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
[刷新]

[人民网]:3月2日15时,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三楼举行,由大会发言人赵启正先生介绍会议情况,并回答记者的提问。据悉,这是政协新闻发布会首次进入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  [14:44]

[人民网]:赵启正简历:赵启正1940年生于北京。1963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核物理专业,后在科研部门工作了20年。1984年起历任上海市多项领导职务,包括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副市长、浦东新区管委会主任等。  [14:49]

[人民网]:1998年至2005年任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2002年当选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2005年3月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外事委员会副主任,2008年3月任主任。2005年11月被聘任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  [14:50]

[人民网]:著作有《向世界说明中国——赵启正演讲谈话录》、《向世界说明中国(续编)——赵启正的沟通艺术》、《中国人眼中的美国和美国人》、《江边对话——一位无神论者和一位基督徒的友好对话》(与路易•帕罗博士合著)、《浦东逻辑——浦东开发和经济全球化》、《浦东奇迹》、《在同一世界——面对外国人101题》等。  [14:50]

[人民网]:现在记者已陆续进场,发布会即将开始。  [14:51]

[王胜洪]: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现在开始,我代表大会秘书处向各位记者表示欢迎。本次发布会的时间大概一小时,首先请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副秘书长、大会发言人赵启正先生介绍本次会议的有关情况,然后回答大家的提问。  [15:01]

[赵启正]: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我受大会秘书处的委托,介绍本次会议的情况。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于明天下午三点在人民大会堂开幕,13日上午闭幕,总共11天。  [15:02]

[赵启正]:本次大会的议程(草案)已经由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主要内容有听取和审议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所作的全国政协常委会的工作报告。  [15:03]

[赵启正]:听取和审议全国政协副主席罗富和所作的关于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以来提案工作情况的报告。  [15:05]

[赵启正]:委员们列席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听取并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和其他报告。  [15:06]

[赵启正]:审议和通过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政治决议和有关的人事事项,大会闭幕时,贾庆林主席将发表讲话。  [15:06]

[赵启正]:大会期间,将组织三场大会发言,题目分别是:“经济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统战政协工作”,有超过40位委员届时要发言。会议将安排十个半天的委员小组讨论,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出席开幕会和闭幕会,并且参加小组讨论,与委员共商国是。  [15:06]

[赵启正]: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领导同志以及有关部门负责人将听取大会发言,参加委员小组讨论,听取意见和建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负责人也将听取委员们对“两高”报告的意见和建议。  [15:07]

[赵启正]:关于新闻采访,这是在座诸位最关心的,我们将延续以往的做法,全体会议、小组讨论会、界别联组讨论会将有计划地向记者开放,小组讨论结束后,将留出一段时间让委员们一起接受记者的采访。  [15:08]

[赵启正]:关于采访的具体安排,由新闻中心通过“中国政协新闻网”提前公布,请大家上网浏览。新闻中心将及时受理记者其他的采访申请,为大家的采访报道尽可能地提供方便。  [15:08]

[赵启正]:除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之外,还要组织另外两场记者会,主题分别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走进世博、共享世博”,到时候会邀请部分全国政协委员出席,回答大家的提问。  [15:08]

[赵启正]:除此之外,新闻中心还组织部分委员在梅地亚“两会”新闻中心或者他们的驻地接受集体采访。现在大会各项筹备工作都已经就绪,到今天中午12点,在2238名委员中,报到的是1254名,到目前大会已经收到提案360件,大会发言稿351份。  [15:09]

[赵启正]:现在我愿意就本次政协会议有关问题回答大家的提问,谢谢大家。  [15:10]

[王胜洪]:现在开始提问,提问前请通报你所在新闻机构的名称。  [15:10]

[北京电视台记者]:请问发言人,我们知道人民群众最关注的是民生问题,包括像教育、医疗改革,还有农民增收,以及住房问题等等,请教发言人的是,政协是否了解民众的这些民生需求?同时我们也想知道,政协在推动民生改善方面有哪些具体的贡献?谢谢。  [15:11]

