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全文 人民网文字直播
人民网
郭宝成、杨立雄谈神木全民免费医疗实施一年来
[刷新]

[主持人]:各位网友,上午好,欢迎您收看人民网视频访谈。  [09:39]

[主持人]:一年前陕西省神木县开始实施全民免费医疗,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2009年人民网十大地方新政的评选中,陕西省神木县的全民免费医疗也被网友选为年度的十大新政。免费医疗实施一年来,真正落到实处了吗?神木免费医疗的运转究竟得花多少钱?实施一年来又遇到了哪些挑战?今后免费医疗在神木还能不能持续下去,今天“新政大家谈”栏目我们就十分荣幸邀请到了中共榆林市委常委、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杨立雄,做客人民网就神木免费医疗实施过程中的热点话题与网友进行交流。两位嘉宾上午好,先和网友打个招呼吧。  [09:40]

[郭宝成]:人民网网友上午好。  [09:40]

[杨立雄]:网友朋友们好。  [09:40]

[主持人]:今年两会上,卫生部部长陈竺对神木的全民免费医疗改革给予了充分肯定,陈部长说到,如果都按神木的这种免费医疗的做法,大概五分之一的县都可以做起来。民政部的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的司长王振耀去年也亲自前往神木调研,他对神木的医改给予了充分肯定,并且称赞神木的免费医疗是中国福利建设史上的一个圣典。神木免费医疗实施一年来,它的成效如何?请郭书记给网友简单介绍一下。  [09:41]

[郭宝成]:首先我要感谢人民网网友一年来对神木免费医疗事业的关注和支持。这项改革的实验已经进行一周年了,我有必要和各位网友报告一下一年来运行的情况。我觉得神木免费医疗一年来实施下来达到了这样几个效果:  [09:42]

[郭宝成]:第一,彻底解决了多少年来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第二,它拉动了消费,促进了经济健康快速发展。2009年大家知道是一个金融危机的年份,在这样的年份当中,我们消费的水平在2008年的基础上上升了20%多,同时,我们的老百姓心情高兴、无病无灾,全身心地投入到经济发展当中去,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我们的财政收入在2008年的基础上净增了21个亿。第三,我们这项工作缩小了城乡差别,推进了城乡一体化建设,使我们的农民、市民第一次同我们的干部、职工站在同样一个政策的水平线上,享受我们公共财政的阳光。我们现在的城市化率已经达到70%以上。第四,我们这项工作的实施推进了社会的和谐建设,现在整个神木的干部群众共谋发展、共谋幸福这样的局面、这样的基础非常牢固。第五,我们中国共产党在一个基层的执政地位得到了巩固、得到了加强,应该讲,这项工作连同我们其他免费教育、孤寡老人、残疾人的免费供养以及我们的低保,以及我们的养老保险,这些民生事业的建设,我们的老百姓从心底里喊着“共产党万岁!”,我想这是我们取得的一个基本效果。  [09:44]

[郭宝成]:一年下来究竟花了多少钱呢?一周年我们花了一亿四千二百万,当初我们预算了一亿五千万,应该讲这个钱在我们的预想范围之内。这些钱主要花在了农民和市民的身上,我们一共报销了三万七千个住院患者,94%是我们的农民和市民,6%是我们的干部和职工。我们这个公共财政的阳光、这个杠杆主要倾斜于我们的农民和市民,倾斜于我们的低收入人群。  [09:44]

[郭宝成]:现在这项工作实施以来,人民满意,人民高兴,医院方面也是基本满意的。  [09:45]

[主持人]:谢谢郭书记。杨教授,您在这一年中不知道有没有关注到神木的免费医疗的开展?您觉得神木的免费医疗听起来更像是一个神话还是说它是代表着我们国家未来医疗改革的一个方向?  [09:45]

[杨立雄]:最近一年来我非常关注神木的医疗体制改革。我们知道,我们国家的经济快速发展,财政的增长速度非常快,公共财政的实力越来越强,但是,在很多地方、很多发达的地方并没有惠及到普通的老百姓,或者说我们的弱势群体并没有被惠及到。神木县的医疗体制改革真正把这个财政变成一种公共财政,让我们大多数的老百姓,主要就是农民和城市居民,享受到发展的成果、改革的成果。我认为这个改革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09:45]

