渲染的比较多。当然我可能属于保守的。怎么样避孕,怎么样保护自己,怎么样避免意外妊娠,对这些公共媒体和公共教育层面还做的不够。另外,还有一些误解、误导。比如,关于紧急避孕方面有一些误导,关于口服避孕药方面也有一些误导,尤其是对新型的口服避孕药,有些说法,比如说激素吃多了容易生乳腺癌、宫颈癌,这就把人吓住了。还有(包括媒体、网络)有很多奇谈怪论。我在门诊曾碰到一个年轻妇女,意外怀孕了,我问她用什么方法避孕?她说吃口服避孕药(一个很知名的品牌),我问她怎么吃的?她说每个月只吃一个礼拜。我问怎么选择哪几天吃呢?她说就吃中间那一个礼拜,说是网上看来的。  [17:48]

[程利南]:如果能从家庭、学校、社会三个层面倡导正确的、科学的避孕知识,我想我们的这些年轻人一定能够得到最科学的避孕知识,就能保护自己,就能避孕意外妊娠。  [17:48]

[主持人]:您说到学校教育使我想到了,在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宿舍一个女孩说,她有一个同学的家长主张在中学提倡性教育,但是遭到了拒绝。您认为在哪一个阶段提倡比较合适呢?  [17:48]

[程利南]:我我认为从小学高年级,五六年级就要开始。因为随着中国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人营养水平的提高,月经初潮来得比过去早。过去是14岁左右,现在基本上11、12岁就来了。一般10岁以后来月经属于正常,这时候就是小学五六年级。我认为女孩子来月经之前,包括男孩子第一次射精,就应该有一些生理方面的知识教育。在这个之后,应该有一些生理、心理、避孕知识教育。我和一些家长接触下来,关于生理方面的知识,他们还是可以接受的,关于避孕,比较忌讳。我在英国学习的时候,曾经参加他们小学的性教育,大概就是四年级,外国孩子发育得早一点,他们的教育中就有短片、小故事的演示、角色的扮演,男孩子与女孩子分开,然后男孩子、女孩子再结合起来,这方面比我们做得细。我们有时候问问那些小朋友,老师也就是泛泛地讲,有时候老师还不高兴讲,让小朋友自己去看,他们自己也看不懂。这个阻力还是很大的。  [17:48]

[主持人]:现在在我国一些比较发达的城市,这个教育做得好吗?  [17:49]

[程利南]:在上海还可以。上海有专门的性教育学会,上海性教育进学校有将近30年了。我不敢说每个学校都做得好,但是起码上海把它作为一回事来做。而且确实培养了一批社区的骨干和学校的骨干。上海的计划生育协会在刘永良会长领头下,青春期性教育方面做得不错的。其他城市我不是特别了解,可能北京做得也不错。  [17:49]

[主持人]:我记得在北京,或者上海,曾经有一个活动,在孩子的书包里面放一个避孕套,您对这样的举措怎么看?  [17:49]

[程利南]:我不是特别赞成。因为我认为单放一个避孕套没有用的,而且如果不和孩子说清道理,孩子是有逆反心理的。如果是放在大学生书包里,那还可以理解。如果是高中生,没有教育,仅是放,那没有警示作用。这几年,有些做避孕节育产品的企业,比较有社会责任心,他们做“青春健康校园行”,我跟他们合作很多年,这项活动就是针对大学生的。因为大学生是流水的兵,你教育过一批走一批,他们每年坚持举办健康教育活动。上课的时候,给每个人桌上放一个避孕套,我讲课完后,让大家打开来。我说这个锡纸里包的不是巧克力,大家打开来看看是什么?打开来看看以后,然后告诉同学们,这是避孕套。有多少人看见过请举手?几乎没有人举手。后来几年,人有点多,尤其是男孩子。我问你们在哪看到的?就是让大家有这样一个气氛。另外,请同学们把它吹起来,看谁吹的大。有的小朋友吹得很大很大,吹完以后系起来,放在地上大家踩,非常不容易踩破。只有女同志能踩破,高跟鞋跟可以踩破它,这样比较形象地告诉孩子们,避孕套是怎么回事。第一次接触,就知道它是一个很结实的东西,它可以在性生活中保护你们自己。这比单纯放一个避孕套要有效果。  [17:49]