[赵启正]:大家知道,全国政协委员来自全国30多个界别,他们可以说是比较了解各方面的民生问题的。政协有许多活动是围绕着改善民生展开的,我可以给大家举一些例子,如:政协日常的一项重要活动,叫做专题议政性常委会,我们就召开过“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和谐”的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  [15:12]

[赵启正]:“三农”问题是民生问题中的重要问题,我们曾经组织专题调研组,分赴黑龙江、湖北、吉林、江西、安徽等地,与全国13个粮食大省的政协联合调查,提出了关于“稳定粮食生产,增加农民收入,拉动农村消费”的建议,包括了很多的具体内容。  [15:13]

[赵启正]:我们还组织过多个调查团,其中包括汶川灾后恢复重建情况的调查,我国基层卫生体系建设情况的调查。关于民生问题,我们去年的提案总共有1900件,大约占总提案数的三分之一。  [15:14]

[赵启正]:此外,很多委员就“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市场上廉价药物短缺的问题,坚持教育公平,实行分类指导的问题”都提出过很多重要的建议,并被有关部门重视和采纳。  [15:14]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国际在线网站记者]:我的问题是,目前“低碳经济”已经成为非常热门的词汇,对于中国来说,既要保持经济的快速增长,又要实现低碳的发展目标,请问发言人,政协在这方面做了哪些研究?又做了哪些具体的工作?谢谢。  [15:15]

[赵启正]:“低碳经济”不但是上一届政协关注的话题,也是这一届大家提案当中的关键词,可以说委员们提出了很多新的建议。上一届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举行了一系列的活动,包括“关注气候的变化、挑战、机遇和行动的论坛”,和“以人口资源环境应对气候变化”为主题的第二届中国人口资源环境发展态势分析会。  [15:19]

[赵启正]:其中得到国家发改委高度认同,并表示在今后的工作中要吸收的是九三学社中央提出的“关于发展低碳经济”的提案。  [15:20]

[赵启正]:据现在收到的提案和发言稿来看,“低碳经济”也是今年的一个非常热门的重点,也希望大家多加采访。  [15:20]

[美国之音记者]:发言人您最近表示,政协最大的权力是话语权,我想知道,在政协的讨论会议上有没有讨论禁区?是否实行温家宝总理最近强调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原则。再有,政协在社会上和在国外,往往被称为是“清谈馆”,在此向你请教,你所说的话语权跟“清谈馆”有什么区别?  [15:28]

[赵启正]:我的确说过,政协有最大的话语权。话语权的定义,不只是发言权,而是他的发言能够有权威性,能够有效果。否则不能说是有强大的话语权。  [15:30]

[赵启正]:随便聊天不是话语权,那是聊天权。政协委员在会上发言都是经过了一年或者几个月或者几个星期的调查研究,经过深刻思考后才提出的,并且他在了解情况的过程中,是得到支持和保护的。  [15:30]

[赵启正]:比如说,我们对粮食生产关心,我们就可以到那里去视察,对边境贸易中存在的某些可能会引起一些混乱的现象,我们也可以去调查,并且我们调查的结果可以以书面的形式向执政党也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和国务院正式提出意见或建议,并且可以保证得到一个严肃的回答。  [15:31]

[赵启正]:如果单用“发言自由”来描述政协委员的活动就太弱了,他们视察自由,监督有关的公务人员也自由,所以说政协的会议不仅形式上生动活泼,内容也是十分深刻的,并且结果是有效的。  [15:31]

[赵启正]:中国的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政治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体现了中国民主的一种特色,从界别上看,是横向广泛的,并且由于他们的身份,他们对上、下的协商也是充分的,不妨说这个民主是立体的。如果你理解我的“立体的民主”有困难的话,会后我们再交流一下。  [15:32]