[杨立雄]:但是这个改革能不能够代表我们的医疗体制的改革方向,现在还很难下这个定论。因为中国的医疗体制和我们神木县实行的医疗体制是有很大差距的。如果未来要改的话,我们的城镇医疗保险制度、新农合制度,以及我们的干部医疗制度,都得相应地发生改变。所以,现在还不能够肯定它到底代不代表一个方向,但是可以肯定它不是一个神话。从书记的介绍我们可以看到,它其实花钱不多,但是它解决了大部分人的医疗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是应该充分肯定的。  [09:46]

[主持人]:在我们以往的观念中都认为搞全民免费医疗是一件特别费钱的事,就神木这个事情来看,郭书记刚才说了花钱并不是非常多。但是在我们神木刚刚推行全民免费医疗的时候,神木在全国百强县的排名是92位,可以说在排名并不是非常非常的靠前,神木为什么就有这样的胆量“敢为天下先”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县?  [09:47]

[郭宝成]:第一要讲发展,发展是硬道理,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十多年来,神木从一个国家的贫困县进入全国百强县行列,我们的经济实现了快速、健康的发展。整个财富的积聚是一个快速积聚过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党委政府必须用财政这样一个杠杆缩小收入上的差距,来构建共谋发展的和谐社会,一方面经济发展了,一方面我们要加大力度,抓好我们的民生建设。实际上我们在实现免费医疗前一年就实现了12年免费教育,我们的孩子们上学住校,每天还有5块半的生活补助。我们也实现了孤寡老人、残疾人的免费供养,我们的城乡低保应保尽保,我们的养老保险已经开始推行,预计2010年实现养老的全覆盖。  [09:49]

[郭宝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实现免费医疗也是从我们神木发展的实际出发。这是第一条。第二条,也从我们党这个执政的宗旨——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出发,也需要这样做。同时,从构建和谐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这样一个战略目标来讲,我们也应该做这方面的工作。我想在我们神木县内实行免费医疗应该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  [09:50]

[郭宝成]:实行下来以后,我觉得我们花了比较少的钱完成一个大的事业,同时推动了经济发展。如果算大账的话,政府赚了钱,赚了大钱。我是这么认为的。实践也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  [09:51]

[主持人]:毕竟搞免费医疗还是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作为支撑的,也有一些人认为,神木是因为近十几年来有这个资源的优势,随着煤炭资源的采掘,给神木带来了大量的财富。煤炭资源毕竟是一个不可再生资源,在未来,神木的这种资源逐渐枯竭以后,神木开展免费医疗或者其他一些社会保障福利体系的经济支撑在哪里?神木未来的发展后劲在哪里?  [09:51]

[郭宝成]:我们在做出这项比较大的民生建设的决定之前,我们对我们县的发展历史和发展的未来做过一个深入的研究,也做过一两年时间的调查研究和论证,应该说,免费医疗这项事业或者这个办法的出台是经过慎重研究和考虑的。  [09:51]

[郭宝成]:神木的可持续发展是毋庸置疑的。我们有丰富的资源上的优势,就我们的煤炭储量,从现在看,采掘100年以上应该不存在问题。第二,我们从前几年已经开始在全县广泛开展了“煤挖完了怎么办”的大讨论。同时我们也形成一个共识,做大高端产业,提升传统产业,发展非煤产业。这是我们的一个战略考虑。在这样一个战略框架下我们进行了实际的工作。像现在我们的一些煤化工的产业都是世界知名、国内一流的产业,我们的传统产业都进行了技术上的革新、改造、提升,非煤产业在壮大。  [09:55]