[主持人]:还有一个口号是“要避孕,不要流产”,请您介绍一下这个口号。  [17:49]

[程利南]:这个口号是最近几年从我们计划生育学会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认为这个口号应该要提得很响很响。现在有各种各样的避孕方法,如果我们掌握了这些避孕方法,就可以避免意外妊娠,就可以不去做人工流产,就可以不必承担一些人工流产而造成的各种伤害,甚至对于生命的伤害。所以我们现在特别提倡“要避孕,不要流产”。这是全世界的一个口号。实际上对于男同志也是。男同志也要承担责任。  [17:50]

[主持人]:我们谈谈男性避孕。男性避孕的方法一般有什么?  [17:50]

[程利南]:我们经常说,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范围都是重男轻女,只有避孕节育是重女轻男,几乎所有的方法都是对女同志而言。男同志目前来说,唯一的、最可靠的、最普遍的也就是避孕套,其它的例如体外排精,我们都不太主张,因为不太好控制。避孕套是男同志最常用的、最可靠的,而且是双重保护的,又可以防止性病的。  [17:50]

[程利南]:至于男性激素类避孕方法,过去我们也做过一些研究,男同志天天吃药,在男同志腹部皮下埋置一个缓慢释放激素的药丸,三个月换一次。初步试下来,效果还是不错。但是,长期安全性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现在各国都有关于男性避孕药的研究,但都还是属于科研阶段。我想强调一点,就是男性的态度,男性参与避孕节育的态度,对女同志的关心和爱护,如果女同志用了什么避孕方法,你要支持她。比如女同志用了宫内节育器以后,可能有些副作用,月经多一点,有时候肚子不舒服,你就要照顾她,要把家里的活全包下来。如果女同志有些情况不能使用避孕方法,男同志就要承担起责任,自己就要用男性避孕套了。还要特别强调的是,男同志用避孕套,一定要从头到尾、自始至终使用。所以男同志需要的是一个精神、一个责任心。  [17:50]

[主持人]:我国男性避孕现状怎么样?  [17:51]

[程利南]:在城市里,用避孕套的夫妻越来越多,这也是大力宣传预防艾滋病、性病、生殖道感染的结果。男同志在这方面做得还不错。但是避孕套造成失败,意外妊娠,做人工流产的这个比例也不少。所以我希望男同志能够在这方面做得更好。  [17:51]

[程利南]:另外一方面,如果家里面的生育计划确实已经完成,男同志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输精管结扎。全世界输精管结扎的技术,我们国家做的最好。这个手术又不进腹腔,一个非常小的切口,而且一劳永逸。但是现在这种手术的数量直线下降。  [17:51]

[主持人]:从您以上的介绍,我有一个想法,您介绍了我国计划生育科学研究以及技术方面非常领先,可是我国的人工流产率也是挺高的,这是为什么?  [17:52]

[程利南]:还是一个社会整体的发展水平,还是我们民众的自我关心、自我爱护,尤其是年轻女性自我保护的意识。人民网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能够通过这个平台把这些信息告诉我们的年轻女孩子,包括男孩子。在国外,一般文化水平、文化程度、受教育程度、性教育程度、计划生育避孕节育的程度比较高。像在荷兰,他们的免费系统跟我们是一样的,紧急避孕也是免费的。他们的人工流产率只有千分之五,就是一千个人中只有五个人,他们的少女妊娠率全世界最低,都是非常令人羡慕的指标,当然我们人口这么多,我们经济发展这么不平衡,我们的路还很长。  [17:52]

[主持人]:意识很重要。  [17:52]

[程利南]:意识非常重要,自己爱护自己,这是最最重要的。现在我们的年轻人,玩就玩个痛快,什么都要痛快。但是,你应该考虑到,这个痛快的背后是以健康为代价,以自己的将来的幸福为代价,很多人还都是没有成过家的,要以将来的家庭为代价,太不值得了。所以第一个是保护自己的意识。  [17:52]

[主持人]:比如我国宣传好了,人的意识提高了,人的文化知识层次也提高了,我们有这么先进的技术,我们社会健康的指标也就会上升吧。  [17:52]

