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全文 人民网文字直播
人民网
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19日谈民族音乐的发展
[刷新]

[人民网文化频道]: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19日做客人民网文化频道,与网友在线交流畅谈民族音乐的发展。尽请期待!  [15:44]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收看人民网的视频访谈。2011年文化部国家艺术院团优秀剧目展演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中央民族乐团也有四台大剧奉献给了观众,这四台大剧究竟是什么,观众的反响怎么样,今天我们非常高兴的请到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先生,和我们一起聊一聊这四台大剧,并且和我们大家一起讲一讲中国民族音乐的传承和发展这样一些问题。首先我们欢迎一下席团长。团长您好。  [14:11]

[席强]:主持人好,人民网的网友们,大家下午好。  [14:12]

[主持人]:非常高兴邀请到席团长和我们聊一聊中国民族音乐,这是我们民族的东西,也是很多网友对此非常感兴趣。我们还是从中央民族乐团四台大剧说起,从昨天晚上最后两台呈现给观众以后,四台已经圆满奉献给观众了。现在我们首先还是请席团长简单介绍一下这四台剧分别是哪些剧目?  [14:12]

[席强]:四台剧目可以说代表了中国民族器乐艺术的最有代表性的一些创作,第一台是《美丽新疆》。《美丽新疆》也是今年4月份推出来的一台新创的大型多媒体的音乐会,这台音乐会主要是配合去年中央新疆工作会议,就是大型援疆项目,可以说《美丽新疆》是中央民族乐团,也是文化部第一个援疆项目。我说到这个大家感觉到怎么是第一个呢?因为在去年新疆工作会议以来,第一个与新疆内地的艺术表演团体和内陆的艺术表演团体共同结合起来,而且是作为新疆少数民族题材的舞台艺术推出来的就是中央民族乐团的《美丽新疆》。  [14:13]

[席强]:今年4月份在世纪剧院推出来的时候,当时,咱们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永康同志、王乐泉、孟建柱这些领导人都出席了音乐会,而且北京的观众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为什么呢?这台音乐会实际上也是中央民族乐团为了配合我们的民族团结,尤其是共建我们美好家园这个主题而设计、创作、制作的。可以说,音乐会我们请来了50多位新疆的各民族的、少数民族的音乐家和歌唱家,我们同台献艺,可以说所有这些音乐会的曲目都是以新疆耳熟能详的优秀作品为主打产品。  [14:14]

[席强]:比方说我们把《美丽的新疆》这首歌曲,就是《我们新疆好地方》作为开场曲,《达坂城的姑娘》,包括《十二木卡姆》的那些原生态的音乐形式,包括《艾杰克》、《撒塔尔》,还有《热瓦普》,还有《冬不拉》、手鼓,我一说起这些乐器,都是新疆最有代表作的原生态民族民间传统乐器。  [14:16]

[席强]:特别是在这台音乐会中是一些创新作品和传统作品结合成一台非常富有艺术性的,可以说是突破了过去以往在传统音乐会上的模式,把新疆各少数民族的艺术家和汉族的艺术家共同连接在一起,就是什么呢?汉族和新疆各少数民族成一家人,非常亲切的兄弟姐妹在舞台上呈现,那真是在那种音乐氛围下,音乐美、情同手足的姐妹情谊之美,包括大家相互合作的艺术创作的那种美感,可以说在我现在感觉到是历历在目,我都受到了非常好的教育。  [14:16]

[席强]:因为我总感觉到我们国家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56个少数民族,就是56朵花,就是56个兄弟姐妹,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把民族的团结、民族的56朵花共同连接起来,用音乐这个语言,尤其是传统音乐,民族民间音乐,这样一种民族音乐把它呈现在我们的舞台上。后来这个演出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高度评价,还邀请我们去新疆巡演,到全国各地,尤其是援疆的这些省市去巡演,当然这也体现了当代民族音乐在创新上的一个新的举措。这是一台音乐会。  [14:17]

[席强]:还有一台就是今年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之际,也就是七一,我们在国家大剧院推出了代表全国的民族音乐界,推出了《艰难辉煌》这样一台大型情景民族音乐会。这台音乐会,实际上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在去年创意策划的时候,我的观点就是什么呢?今年是建党90周年这样一个重大的活动,第一要反映突出我们党领导着全国人民在90年这样一个历史时期,怎么能够体现我们党在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苦难,体现我们当今中国共产党领导着全国各族人民怎样取得辉煌成就,所以叫“艰难辉煌”。  [14:18]

[席强]:当然,我们也受到了很多其他艺术形式的启发,就把这个音乐会又要做成富有民族特色的,还要反映我们这个时代人的思想、情感和主流价值观的东西。这个主流价值观,我总感觉到要体现出我们当代人的审美情结。就是什么呢?要让我们的百姓,要让我们这些观众体会到音乐要有可听性,耳熟能详,音乐作品还要寓意深刻,我们这些音乐还要能够流传久远,我认为这样的作品创作起来是非常难的。  [14:19]

[席强]:也是遵照文化部,包括中央领导的指示精神,我们在创作的时候经过了多方面的专家论证,经过多方面作曲家的讨论和修改,最后才在7月1、2日在国家大剧院呈现给国家领导和首都观众,这是一个特殊日期给党献上特殊的礼物。在这台音乐会中,中央民族乐团又作出了一个新的创新,我们把现实题材的一些音乐作品重新改编、加工、移植,成为我们今天民族器乐的一种新的音乐语言。而且这些新的音乐语言可以说是与时俱进的,是能够跟我们的观众有交流的,而且旋律是非常动听优美的。所以,我反复在很多场合讲到,民族器乐的历史是几千年,而且它的渊源流长的传统是我们国家最有文化代表性的一个艺术形式。当然,在现在创作我们民族音乐的时候,怎样能够把几千年的传统用我们当代人的审美习惯和表演习惯或者创作理念来进行加工,能够使我们现在的观众能够更加喜爱民族器乐,这不仅是一个学术课题,更是当代文化艺术创新改革的一个理论课题。  [14:20]