[郭宝成]:从我们去年的GDP比重来看,我们的第三产业已经占到了32.6%,就是说我们的能源产业由过去的接近90%下降到50%左右。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是我们的生态建设和生态产业。我们搞了一个百万亩的庞大的生态建设工程,已经初见成效。如果诸位网友有兴趣的话,夏天、秋天可以到神木看一看,也是鸟语花香、树木成林,就连绝迹几十年的狐狸也回到了那个地方,因为它的生态好了,有了一个生物链。这是第一个产业,我们把它作为一个产业来抓。  [09:55]

[郭宝成]:二是我们的建筑材料的产业,我们的玻璃和陶瓷将会成为西北最大的建材生产基地。  [09:55]

[郭宝成]:三是我们的文化创意产业。神木是杨家将的故乡,我们已经在这个方面做了充分的准备,将会在杨家将文化产业开发建设上有一个大的突破。  [09:56]

[郭宝成]:四是我们的生物质能源的产业。我们发现了在我们那个地方一种野生植物叫长柄扁桃(音译)。这个植物由我们中国的农科大学以及日本的学者进行了研制。它产生的油料比世界上的最好的橄榄油还要高档得多,而且这种植物结果率很高,出油率很高,我们现在正在建设一百万亩的长柄扁桃生物质能源基地,用我们老百姓的话说,我们一边在地下建立黑色的煤田,一边在地上种植我们的绿色油田,还加上我们的旅游产业,这些产业将会逐步地成为主导产业,实现我们战略构想的调整。  [09:56]

[主持人]:看起来全民免费医疗不仅需要胆识和气魄,需要经济基础,也需要一套非常完善的管理体系。如果管理不好的话,可能这个免费医疗就会成为一个花钱的无底洞,无法控制。神木在免费医疗实施过程中的这一整套的制度设计上有哪些考虑?现在有哪些管理上面的可供全国各地分享的经验?  [09:56]

[郭宝成]:我觉得我们实施一年来的实践告诉我们,第一,是有办法管理的;第二,是有办法把它管理好的;第三,是有办法控制它的费用支出的。  [09:57]

[郭宝成]:我们有神木全民免费医疗的实施办法,也有实施办法的细则,也制定了免费医疗定点医院的准入条件和考评办法,也有几十种慢性病的不住院但是给你补贴的办法,还有其他方面的一些规章制度。这些东西都在神木新闻网上,诸位网友可以去看一看。  [09:57]

[郭宝成]:这些办法简单、易行、易于操作,老百姓一看就明白。我今天住院了,我能花多少钱,最后我自己花多少钱,国家能给报多少,他都一目了然、清清楚楚。而我们的管理也是非常有序的,存钱不管钱,管钱不用钱,用钱不借钱。是一个密封式的,完全支出的透明化的管理。我们所有医院的支出在电脑上一看都清清楚楚,一目了然,哪个是应该报,哪个是报错了,报错的,对不起了,医生自己开错了处方,医生你就自己掏钱吧。我们医院有一套管理体系,我们的免费医疗办公室有一套监管体系,同时我们的纪检委还有一个监察的管理。通过这些办法的管理,用人少,办法简便、管用。所以,我们一年下来,当初我们预计2009年医疗费用可能要增加一点,虽然我们预算了1.5亿,但是我们另外打了3000万的预备,考虑到多年来积攒下来的病要来治,因为免费医疗了嘛,其结果下来,我们的1.5亿还没有用完,说明我们的那些监管办法是实用的、管用的。  [10:00]

[主持人]: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办法试行里面说到,凡是具有神木籍户口,并且参与了城乡居民合作医疗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全县干部职工和城乡居民到定点医疗机构进行治疗的时候都实行的是门诊医疗卡和住院报销制,把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放在同一个保障标准来实行的话,杨教授,您看是不是在全国只有神木一个地方把城乡居民放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来实施的医疗保障呢?  [10:02]

[杨立雄]:据我所知只有神木县是这么做、敢这么做。因为现在我们实施城乡两套医疗保障制度,城镇的有城镇居民医疗保险,还有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在农村里面实行的新农合。它们的待遇差距非常大。从我所了解的情况看,新农合的报销比例偏低,它对减轻农民的负担作用有限,神木县将户籍制度打破,让农民、城镇的居民以及城镇职工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给予同样的待遇,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创新。但是,从我们现在的制度来看,要全国都这么做,恐怕还有一定的困难,因为我们现在这个制度就是分割的,分割成了四五块,每一种人有一套医疗保险制度,所以,他们的待遇也差距非常大,如果实现同样的待遇,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做支持。  [10:03]