[香港凤凰卫视和凤凰网记者]:我手上有一份内地的报纸,这份报纸的头条写道,13家报纸的共同社论提请两会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敦促加速户籍改革,请问全国政协有没有注意到相关的报道?另外,我们知道,中国的全国政协是一个多党合作的组织,全国政协委员当中也有很多精英分子,请问全国政协如何看待2010年中美关系的走向?最后一个问题是何厚铧有没有可能当选为本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谢谢。  [15:36]

[赵启正]:一个人提了三个问题,有两个问题一两句话就可以回答,比较难的就是关于中美关系问题,我选择这个难的问题吧。从1979年到现在,中美建交30多年了,整体地看,中美关系发展迅速,其中贸易最为明显,可以说比当年增加了差不多一百多倍,其他的文化、政治、经济也都有许多交流,中美关系的发展对双方都有利,这是中美双方都承认的。  [15:37]

[赵启正]:奥巴马当政之后,似乎感到他对中美关系的思维有新的进展,但是今年年初,二十天内就发生了两件事情,似乎有点“春寒”的感觉。一个是不顾中方的严重抗议,执意会见达赖喇嘛,严重干扰了中美关系,随后又宣布对台出售武器,严重违反“三个联合公报”,特别是“8.17公报”,这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台海的和平稳定。这两件事情都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让人感到中美关系的风云有变幻,像天气一样,时晴时阴,这引起了广大中国人民的注意。这种倒退的责任是在美方,这就像打网球一样,发球的是美方,中国不过是“Backhand”,一个反手打回去。  [15:39]

[赵启正]:关于中美关系,不仅中美两国的媒体有许多评论,在座的很多中外记者也是中美关系问题的专家,你们都写过很多文章,我就引用一个美国著名智库在几年前关于中美关系的说法。这个美国智库说,经过他的研究,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是有两手交替使用,一个叫做“Containment”,一个叫做“Engagement”。“Containment”就是遏制,就像一个汽车一踩就刹车;很多人都有自动档汽车,一踩,遏制!“Engagement”就是接触,一抬脚就接触了,或者翻译成合作。也就是遏制加接触,这两手。  [15:41]

[赵启正]:这个智库还创造了一个新的美国单词,“Containment”+“Engagement”,等于“Congagement”,字典上没有,你们得记下来,翻译成中文也很困难,就翻译成汽车的那个“闸”吧。  [15:44]

[赵启正]:但是也有美国人不这样描述,佐利克说中美是相互的“利益攸关者”,他原来是美国副国务卿,现在是世界银行的行长。  [15:46]

[赵启正]:斯坦博格到中国来了,他曾经提出,中美关系的新概念是战略性保证,我想这是互相保证,应当是平等的。  [15:46]

[赵启正]:我对这三种美国说法的评论就是,今后为了双方的利益,应该多一点合作,少一点遏制。美国人应该明白,假如中美关系是一辆汽车的话,它不是一个驾驶者,它是两个驾驶者,除了美国,还有一个是中国,他也有一个方向盘、油门和刹车,两个人必须商量着做,中美关系这辆车才走得正常,否则会原地打转。  [15:47]

[中央电视台和央视网记者]:我们注意到目前有不少文章说去年是“国进民退”的一年,也就是说,国企的发展挤占了民企的生存空间,不知道这样的一个事情是由于政府的政策造成的还是由于其他的原因?希望您给我们解释一下,谢谢。  [15:47]

[赵启正]:我的确注意到,国内外媒体都有说中国存在着“国进民退”这个现象。我就在想,这个印象是怎么来的?我觉得可能是由于去年在我们克服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的时候,我们有大量的兼并、重组和关闭一些不符合安全规定的厂矿引起的。山西是一个小煤矿、大煤矿都很多的地方,山西的煤矿去年由2600座减少到1053座,企业的主体由2200多家减少到130家,这样一看,这不是“国进民退”了吗?印象就是这么来的。印象不是判断的最可靠的手段,最可靠的手段是数据。  [15:49]