[席强]:因为我总感觉到民族器乐,我刚才讲了,我们的传统,如果要追溯起来民族音乐的历史,最早的乐器有8900年的历史,什么乐器历史呢?就是在我们今天河南舞阳贾湖这个地方出土了一种吹管乐器叫贾湖古笛,它的历史经过探测科学的鉴定,已经有8900年的历史,而且在我们国家浙江河姆渡啊遗址也挖掘出了古哨,也就是音谷做的笛子,做的吹管乐器,也有七千多年的历史。  [14:23]

[席强]:泱泱文化大国,民族音乐是我们的代表,尤其是我们这些传统乐器,像笛、箫、埙、桢、琴、胡琴、二胡、唢呐、扬琴、琵琶,我一数这些乐器都是耳熟能详的,都是我们生活中经常使用的,但是它的历史都是渊源流长的,都是几千年,二千年、三千年的。古琴到现在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历史。胡琴也将近上千年的历史了,而且胡琴有二胡、高胡、中胡、板胡、京胡、四胡、坠胡。  [14:25]

[主持人]:遗产或者把这种艺术形式多样地呈现给观众,怎样结合起来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  [14:26]

[席强]:对,我们中华文化,尤其中国民族音乐,这么丰富多彩的资源,这么多丰富多彩的乐器种类,我们在今天传承历史的时候,传承我们民族音乐的时候,继承我们历史遗产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够把这些文化能够在现代人的思想,尤其是青少年的社会群体,能够让它展现出来,能够让青少年喜爱我们的民族音乐传统,我认为这是我们中央民族乐团一定要研究,而且一定要发扬光大的文化责任。  [14:27]

[主持人]:其实刚才席团长讲到《美丽新疆》和《艰难辉煌》都是比较有特色的,一个是多媒体音乐会,还有一个是情景再现。  [14:29]

[席强]:《艰难辉煌》也是带多媒体的。  [14:29]

[主持人]:综合性的。还有我们知道的《声诗润朱弦》,包括《中国音色》,这两个是怎么样的?  [14:30]

[席强]:中央民族乐团是一个文化部直属的国家院团,中央民族乐团实际上由两个业务队组成的,一个是大型民族管弦乐队,就是刚才说的民族音乐表演形式。还有一个民族合唱队,这个民族合唱队实际上是文化部直属的国家定位的唯一一个民族民间合唱队,它跟我们的交响乐、歌剧这种西洋唱法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唱什么呢?唱中国东南西北各地不同风格的民歌,是民族唱法,就是民歌唱法,是中央民族乐团合唱队的主体。  [14:31]

[主持人]:这些成员也是专业的吗?  [14:32]

[席强]:专业的。可以说中央民族乐团在上世纪成立以来,1960年成立以来,我们的老民歌合唱团在世界上,在我们国内是响当当的,一提起来《茉莉花》、《紫竹调》,很多中国的传统民歌,各地方的传统民歌,《四季歌》,或者各地方的方方方面面的民歌,都是中央民族乐团合唱队的主打曲目,而且每一个合唱曲目,比方说《茉莉花》,它有不同版本。因为我们国家地大物博,每一个地方都有不同的茉莉花,有江苏茉莉花、河北茉莉花,还有安徽茉莉花。  [14:32]

[主持人]:每一种茉莉花的风格都一样。  [14:33]

[席强]:我们国家每个地方的语言特色不一样,方言也不一样,所以,唱出来的旋律自然有很大的区别的。  [14:33]

[主持人]:《声诗润朱弦》和《中国音色》就是由中国合唱团唱的。  [14:34]

[席强]:不是。《声诗润朱弦》是中央民族乐团在2011年国家院团展演过程中,针对我们的合唱队创作策划的这一台民族声乐特色展演作品。一个是展现合唱队,第二是还要展现我们合唱队对我们鼓乐、古诗词这样一个题材的音乐传统给予定位。  [14:34]

[席强]:为什么叫《声诗润朱弦》呢?“声诗”主要指的是诗歌、辞赋,“朱弦”主要是指乐器。我们把声乐和诗歌吟唱、吟诵和传统器乐结合起来这样一台,实际上是带有鼓乐性质的,带有传统国学特色的一种音乐会。所以,《声诗润朱弦》表演形式主要是民族民间合唱,古诗词吟诵,鼓乐的演奏,鼓乐和诗歌朗诵结合起来,尤其是我们选择了一些历史上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些古诗词,唐、宋、元、明、清,包括一些近代的历史歌曲,就是艺术歌曲,把它加工创意改编为一台大型的民族音乐会,叫《声诗润朱弦》。  [14:35]

[席强]:《中国音色》这台音乐会昨天晚上在天桥剧场是最后一台亮相的。这台音乐会实际上体现了中央民族乐团这几年来在我们的民族器乐的经典作品是海内外所有经典作品的一个综合体。过去中央民族乐团有一个经典的品牌叫《金色回响》,就是我们在国外文化走出去的时候,把我们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些经典作品综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重要的演出品牌。我们今天把这个品牌变换成一种名称叫《中国音色》。  [14:36]