[主持人]:杨教授,您如何评价神木所制定的免费医疗实施制度?您觉得有哪些亮点?有没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  [10:03]

[杨立雄]:其实神木这个不应该叫做免费医疗,免费医疗在我们的专业术语中有一个固定的含义,它是基于税收的筹资体制,全民享受的同等待遇的一种医疗保障体制,比如英国、加拿大都是实行这样一种制度,还有我们国家的香港地区也是实行这样一种制度。神木县的特色在哪里呢?就是我们的大病住院的费用当中,在起付线和封点线之间,所有的费用在它的医疗范围内全部报销,大大提高了报销的比例,基本上就是100%的报销了。  [10:04]

[郭宝成]:84%多一点。  [10:04]

[杨立雄]:就是说这个比例在全国来看就已经相当高,特别是和新农合比,我调查有些地方,新农合的报销比例是20%多、30%多,这样提高到80%多,它有一个目录范围,限制了一些。这个确实是神木县医疗体制改革的最大亮点。  [10:04]

[杨立雄]:这里我还要纠正一个错误的看法,很多网友以为实行这种神木的医疗体制改革就需要很多的钱,确实,我们的养老保障、医疗保障还有其他的保障需要雄厚的经济实力做支撑,但是不是所有的医疗保障都需要这么大的开支,而且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我们现在国家的财政实力足以支撑比较高水平的社会保障。这种比较高的水平,不一定是说我们向福利国家看齐,在原有的低水平的基础上大幅度提高,现在我们的财政支出不是总量的问题,不是有没有这么多钱的问题,而是支出的结构的问题,你把它用在哪里。  [10:05]

[杨立雄]:我们现在财政支出大部分用在经济性投资,所以现在缺的不是钱,缺的是理念,神木县的一个最大亮点就是他们的领导、他们的班子、他们的政府的理念是超前的,就是说我的经济发展了,我不是想着GDP再上去、再上去、再上去,而是这个GDP应该转化为人们的幸福,这就是要办福利,要办社会保障。如何办?我们要提高这个水平,让神木县所有的居民都享受到经济发展的好处。所以,它的理念又是一个亮点。  [10:05]

[杨立雄]:现在神木县还不算全国最好的县,在神木县之前的那些县为什么没有想到?他们的经济实力完全足以支撑这种体制。我这里讲这些并不是说神木县医疗体制就完全是未来改革方向。因为刚才我跟你讲到了,我们国家的医疗体制非常复杂,涉及到不同的制度支离破碎,要像神木县这样把它整合到一块,恐怕工作量会很大。  [10:09]

[主持人]:民政部王振耀司长考察过神木县的免费医疗做法之后,他提出一个观点,如果在全国推广需要4300亿,您对这个观点或者他这个估算怎么看?  [10:09]

[杨立雄]:我不知道这个数是怎么算出来的,但是从王司长的推算来看,我们可以花比较少的钱解决大部分人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但是这个数据值得进一步研究。我也希望郭书记把神木县的经验好好总结一下,对一年来的运行效果进行评估,然后总结经验、发现不足,看看在全国哪一些地区能够实施这样一种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  [10:09]

[杨立雄]:通过王司长说的这个数据,还有书记所讲的,人均花费300多元,就可以看出来,可以花比较少的钱解决一个大问题。看病难、看病贵这个问题已经十多年、二十多年都没有解决了,我们医改现在处于关键的时刻,我觉得神木县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不一定是一个方向。在这个经济发展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另外一种方式解决民众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其实不用花很多钱,人均300多块钱就解决了,其实我们财政上面,新农合人均补到100多,有一些地方补到200多,城镇居民补到300多了,基本上就可以解决了。即使经济不太发达,农民再交一点,居民再交一点,不就解决这个问题了吗?所以,我觉得神木县的经验非常值得总结。  [10:09]