[程利南]:对。从计划生育工作者来说,要提高我们的服务质量、咨询质量,不能像看病一样,你话还没有说完呢,我的药已经开完了。我们和看病不一样,我们面对的是健康人群,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些知识反反复复地跟服务对象讲,这也是国家计生委反反复复强调的。  [17:53]

[主持人]:您也是中华医学会计划生育分会的主任委员,请您介绍一下我们这个分会在这个方面是怎么做的?  [17:53]

[程利南]:中华医学会计划生育分会也是一个非常老的学会了。这个学会主要是学术平台,为我们的计划生育工作者提供一个学术交流、知识更新、继续教育的平台,另外一方面,中华医学会这个平台也是对广大老百姓一个普及科学知识的平台。所以,这两大方面都是我们的任务。我非常荣幸今年三月份被选为中华医学会计划生育分会的主任委员。我觉得责任非常重大,怎样继承老一辈的光荣传统,把这两大任务完成好,对我个人来讲是一个新的挑战。  [17:53]

[主持人]:看您简介的时候我发现您一个非常成功的点,就是您从一个赤脚医生变成一个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您这样的路程是怎样走的呢?  [17:53]

[程利南]:我们这一代人是跟着国家一起走过来的,从我们国家的诞生。我们在红旗下长大,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插队落户,我到了内蒙古。因为母亲是医生,所以当时到了内蒙古牧区以后,就选我做赤脚医生。其实我一天医学也没有读过,就凭着我妈妈给的赤脚医生手册。我在牧区待了四年半,那段经历给我留下非常非常深刻的印象,我第一次接生就是在那里,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把我吓的要死。从那次以后,我觉得妇女生孩子太痛苦了,如果我有一天能做到一个真正的医生,我一定要做妇产科。那段经历对我今后当医生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给我这样一个信念,热爱这个专业,热爱妇产科。  [17:53]

[程利南]:因为我是工农兵学员,高考正式恢复了后,我们就不吃香了。我们就要从临床一线下去,转做辅助科室。我就想尽办法考研究生,考到了上海。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的导师周毓棻教授是很有名的妇产科专家,她主要做计划生育科研,是最早做药物流产研究的,所以把我带进了计划生育这个门。而且我确实看到很多妇女流产太痛苦了,那时候只有手术流产,没有麻醉,太痛苦了,我的课题就是药物流产。后来,导师帮我联系到英国爱丁堡大学进修学习,当时英国的导师Baird教授是世界上非常有名的研究药物流产、紧急避孕的专家,所以我非常幸运,跟着这些专家一步一步走过来。从国外回来以后,也是非常幸运被上医大和卫生部推荐到世界卫生组织作为排卵后专家组的成员。正好我英国的导师是那个专家组的主任委员,所以又跟着他不断地在学术上能够有所收进步。这些年下来,我特别感觉到这个专业是我喜欢的、我热爱的,我愿意为它花出精力,这个专业真的让我挺享受的。  [17:53]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访谈快结束了,就今天的访谈您有什么总结的话要对青年人或者已婚的人说?  [17:54]

[程利南]:非常非常感谢人民网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能够把我们的观点,把我们医学会的观点向广大的网民们做一个宣传,做一个分享。  [17:54]

[程利南]:我反反复复想说的一句话,就是年轻人要学会保护自己,学会一些有用的避孕、节育知识,避免意外妊娠,避免不必要的人工流产,远离那些风险。  [17:54]

[程利南]:对于年轻的医生,我想说,我们要热爱这个专业。计划生育在妇产科中,是一个小的学科,但在社会上它是一个大的学科,它的学问大着呢。从我走过来的经历,我认为我们要热爱这个专业,因为我们的专业是面向健康人群,是面向很多年轻人的将来。所以希望大家能够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提高,做好我们的服务。谢谢。  [17:54]

[主持人]:同时也非常感谢您。首先感谢您来人民网参加我们这个访谈,其次,特别感谢您的是,在宣传科学避孕、避免意外人工流产方面的知识宣传,可以说这是一个国家任重道远的任务,您在一直坚守着,并且坚持着去宣传它,特别感谢您。本期访谈结束了。再见!  [17:54]

[程利南]:谢谢。  [1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