[席强]:什么代表中国音乐特色的,或者代表中国声音的,就是中国的民族管弦乐,这个管弦乐就是我们的丝竹,就是我们的吹管乐器,所以我们改名为《中国音色》,它是有寓意的,就是代表了中国当今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一种辉煌,我们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我们中国音乐当代的审美情结,都在《中国音色》里面有所体现。  [14:37]

[主持人]:我们听了席团长讲了四台大剧滔滔不绝,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这四台大剧中蕴含的精神,包括我们中国民族音乐的精神在里面。我们也知道四台大剧已经全部和观众见面了,大家的反响都是非常热烈。  [14:37]

[席强]:对。可以说中央民族乐团这几年,尤其在中央文化部所贯彻实施的文化体制改革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我们中央民族乐团也在深化内部机制的转变,实行岗位员工的责任制这方面进行了大范围的,可以说是内部机制的转换,可以说在这样的前提下,中央民族乐团的创作也产生了一定好的社会反响。在演出市场也带来了一定好的效益,可以说体制改革给我们中央民族乐团带来了一个非常好的动力,而且这个动力是真金白银,使中央民族乐团受益匪浅。  [14:38]

[席强]:为什么说是真金白银呢?因为在中央民族乐团前几年,我们的营销、市场,每年的经济收入,商业演出经济收入,每年最多也就是四五百万,但是从2010年开始,中央民族乐团在经营收入上可以说打了翻身仗,去年光商业演出全年总收入达到1300万,这是翻两倍了。而且再看看我们今年,实际上我们今年的演出场次也好,音乐作品创作也好,包括我们的经济市场收入也好,肯定要比去年还要高。  [14:38]

[主持人]:这肯定是院团改革发展成功的成果。  [14:38]

[席强]:对。联系到我们中央民族乐团的社会责任也好,我们示范性、代表性、导向性这三方面的作用也好,中央民族乐团这几年结合我们演出团队的不同特色,结合当今演出市场的一些需求,我们量身订做,把我们的演出市场给盘活了,资源首先是盘活了。我说的盘活,首先是创作了一大批耳熟能详的作品,培养了一批我们年轻的艺术家队伍;第三,还给我们的经济收入增加了非常好的积累,所以,在这三个指标中间,中央民族乐团得到了发展,艺术得到了推进,人才得到了培养。我们的经济收入得到了最大化的发展。  [14:39]

[主持人]:关于这个院团的改革,一会儿再请席团长详细的聊究竟有什么样的方法。您刚才提到《美丽新疆》这部剧的时候,是四台剧的第一个跟观众见面的,这里面也有很多的,比如您刚才提到将《冬不拉》等民族音乐与原生态结合起来,我特别想知道,这个结合起来,里面会不会有一些困难?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呢?  [14:40]

[席强]:你提的这个问题确实很尖锐的,为什么呢?汉族的传统民间乐器和新疆的各少数民族的乐器,实际上在风格上差距很大的。但是,刚才你说的,两种不同的乐器形式,包括乐曲形式要结合起来,能那么完美的呈现到舞台上吗?它们之间是不是会有很多矛盾性在里面。但是,我们经过了实验,我们经过了这种反复的磨合,我认为汉族和新疆少数民族的乐器那真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我们怎么结合在一起,都是非常融合,都是非常动听,都是非常相得益彰的。  [14:40]

[席强]:今天来看,《美丽新疆》,无论从作品还是演奏,还是乐器的融合,都是最好的,而且可以说打消了我们在创作之前,在排练之前的很多疑虑,我们感觉到这个音乐是非常融合的,尤其是乐队。新疆少数民族那么多的特色乐器,都是原生态的乐器形态,不像汉族的很多乐器都是经过了加工、改革、改良,而且都是经过了现代工业制作完成的。但是,和新疆少数民族乐器结合起来,是天衣无缝,而且那个音色是我们从来没听过的特有的音色呈现到舞台上来,我是非常感动的。  [14:41]

[席强]:我总感觉到新疆各少数民族音乐是非常富有动感的,因为新疆少数民族都是能歌善舞的,它的音乐中间,在它的音乐节奏中间,都是非常赋予激情的。所以,我们在这样的音乐条件下,在这样的音乐环境中,给大家呈现了这么美好的一种音乐创作的机遇。所以,我们在这样的前提下,这种结合可以说是历史性的。过去可能有,只是少部分的,几个个别的乐器的融合、结合、实验,但是我们这次是大范围的,实际上从这次和新疆艺术剧院、民族乐团的合作,我们也感受到新疆的少数民族,这些音乐家也好,各民族的兄弟姐妹也好,非常的富有激情,非常富有创作力,而且他们对汉族兄弟姐妹也非常的友好,我们真是亲如一家。  [14:41]

[主持人]:这次无论从情感上还是艺术上都是一次完美的结合。  [14:42]

[席强]:对,实际上是一个大丰收,是一个大的民族团结。  [14:42]

[主持人]:席团长,《美丽新疆》演完以后,中央民族乐团下一步有没有类似的或者相似的作品再继续推出来奉献给大家?  [14:43]

[席强]:今年的展演是把新疆的文化已经融入到我们中央民族乐团的民族管弦乐队中间去了,它的作品包括舞台表演的这些动感形态,可以说我们在这场音乐会中间,中央民族乐团也学到了很多兄弟少数民族的一些音乐传统,也学到了他们的一些音乐方面好的技法。下一步,中央民族乐团要把新疆少数民族的一些特色乐器,要引入到中央民族乐团这个民族管弦乐队中间来。  [14:43]

[主持人]:正式引进。  [14:43]

[席强]:对。我们也要把新疆少数民族乐器在国际舞台上进行展示,这才叫中华文化走出去,而且它的意义是大于我们目前的音乐。  [14:44]