[主持人]:网友们对神木的免费医疗非常关注。有一位网友提问,神木的医疗出发点是好的,是一项真正惠及民生的措施,在实施过程中的资金使用是否透明公开?会不会因此产生腐败的现象?神木免费医疗实施过程中有没有冒名顶替的现象?有没有内外勾结骗取医疗费的现象?  [10:10]

[郭宝成]:我们实施免费医疗的经费管理是完全向社会公开和透明的。包括我们的医院医生、医院方以及我们的管理部门、监管部门以及全县的广大老百姓,都对这个经费的支出、花多少钱清楚。应该讲,我们的那一套管理办法和制度的设计不会产生腐败的东西。我相信我们伟大的总设计师小平先生讲的“制度比人靠得住”。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不能做坏事。我想我们的制度就起到了这样一个作用。  [10:11]

[郭宝成]:同时,好象在我们那儿不存在骗取医疗费这个问题,他骗不了,这个钱是拿不走的,免费医疗不同于其他。看了病才能报销,没有病这个钱永远是拿不到个人腰包里面。所以他骗不了。不但骗不了,我们这个制度的设计使得医院的管理水平提高了,医生和医院的服务态度也转变很多了。同时各个医院的设备也在更新和增加,费用在下降。因为我们实行严格的免费医疗定点医院的准入办法和管理程序,如果你搞得不好,对不起,这是一个公平竞争,你这个医院就在定点之外了,其他好一点的医院就进来了。这是一个动态管理。所以,他们在这个方面都下了很大的功夫。我觉得网友这个担心是他们不太了解我们的实际情况,我建议我们广大的网友看一看我们神木新闻网上发布的比较完整的一套制度的体系。  [10:11]

[主持人]:也有网友担心,既然搞免费医疗,是不是存在着公共道德的风险,会不会出现“小病大养”的情况。是不是现在神木人有事没事往医院跑?占用了医院资源,钻空子,把药开出来到外面去卖,会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10:14]

[郭宝成]:“小病大养”在目前来讲,我们那儿没发现过。你“小病大养”了,你先得出门槛费,而且正如杨教授讲的,我们这个免费医疗也不是全部免费,只免到平均84%多一点,你要住院了,你先交门槛费,交了门槛费还得出点钱。  [10:14]

[郭宝成]:我到医院看一个小伙子,30多岁,他急着出院,我说现在免费医疗了,你慌什么,全好了再出院。他说,免费医疗是好啊,但是我不出去,我一天要少赚120块钱,我还要养家糊口,还要赚钱。再说了,医院总不是人们愿意去的地方。比如我在神木工作13年了,我都没有住过一天院,我没病,我有点小病,头疼感冒的吃点感冒通好了。我没病到医院去找病啊?就普通老百姓而言,他们最不想去的两个地方,一个是医院,一个是法院。去了医院,就说明自己有病了,去了法院就是要打官司,老百姓不愿意打官司,打官司的麻烦事多得很,这是一个问题。  [10:14]

[郭宝成]:第二个把药拿出去卖,我们是有规定的,多大的病,出院以后带几天的药,带什么药,都是公开、透明的,所以,没有办法产生这个东西。如果医生把这个药给他开多了,那些监管部门当场就让你这个药拿不出医院,有人管着。  [10:14]

[主持人]:防止“小病大养”是用设置门槛费的方法来限制。  [10:15]

[郭宝成]:还有一个就是慢性病,你不住院可以拿到“慢保”,老百姓创造了一个词汇叫“慢保”,拿着慢性病保障的钱可以在外买点药吃吃就可以了。所以,还有很多种病都能拿到一些补贴。他们没有必要在那泡病号。  [10:15]

[杨立雄]:这种过度医疗肯定会存在,但是只要我们采取比较好的监管手段是可以大幅度降低的。像这种内外勾结,将医疗资源转移到外面变为个人的私利,这种情况在我们城镇职工医疗保险里面是存在的,但是现在监管手段越来越严格,越来越严密,这个现象大幅度下降。  [10:15]