[主持人]:这也是民族音乐的一个发展。  [14:44]

[席强]:一个跨越式的发展。  [14:44]

[主持人]:席团长,之前说到院团改革也取得了很多成绩,我们知道中央提出关于国有文艺院团进行一系列的改革,最终中央民族乐团在保留事业单位的基础之上,然后在内部进行一些改革。这个改革的话,最主要的问题,或者说我们最主要里面改革的东西是什么,能否介绍一下?  [14:44]

[席强]:实际上中央提出来保留文化部直属的八个院团的事业单位身份机制以来,文化部的八个院团,包括东方歌舞团转企改制以后,我们都在全方位的、全身心的为文化体制改革在做更大的努力,为什么要这样说呢?第一,我们一定要按照中央的指示精神,就是深化文化体制改革,首先要在人才机制上、创作机制上,包括我们的营销机制上、市场机制上,要产生最大化的社会效应。这个体制改革,不是一句空话,要实实在在的,要从基层做起。怎么做呢?中央民族乐团的做法就是,首先要在创作上,因为演出的剧目、演出的乐器是我们的产品,这个产品对路不对路,就是我们学习中央党和国家制定的双百方针也好,文化的三贴近也好,这是我们最起码的文化导向性。如果没有了这些导向性,我认为作为国家院团是失职,我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全国那么多的各省市自治区,都有那么多的文艺团体,让他们去做,还留国家院团干什么呢,我们也在思考。国家院团究竟起什么样的作用,起什么样的带头作用,而且是示范带头作用,这是我们的责任。在这个关头,国家、中央给了我们这么好的条件,我们要在作品上、市场上、人才上、管理上,包括团队的管理上,我们一定要把这方面的工作做足、做强还要做大,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院团才能发挥它应有的社会责任。  [14:45]

[席强]:在这样的基础上,中央民族乐团,第一从作品量身订做,比如我们通过作品来吸引观众,通过作品来传播中国的主流价值观,通过我们的演奏来把我们国家院团的高雅性、艺术性、示范性带向全国的演出市场,繁荣我们的文艺舞台。第一,我们在创作作品的时候,把耳熟能详的、富有传统特色的优秀作品重新改编、重新加工,不管是老曲也好,我们叫老曲新编,《花好月圆》是过去的老曲,我们也重新编配,《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喜洋洋》《步步高》,这都是经典作品,但是我们不能躺在过去老的那些功劳簿上吃传统,我认为是吃不过去的,总有一天会吃完的,市场会被你吃光的。所以中央民族乐团今天所做的都是在创新,在能够引领示范的基础上做音乐创作。  [14:46]

[席强]:比方说我们为了吸引青少年喜爱关注民族音乐,我们把一些流行歌曲、流行音乐重新改编、加工成耳熟能详的民族器乐曲,又是有高雅艺术性,又有民族器乐的传统性,又有当代的流行特色,这多好,一举三得。比如周杰伦,大家很熟悉,周杰伦的《菊花台》,还有电影、电视剧的《神话》主题歌,我们都进行改编,我们把周杰伦的《菊花台》改编成二胡、大提琴与乐队,一改编完后,拿到市场上一演出,一报这个曲名,首先可以说满场的喝彩,为什么呢?我们要考虑到观众的欣赏热点,就要吸引观众能够对民族音乐要产生兴趣,首先要从作品入手,比方说《菊花台》,我们把马头琴,内蒙古蒙古族最有代表性的乐器——马头琴,有一种万马奔腾,我们改编成六个马头琴和一个长调呼麦的演唱,后面大型管弦乐给它协奏,那种场面你就会感觉到万马奔腾、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形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音乐,是很有凝聚力、很有感染力的一场演奏。那几个马头琴演员,在舞台上又是长调,又是呼麦,又是表演,这才叫当今新时代的民族音乐文化。还有我们把古琴和钢琴结合起来,为什么呢?古琴是我们三千年的历史的一个老古董,钢琴是西方最有代表性的一个现代工业的产物,两个琴结合在一起叫琴韵。什么韵呢?用中华民族最有代表性的《梅花三弄》进行重新改编加工,改编成一个琴韵,它产生的艺术效果,又古朴,又现代,而且可听性又强。  [14:46]

[主持人]:院团的改革,不管怎么改,我们都是从作品入手。  [14:47]

[席强]:第一从作品,第二是从包装。我们的民族音乐,不光是民族音乐,现在的舞台是五花八门,眼球效应非常繁杂的,所以我们的民族音乐也要进行包装,要让所有的观众看到民族音乐,是一种现代意识的,是含有传统文化内涵在里面的。当然,我们这个包装不是过渡的包装,是在我们高雅艺术基础之上,对乐器、演出服、演奏等方方面面进行一种整合,实际上是资源整合,把它整合成我们当代舞台艺术需求的这样一种高雅艺术形式。  [14:47]

[主持人]:席团在这些作品进行融合、进行创作的时候,是不是也特别和您90后的儿子进行沟通,通过他或者通过年轻一代去关心他们听什么样的音乐。  [14:47]

[席强]:对。我感觉到中央民族乐团是一个从事传统音乐的高雅艺术、严肃类的音乐团体,我们怎样冲出传统艺术的智库也好,这样一个理念也好,让更多的人喜欢中国的传统音乐,你必须要在形式上、在作品上、在表演上要进行突破,这样才能跟我们的时代相融合,我们的演出市场才能够吸纳你,才能接纳你,我们的市场才能真正拥有你。我总感觉到,尤其80后、90后,这样一批观众群,实际上现在大部分消费都在他们身上,有时候我们也在想,我们的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我们在引导他们的时候,不能把俗的东西给他们,不能把糟粕的东西传输给他们,我们应该把民族音乐最优美的、最有代表性的那些精华的东西要告诉给他们。  [14:48]

[席强]:我们每年中央民族乐团承担文化部、教育部和财政部的高雅艺术进校园,这个活动每年承担20多场演出,我们每到全国各地的大学去演出,那个场面使我很感动,我总感觉到这是我们国家做的一个千秋万代、功德无量的一件大好事,我们的国家圆团也好,我们走进大学,走进学生里面去,让学生体会到什么是高雅艺术,什么是真正纯正的民族音乐,他们可能这一辈子才有这一次机会聆听这样富有民族传统特色的音乐会。现在大家也知道,演出市场的无度,演出市场的无序,甚至一些演出市场的低俗,对我们观众影响是非常不好的,我想中央民族乐团一定要引领我们的主流价值观的理念,要把我们最美好的文化形象、传统音乐形象要呈现给我们的中小学生。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每年在“高雅艺术进校园”,我们都是以最好的阵容、最有代表性的曲目到大学里面去,弘扬我们的民族传统文化。  [14:49]

[主持人]:让青年学生去感受民族音乐的魅力。  [14:49]

[席强]:对。在这样的前提下,中央民族乐团在改革,包括你刚才提到我们院团怎样改。第一,从作品入手;第二,我们从这个作品中间培养一批年轻人,实际上就是我们的青年艺术家群体。因为中央民族乐团,我总感觉到是代表国家经常在世界各地进行亮相演出的,尤其是在西方主流社会群体展示中国民族音乐风采的。所以,我们要把我们的青年年轻艺术家队伍培养出来,在这几年中央民族乐团从新作品的角度培养了一批特别富有激情的、有艺术水准的,而且富有艺术造诣的一批年轻队伍。  [14:50]

[主持人]:这是不是也是院团改革用人的改革方法呢?  [14:50]

[席强]:用人机制。我们通过作品,通过传统作品也好,通过新创作品也好,把演奏家队伍带出来,尤其是这些年轻艺术家队伍的人才培养带起来。  [14:50]

[席强]:第三个办法,我们通过对各个业务队的严格管理规定条例的执行,因为在我们中央民族乐团有两个业务队,一个是民族管弦乐队,还有一个是民族合唱队。当然,还有一个行政管理部门,实际上就是三块主体形成了中央民族乐团。在这三块主体,我们严格规范演员队伍建设。比方说从管理规定条例上讲,每一天早晨排练也好,下午结束排练也好,我们都有严格的考勤制度,过去是不敢想象的,过去都是松散型的,大锅饭性的,很多演员自由在外,对我们的岗位都是漠不关心的。但是现在不一样,演员真得来上班,真的来排练,真的来演出。我们把政策倾斜,把演出费大量的倾斜给演出者,只有这样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我们现在有排练费、演出费、岗位津贴,这几块同时形成演员的基本工资收入,不像过去是平均分配,完全是大锅饭。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演员队伍得到了管理,这就是一种竞争,就是一种市场管理。你演的多,你拿的工资就多,你的岗位津贴就多,你的收入就多,包括排练费也就多。你请假多,你的排练费,请假的相应额度扣得更多,我认为这才叫调动起我们内部机制的体制管理办法。  [14:51]

[席强]:因为有时候我们在想,演员是一个很自由、有点松散型的队伍管理,但是我们把演员还要按照人民艺术家的思路去进行教育、管理,我认为这是一个长期的任务,也是我们国家院团今后在文化事业管理上要树立起来的一个理念,就是把我们的艺术家一定要树立成德艺双馨的,有这样思想作为的、有抱远大抱负理想的艺术家队伍群体,我们的国家院团才能够担当我们的文化使命。  [14:51]

[主持人]:从您的讲述来说,这两年中央民族乐团进行的内部改革取得了非常大的成效。您觉得现在看中央民族乐团需要改变的地方,您觉得最大的改变应该是什么?  [14:52]

[席强]:最大的改变,我认为还要加大对签约演员力度的吸收。  [14:52]

[主持人]:现在签约演员是改革之后的签劳动合同的这部分。  [14:53]

[席强]:这只是我们的一个开端。我总感觉到从去年开始,加大了签约演员进团的力度,我们现在签约演员将近有20多个,不到30人,但我感觉到已经发挥了我们在管理上的优势。就是什么呢?签约演员和在职有档案关系的演员,管理起来完全是两重天,这是我的切身体会。我感觉到这可能是今后文化体制改革的一个思路。就是什么呢?没有过多的人事关系的纠纷和大锅饭的体制,而且就用签约演员,对于团队也好,对于个人也好,我认为确实产生了非常大的良好社会效益,这个效益主要是什么呢?人员积极了,他的工作思想积极性也调动起来了,而不像过去,完全是人治,不是法治。我们现在讲条例,不管是请假也好,还是旷工也好,还是休假也好,都是靠条例,不是领导说一句话,打一个招呼就不记录在案,我认为这样都是人治,不行的,必须要法治,而且这个法治必须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才能一碗水端平,大家才能够真正为这个团队得到良性发展。  [14:53]

[主持人]:席团长,我们接下来回到民族音乐的传承和发展这个话题上。如果说代表民族文化特色的院团在国家艺术院团当中是中央民族乐团和中国京剧院,属于文化院团的皇家院团,在这样的身份背景下,我们如何更好的带头去传承这个民族音乐?  [14:54]