[杨立雄]:我想在神木的医疗体制改革当中,存在的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我们所说的“小病大养”,特别是对一些没有挣钱能力的,像刚才书记讲的那种年轻小伙子,他可能急于要到外面挣钱,养在这里,憋得慌,没有什么意思。但是可能对有一些人,他没有什么事干,可能会造成这种现象。但是,只要采取一些措施,这种现象是可以大幅度下降的。通过我们这一年的实践,人均300多块钱就可以看出来,这个费用控制、手段是有效的,当然我没有看他们具体的费用控制的措施,所以我觉得这个值得总结。  [10:15]

[主持人]: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神木免费医疗设置了上限,现在设置的是30万,在2009年实施一年中达到或者超过30万上限的患者有没有存在?有没有对神木的财政造成一定的压力?  [10:17]

[郭宝成]:这个有。我们有一个统计的数字,超过30万的患者一年下来只有一个人。我们报销了他29万多一点。因为我们的上限是30万。结果这个病人奇迹般地把这个病治好了,应该讲这种大病还是比较少的,我们有一个统计数字,就是20万至30万之间的一共4个人,10万至20万之间的患者24个人,其他的都是报销比较小的,病比较小的。这是我们预计范围内的事情。  [10:17]

[郭宝成]:当初为什么设定一个30万的最高封顶线呢?我们反复有过一个讨论,包括和我们医院的院长、医生。应该讲,我们拿出30万块钱来治这个病,一般的病都可以治好了。从今年的实际状况看也是这样。如果超过30万或者更多的钱这个病治不好了,应该讲,我们代表党在基层执政这个政权的责任也算尽到了。  [10:18]

[主持人]:有网友问得非常细,他说,请问郭书记,神木有没有按月按季度地给干部职工或者城乡居民的医疗卡里充一点可供平时看病的钱,他们就不用这样,总是有一点病就往医院跑?  [10:21]

[郭宝成]:我们有啊。农民、居民的门诊卡每人100元,一般有个头疼脑热不用住院,买点药可以解决问题。干部职工的门诊卡还要多一点,那个和国家原来是统一的。为什么?干部、职工很多钱都是自己工资里面缴来的。有了这个东西,他们有小病不到医院去。  [10:21]

[郭宝成]:当然我们农民、市民的门诊卡里面的钱少了,我们计划在2010年的财政预算中,门诊卡里的钱可能要加大一些,门诊卡加大了,可能一些小病就不用住院了。  [10:21]

[主持人]:这位网友还提到这么一种现象,时下全国确实有不少县区,特别是经济欠发达的地方是靠国家的财政转移支付才能维持基本的正常运转,不然工资可能都无法按时发放。拖欠干部职工医疗费用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杨教授,据您观察有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10:22]

[杨立雄]:这种情况是比较普遍的。像这位网友所提到的,在一些贫困县如果没有国家的扶贫政策,确实工资发不出来,更无法保障养老、医疗等等其他一些福利的支出。这也就涉及到一个问题,目前医疗体制改革能不能够在全国推广,如果要推广的话,应该建立一种什么样的转移支付的机制。现在我们的财政收入状况,越到下面,财政调控能力越强,它的实力就越强,越到基层,到县一级,有很多县就是靠这个转移支付在维持运转。  [10:22]

[杨立雄]:针对这种情况,如果我们要建立或者提高我们的医疗报销的比例,提高医疗保障的水平,就必须要建立这种财政转移支付制度。中央、省市应该有财政的转移。针对有一些神木县这种自身能够解决的,就不应该再从上面建立财政转移。  [10:22]

[杨立雄]:所以,不仅仅是医疗的问题,还包括很多的养老的问题等等,都涉及到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所以,如果我们有一个比较健全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很多制度是可以建立起来的,即使在贫困县也不存在很大的问题,因为只要把水平稍微降低一点,我们个人支付比例稍微提高一点,中央财政不会背上很沉重的负担的。  [10:22]