[席强]:实际上你提的这个问题是我在很多场合讲到的理论命题,文化部直属的9个国家院团,实际上真正富有民族传统代表特色的,一个是中央民族乐团,一个是中国国家京剧院,其他的院团,当然有些圆团也有民族传统的特色,比如说东方歌舞团也好,中国歌剧、舞剧院也好,从事的是中国歌剧、中国舞剧这样的国家乐团,其他的乐团,像交响乐、歌剧、话剧、儿童剧,属于舶来品的,属于世界性的艺术品种。但是,真正富有民族传统的中央民族乐团,我认为乐团的宗旨也好,乐团的使命也好,我们乐团艺术家的责任也好,我认为可能比其他院团的使命责任更要重,担子更要富有历史责任感。  [14:55]

[席强]:就像刚才你说的,代表民族的才是我们中华文化自身的,而且在中央民族乐团,我刚才也说到了,泱泱文化大国、五千年的文化传统,中央民族乐团是民族音乐传统的一个代表。大家知道,音乐传统渊源流长,我们中央民族乐团在今天承接、传承民族器乐文化、民族声乐文化的时候,我们怎样能够把富有传统民族代表性的这些优秀经典作品能够接续下来,而且还要创作出当今中华文化、中国现代文化的一些优秀新作品,我认为这是两个不可分割的部分,而且是有代表性的音乐作品,这是更难的。  [14:55]

[席强]:比如现在,我们不能天天讲“老三篇”,我所指的“老三篇”就是《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喜洋洋》、《步步高》,这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经典。但是经典毕竟是传统。我们当代有什么优秀作品呢?代表我们当代人的审美又是什么呢?所以,我们中央民族乐团的使命就在于不光要继承,还要创新,还要发展,还要创作出我们今天与时俱进的民族音乐作品,我认为这个责任是更重大。所以,在今天,中央民族乐团每年创作的作品,创作量是很大的。比如今年的创作量,我粗粗地统计了一下,大概有100多出作品,这100多出作品,刚才讲到四台展演曲目以外,还有我们今年创作了一些,今年8月27日在国家大剧院,中央民族乐团推出了一台《光明行》大型民族音乐会。什么叫《光明行》呢?就是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中央民族乐团联合了香港中乐团、台北中华国乐团一块儿两岸三地的民族音乐家在国家大剧院搞了一台这样的光明行大型民族音乐会。  [14:57]

[席强]:在这台音乐会,我们中央民族乐团推出了八首新的音乐作品。可想而知,在一台音乐会里面十二三首的作品里面,我们推出了八首新作品,而且都是世界首演的,这个力度非常之大,在一般乐团是不敢这样推出来的,一般的乐团要推出新作品,也就是三分之一这样一个比例。因为什么呢?作品的市场怎么样,观众能不能接受,作品能不能拿到市场上真正公演,这都是未知数。但是,我们中央民族乐团推出来的每一首新作品,都得到了全场观众的热烈欢迎。比方说针对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这个题材、这个主题、这个重大历史事件,我们创作了第一首大型合唱与民族管弦乐《天下为公》,就是以孙中山提到的“天下为公”这四个字。实际上“天下为公”,后来我才知道是过去在春秋战国时期,《论语》里面实际上就提到了天下为公什么什么的这样一种理念,也不是孙中山先生最初提出的,只不过孙中山先生在辛亥革命时期把它作为一个纲领性的口号来进行民主革命的实施。所以《天下为公》这一部作品,《中华情》这一部作品,《汉江潮》钢琴、琵琶二重奏,非常好听,非常富有感染力。还有二胡与乐队《相望》。什么是《相望》呢?就是我们现在大家都知道大陆和台湾两岸的相望,就是这个主题。我们用二胡、大提琴,把那种感情用我们的音乐语言表达出来。什么音乐语言呢?我们用大陆的福建的《鼓浪屿之波》这首歌曲和台湾的《绿岛小夜曲》,两个乐器嫁接在一起,两个主题统一在一个乐曲中间,隔海相望,大陆盼望回归,盼望着台湾宝岛的兄弟姐妹和我们大陆统一,这就是我们的理念,所以,我们做这种音乐都是经过了多方面的策划,可以说真正体现了今天中国人文特色的一个主题音乐会。  [15:01]

[主持人]:像一个一个的作品,包括一次次的创新,都是体现中央民族乐团作为皇家院团的责任。  [15:01]

[席强]:它的示范性、代表性、导向性。为什么说中央民族乐团近几年推出了每一台音乐会都是有所思考的,而且每一个曲目都是经过论证,经过创意,经过加工,我们是有针对性的,针对青少年,针对我们的民族团结,针对我们的祖国统一,针对我们中华文化大家庭、中华民族风情的,我们的音乐题材很多。  [15:02]

[主持人]:如果说中央民族乐团发挥文化导向性、代表性和示范性,就是通过一部部作品体现的。  [15:02]

[席强]:你说得很正确,通过作品来营造中央民族乐团的示范性、代表性,来把我们最高雅的艺术形式用民族音乐语言来表达给千家万户。  [15:03]

[主持人]:席团长,中央民族乐团的民族音乐的原创性大家也非常关注。像四台大剧当中《艰难辉煌》,之前您刚刚跟我们介绍是情景剧,它是否也是原汁原味的原创?  [15:04]

[席强]:是这样的。《艰难辉煌》实际上是我们为七一党的生日之际献上的一台最有时代感的、最富有艺术魅力的一台艺术盛宴。这一台音乐会,每一个作品都是经典作品,每一个作品就像中央领导所说的,每一个作品都好听,耳熟能详,都是让在场观众非常感动、非常激动,让他手舞足蹈。确实在现场投入进去的。比如说我们共产党人,这是我们建国60年以来,尤其建党90年来,我们共产党人就是时代的楷模,就是我们时代的标志,但是共产党人,不管是英雄人物也好,还是普通的工人也好,还是农民兄弟也好,我们共产党人在各个行业都有很多的代表性。但是,我们在庆祝建党90周年的时候,怎样把共产党人这个形象、这个主旋律给它展示出来呢?当时我就考虑到,有一个现代京剧叫《智取威虎山》,有一个杨子荣的唱段叫《共产党员》,我当时就想把这个《共产党员》改编成京二胡与乐队,这个多好啊,又是民族器乐主体的表演形式,后来我请作曲家把这个《共产党员》改编成京胡与乐队以后,试作完以后,我们感觉到还不够尽兴,还缺点东西,我们又请了一个作曲家,又写了一段,最后把这两段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我们最后呈现给观众的,我们重新起了一个名字叫《赤胆忠心》,更加形象。“赤胆忠心”,对党的一片忠心。这个作品得到了全场观众的热烈欢迎,也弘扬了我们的主流价值观的东西。  [15:05]

[主持人]:席团长,像您刚才给我们描述原创剧的形成,它最难的点是点子重要还是最后呈现的艺术形式重要?  [15:05]

[席强]:两个都重要,一个是创意的点子首先要正确,首先要感人。第二就是创作的环节,就是作曲家下笔的环节一定要符合当代人的审美需求。我们很多作曲家在写作的时候,把很多音乐作品,怎么难怎么写,怎么不好听怎么去写,而且写出来的作品,老百姓都听不懂,也接受不了,你说这样的民族音乐还能传承下去吗?最后我们的民族音乐的路越走越窄,民族音乐的市场越走越萎缩,是不是这个道理。  [15:06]

[席强]:所以,我就说,我们今天中央民族乐团所有作品都是经过创意、策划,都是经过量身订做的。我需要作曲家,不需要按照作曲家的所谓意识主流、所谓主导思想,你要按照中央民族乐团交代你的主题是什么,发展步是什么,再现是什么,要按照我们要求的,主旋律要突出,要让大家耳熟能详,还要旋律优美这样一个原则来进行写作。所以,在我们多次反复的交涉下,作曲家经过反复修改论证,最后呈现给大家的就是耳熟能详的作品,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得到了专家统一的认可。我想这才是民族音乐。有很多作曲家不理解我们的苦心,总感觉到我要把高超的技术展示出来,我想不管是什么样的作曲技法都是为音乐服务的,是为大众服务的,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为市场服务的。如果这个理念不转变过来,我想作曲家再有多高深的技术理论,再有多高深的创作技法都是无济于事的。  [15:06]

[席强]: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民族乐团创作《菊花台》也好,创作《赤胆忠心》也好,创作《神话》也好,包括在《艰难辉煌》,我们把现实题材的音乐作品也呈现到我们这个音乐会中间来。什么现实题材呢?就是我们几亿农民兄弟的情怀,我们也要在这个音乐会上展示出来。  [15:07]

[席强]:我记得上世纪80年代还是90年代,我国著名作曲家徐沛东写了一部电视剧主题音乐《篱笆墙的女人》主题歌,我们把这个主题歌经过重新改编加工成二胡管子与乐队,实际上我一说这个形式你就知道,一呈现完以后,一改编完以后,活灵活现地把我们农民兄弟的苦难、农民兄弟几千年来在田间地头的那种辛苦、那种情怀、那种多年来的希望都呈现在音乐舞台上。你想那个主题多悲苦,甚至苦中作乐,这是几千年来农民兄弟的本质和这种情感的东西抒发出来了,所以我们不能忘了农民兄弟。这个题材实际上也是反映了现实题材的一个音乐作品,而且音乐作品的旋律,我们把歌唱的主旋律的特质保留下来,同时把管子的悲伤、管子的忧愁、管子的清凉都展示出来,而且二胡和管子的对换,实际上就是一种农民兄弟和发展的那样一种对话。所以,民族音乐更有民族传统特色。  [15:08]

[席强]:你看我们的田间地头也好,城乡文化生活也好,我们的民族器乐,到处都有它的身影。  [15:09]

[主持人]:席团,其实我们可能还有一个疑问,现在我们说民族的音乐,我们要发展,可能要融入到现在的市场经济模式,把民族的东西加入很多流行的东西在里面。但是,大家都会问,这样可能会使民族音乐发展了,也有了竞争的实力,大家可能也更喜欢了。但会不会失去民族本来的原汁原味的东西,这里面会不会有一个平衡,你们专业人士也会经常感到矛盾在里面?  [15:09]

[席强]:你讲的问题有一个学术的问题,我们在考虑到市场主体的时候,因为市场必须考虑到票房,考虑到观众欣赏的角度。但是,如果要讲流行,势必要失去民族传统的特色,因为你要迎合市场,但是中央民族乐团有一个理念是雷打不动的。什么理念呢?不管走市场也好,融入现代元素也好,融入流行音乐的风格也好。中央民族乐团的传统特色、传统主体这个原则绝对不能动摇。比方说同样我们把周杰伦的《菊花台》,把电视剧《神话》主题音乐改编为民族管弦乐或者民族器乐的独奏、重奏、演奏。我们在改编的前提,保留它的主旋律的元素以外,所有用的表演形式,包括音乐的题材,包括加工改编的作曲形式,都是建立在传统音乐展示基础之上而进行的,就是什么呢?就是扬长避短。所谓扬长避短就是把中国民族器乐最有特点的旋律性表现、旋律优美、民族韵味这方面保持下来,我认为这就是中央民族传统特色就有了。  [15:11]