[主持人]:有一位网友问郭书记,神木的医改是否只是患者单方满意,医方满意吗?现在神木的医生待遇怎么样?医生的积极性高吗?现在的医疗纠纷多吗?  [10:23]

[郭宝成]:在我们那里看来,医生的积极性还是不错的。医生也看到了所有的老百姓有病都能得到及时的救治,作为医生的职业道德来讲他们也是非常高兴的一件事情,非常欣慰的一件事情。他们作为治病的医生来讲,他们有那么多的病人天天治病,他们的医术也在提高,当然他们的工作量有所提高,待遇有所提高也是必然的,但是没有太大的增加。我感觉到医生的积极性还是蛮高的,因为我们也经常到医院去看一看那些医生的服务态度、服务质量以及他们脸上的比较欣慰的笑容。  [10:24]

[郭宝成]:我自己也感到欣慰,这项工作实行一年来,我们的患者得到了及时的救治,没有因为没钱而贻误我们的患者治疗,同时,还有一些过去积攒下来的大病,那些没钱治病的老百姓也都把它治了,有一些人说实在的应该讲从死亡线上又把他拉回来了。我觉得这时我们欣慰的一件事情。  [10:24]

[主持人]:2009年神木免费医疗实行以后,今年发生了多少起医疗纠纷?  [10:26]

[郭宝成]:据我们初步统计下来,今年的医疗纠纷比往年要少。因为现在他的钱有保障了。过去有很多医疗纠纷有医疗方面的问题,但是很多问题是那些患者没有钱,没有钱,他就想着办法和医院出现点什么问题,看看医院能不能给他弄点钱。  [10:27]

[郭宝成]:这个有保障以后,患者的觉悟也在提高。为什么?我们住院了,我们有病了,国家还可以把大部分的钱报销,我们再要有什么无理取闹,那就说不过去了。再说,他也没有必要了。有的住院患者一次花五六千、一万多、两万块钱,他只出四五百块、五六百,剩下的全部报销了,所以医疗方面的纠纷大大减少。  [10:27]

[主持人]:神木的免费医疗在2009年实施一年来成效还是非常显著的。在2010年神木在医疗方面还有哪些大的动作?今年在2009年的基础上还会有哪些方面的改进?您觉得实施这一年来您有没有一些遗憾会在2010年弥补的?  [10:27]

[郭宝成]:我们总体上实行下来一年多,对我们的基本制度设计还算基本满意。我们2010年一个是在网络监控体系上的全部完善、公开透明化。二是我们开始着手建设我们的预防体系,按照我的预想,我们逐步走上预防为主、治疗为辅的正确康复工作道路。同时,我们的门诊卡可能要加大,比如100块钱的可能翻番,翻到200或者200多一点,这样更便于我们的患者有一个自由的选择,究竟是住院还是门诊上帮我解决了。大概的设想就是这么多。  [10:28]

[主持人]:今年神木在医疗投入上的预算是多少?  [10:28]

[郭宝成]:我们的预算可能要增加一点。这个增加留有余地,因为门诊卡增加的话,如果一个人增加100块钱,我们增加3000万。但是可能实行下来,门诊卡增加了,住院病人减少的话,也许总的费用同2009年不相上下,差不多,或者略高一点。  [10:28]

[主持人]:神木推行免费医疗以来,很多地方的网友在追问这样一个问题,就是神木的模式能不能被复制,您怎么看?  [10:28]

[郭宝成]:我也跟网友们一块探讨这个问题。我不太赞成用“复制”这样的词。我倒是赞成用“借鉴”这个词。我觉得中国之大,各地都有各地的实际情况,我觉得我们这个基层的县市,所有的工作、所有的亮点都互相有一个间接的作用,实际上我们神木的发展很多的做法也是借鉴了发达县市的做法,在我们那儿,结合我们的实际推行开来。成如过去一个人说的,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快速健康发展的一些地区的做法基本上是相似的,它有一个借鉴作用。我们倒是希望我们多向全国各个县市学习他们好的经验和亮点,完善我们的工作,推进我们的发展。  [10:29]