[主持人]:有一个最基本的东西就有了。  [15:12]

[席强]:对,其次在这个基础上加入现在的一些节奏、现在的一些和声、辅调、配器、多声部音乐、加工的手法,让它时代化一些。在这样的前提下,中央民族乐团既保留了传统特色,又展示了我们现代文化元素,就是什么呢?实际上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平台。  [15:12]

[主持人]:其实就是一种更好的融合。  [15:12]

[席强]:对,是一种融合,是与现代文化、思想和理念结合起来的一个综合体。  [15:12]

[主持人]:今天节目最后,请席团给我们畅想一下中国民族音乐的未来。我们说现在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民族乐器,比如二胡、琵琶、笛子等等这样一些。如果我们说优美旋律的话,席团也一直跟我们讲《二泉映月》、《春江花月夜》、《茉莉花》等等,这些音乐如何让世界的人知道,让中国民族音乐如何走向世界,而且走得更强,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一点我们如何去推广?  [15:13]

[席强]:实际上你提到的这个问题就是中国文化走出去这个课题。在十几年前,可以说在1997年开始,中央民族乐团就从代表中国的文化已经走向世界。1997年2月,中央民族乐团首次进入了美国卡内基音乐厅,而且这个卡内基音乐厅是在世界上最有艺术份量的主流的演出场所,一般的团体是进不去的,尤其是中央民族乐团大型民族管弦乐在那里演出,和世界著名大提琴家马友友同台共同演出,可以说这是中央民族乐团首次进入了西方主流音乐殿堂。后来在1998年、1999年,我一说你可能都知道,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辉煌·历史》,这是中央民族乐团首开西方音乐,尤其是欧洲音乐主流殿堂。在这之后,中央民族乐团在世界各地,很多无数次重要、重大的演出,使中国的传统民族音乐真正在西方主流社会得到了传播和普及。  [15:13]

[席强]:我记得中央民族乐团这几年,比如说在日本的札幌音乐厅、日本的新国立剧场、韩国的国立剧场,包括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管弦乐团音乐厅、法国香榭里舍大剧院和古希腊的希洛德古剧场,就是世界三大男高音举办的那个古剧场,还有在美国,美国是很多主流场所都涉及演出过的,还有法国,包括德国的柏林爱乐大厅,世界上很多剧场基本上都是由中央民族乐团进行演出,都已经涉及过的。  [15:14]

[席强]:今年,中央民族乐团可以说又有一个最大的对外文化交流项目,就是8月2号到12号中央民族乐团代表中国的民族音乐,在参加了第91届奥地利萨尔斯堡国际音乐节。大家知道萨尔斯堡国际音乐节是欧洲最主流、最王牌的国际音乐节,它是由奥地利的著名指挥家卡拉扬创办的。而且萨尔斯堡音乐节可以说是真正中央民族乐团以主宾的身份参加这次音乐节。  [15:17]

[席强]:因为在欧洲的这些重大的艺术节日里面,一个是萨尔斯堡音乐节,还有一个是英国的爱丁堡艺术节,这都是在欧美是最有文化影响力的。中央民族乐团今年带着中国的国家院团第一次参加主流的音乐节,这是开天辟地的,而且也得到了当时奥地利总统、萨尔斯堡州州长、萨尔斯堡市市长、音乐节组委会主席,全部给中央民族乐团题辞。  [15:17]

[席强]:他们对中国文化是一种敬畏,是一种尊重,所以,中央民族乐团在萨尔斯堡的演出非常成功,也得到了在场观众的热烈欢迎。最后加演三首以后还不离场,还要让中央民族乐团演出。所以像这样的场面、这样的场合太多了,在中央民族乐团演出的历史上。  [15:18]

[席强]:还有今年去意大利和瑞士参加了相关的中国文化年。所有这些文化走出去实际上都是中央民族乐团这几年来在贯彻文化“走出去”战略上所实施的一些具体措施吧,也是文化部在扶持国家院团走出去的一个具体措施。  [15:18]

[席强]:可以说中央民族乐团这几年做了一些艺术创作、人才培养上的一些具体工作,但是我想中央民族乐团明年还有很多这样新的一些艺术创新的举动。比方说明年将要实施一个《西藏的春天》。今年我们做的是《美丽新疆》,明年我们要做《西藏的春天》,创意、策划全部都做完了。明年五六月份要推出这台音乐会,在北京。还要做一个《锦绣广西》,就把广西各少数民族音乐重新进行加工,形成一个富有广西特色的民族音乐盛宴。  [15:19]

[席强]:所以,明年我们还要进行一些,因为每年我们在国家大剧院有将近20多场次的大型民族管弦乐演出,这20多场实际上就是20多个平台,而且因为现在中央民族乐团在国家大剧院已经做成一个非常好的展示平台。我们每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一场,都要有新作品的推出,而且这些新作品都是耳熟能详,就是我刚才讲到的,一定要让观众听得满意、听得高兴、听得尽兴,我想这才是中央民族乐团代表一个国家院团所应该承担的文化责任。  [15:19]

[主持人]:说得太好了。今天也非常感谢席团长跟我们一席谈,让我们对中央民族乐团有了一个了解,也对中国的民族音乐有了更深的了解。中国民族音乐只有不断的创新,才能拥有更强的生命力。我们也共同祝愿,也期待着中央民族乐团的艺术家们能够带给我们更多的精彩的民族音乐。谢谢席团长。  [15:20]

[席强]:谢谢各位网友。  [15:20]

[主持人]:也谢谢大家收看我们本期的节目。  [15:20]

[席强]:再见!  [1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