[主持人]:杨教授,您觉得神木的模式能不能被复制或者神木的模式能够走多远?  [10:29]

[杨立雄]:我觉得神木的医疗体制改革在全国要进行推广是很困难的。基于这样几个原因:第一,现行的我们的医疗卫生体制和神木的医疗卫生体制差距很大,我们的医疗保险制度是分割成几块的,现在神木把它放在同样一个平台上,大家起跑线是一样的,这个待遇是一样的,这要在全国进行改动的话,或者我们借鉴神木的这种模式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从国家层面上,必须要下大决心。其实我们现在的医改很难走下去,因为利益方都在这里面,都有利益的考虑,神木这种改革可能就会遭到很多的阻力。这是第一点因为制度和神木的制度不相符。  [10:31]

[杨立雄]:第二,神木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还是基于一定的经济实力,而现在我们的情况是什么?我们大多数的区县都还没有达到这样一个水平,除非我们真的建立起了一个比较完善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否则如果要各个区县、基层自己去做这个事,要进行推广,是不太可能的。这个财政体制改革又是非常艰巨的任务。  [10:36]

[杨立雄]:总结这两点,神木卫生医疗体制改革非常值得肯定,但是它并不代表方向。我们也许可以学英国的免费医疗制度,但是,这个筹资制度就必须要改,要基于一种税收,基于税种,参保了才有,它那个只要是这个国家的公民,自动成为免费的对象,甚至惠及到在这个国家居住了一定时间的外国人,北欧就是这样的,在那里居住一年或者半年以上,你也可以享受它的制度。所以,这个改起来就非常困难。现在我们基本上基于一种缴费参保以后,你才能够享受。其实神木这个也是基于一种缴费、参保以后才能够成为对象。包括在神木县的非神木的人口就不能够享受。这离我们的免费医疗制度很远。我们不一定要建立这种免费医疗制度,但是可以借鉴神木的这种做法,大幅度提高报销的比例,真正地消除贫困阶层或者普通老百姓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这个又不用花多少钱。  [10:37]

[杨立雄]:所以,我们不要“免费医疗”这个名称,我们可以说是医疗保险,但是,我们提高了比例,这样免得引起普通老百姓的误解,好象建立神木这种医疗制度就是免费的,就是花很多钱,不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神木有借鉴意义,但不是一个发展的方向。它这个可以通过总结神木的经验,我们看一看哪些是值得我们现行的医疗体制借鉴的。这样的话,可能我们的医疗体制的问题会越来越完善,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指日可待。但是顺着农村居民的新农合制度这样走下去可能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10:37]

[郭宝成]:我感觉现在全国的人民都在呼唤着彻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我们党和国家也在下决心解决这个世界性的难题,我觉得中国现在的国力以及我们的执政理念,我们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彻底解决我们全国人民面前这样一个大的难题。我同意杨教授的意见,这个事情如果大家都动起来的话,也是一个指日可待的事情。因为印度也在搞,印度的国力应该讲跟咱们中国差一截。我们期待着我们全国人民的生活更健康、更幸福。  [10:37]

[主持人]:最后还想问郭书记一个问题,神木的模式究竟可以走多远?如果您将来卸任神木的县委书记了,免费医疗的这项制度还能不能够延续下去?如何避免出现人在政在、人去政改这样的情况的出现?  [10:37]

[郭宝成]:我想一项好的制度的出现,不会因为一个领导人的去留而取舍。因为我们这个免费医疗的制度符合神木的实际,代表了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同时,也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和潮流,同时,我们有足够的后续财力来保障。2009年我们的医疗费用支出占整个财政支出的1/20,我们以后发展的后发优势更大,我们的钱越来越多,我们的社会财富越来越多,所以,我们神木的免费医疗将会坚定不移、可持续地坚持下去,而不因为任何一个领导人的去留会改变它。我相信我退休以后,神木的免费医疗制度如果要起变化的话,一定会比现在变得更好。  [10:38]

[主持人]:非常感谢两位嘉宾做客,也感谢网友们的收看,下期“新政大家谈”再见!  [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