[赵启正]:可以说,改革开放30年来,国有经济、非公有经济比翼齐飞,在这个很特殊的2009年,并不是“国进民退”。我们来比较“私营企业”与“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的几组主要数据:他们的同比(今年比去年),工业增加值,私营企业是18.7%,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是6.9%;总资产或者说资产合计,私营企业增长20.1%,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增加14%;从业人数,私营企业增加5.3%,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增加0.8%;主业务收入,私营企业增加18.7%,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降低0.2%。最重要的是利润,这个比前面都有说服力,私营企业的总利润增加17.4%,而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为负4.5%。  [15:51]

[赵启正]:市场经济是有内在规律的,但是政府要尽量创造好的宏观条件。政府曾经发布过《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全国政协也有贡献,我们向中央报送过《关于新形势下民营企业发展问题的调研报告》,原因是,我们政协委员中有很多私营企业家,因此报告十分地接触实际,反映了他们内心的利益诉求。  [15:52]

[赵启正]:顺便我也想谈一个我们思考经济的判据或者方法论的问题,是不是每年都用“国进、民进”、或“国退、民退”这样的一个尺子来衡量,这样恐怕不太能够描述我们中国的经济发展状态,因为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年头,可能会有变化,但是我们希望他们比翼齐飞就是了。  [15:53]

[新华社记者]:我们都知道,去年中国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表现堪称优异,能否请您介绍一下,全国政协和广大政协委员在应对危机中做了哪些工作,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谢谢。  [15:53]

[赵启正]:去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是政协委员们最关心、花时间最多、取得成果也最多的一个主题。去年的总提案是5820件,其中关于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和它相关的扩大内需、调整结构等等的提案约1800件。  [15:54]

[赵启正]:讨论这些问题,政协有一些优势,因为这里有前政府官员,有些是经济方面的专家,有现在的和退职的国营企业的领导者,有私营企业家,还有一些经济学者,所以他们的提案是既有理论,又有可行性。通过什么形式来提出意见和建议呢?可以举几个例子,比如说,他们开过这样的会,就是当前经济运行中突出问题及政策建议的座谈会,当前中小企业发展形势分析会,还有专题议政性的常委会和专题协商会等等。为了帮助民营企业的健康发展,我们还有一个很生动的词汇,就是“为中小企业量身订做金融服务体系”。  [15:55]

[赵启正]:这些意见被《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若干意见》采纳了。预计今年的会议,加快经济发展的转变方式,还将是重要议题,还要有一个专题的记者会,请大家参加。  [15:56]

[王胜洪]:下一个问题留给外国记者。  [15:57]

[道琼斯通讯社记者]:关于国防方面的问题向您请教,首先您能否透露一下今年国防预算的安排?这个预算跟去年实际情况相比,增速是多少?中国为什么觉得有必要每年都增加国防支出预算?谢谢。  [15:57]

[赵启正]:你再稍微忍耐两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会的时候,要有我们财政的预算和决算报告,报告将有很精确的数据。我提前宣布,好像表现我太性急了。  [15:58]

[赵启正]:但是大体上说,近年来,中国国防开支大体上占GDP的1.4%到1.5%左右,这在全世界来看是一个中等的程度。贵国,也就是美国是超过4%,何况你们的GDP是我们三倍以上。  [15:58]

[赵启正]:中国是一个领土面积很大的国家,并且边界线还特别长,海岸线是1.8万公里,陆地边界线是2.28万公里,有20多个邻国和近国,那么当然我们有保卫国家的任务。我也请教过我在部队中的朋友,他们都是高级将领,我说能不能给我透露一点,这些钱都干什么用了,他说你们的工资这么多年来涨了没有?我们的军官和战士的待遇也要提高吧?这大概用了三分之一。我们的军衣破了、设备旧了,打靶要消耗炮弹和子弹,要补充吧?这大概要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一,除去做点科研,添点新武器等种种开销,所余大概不够买一架B2轰炸机的。  [16:00]

[赵启正]:中国于2007年正式参加《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每年向联合国提交军事开支报告。中国有限的军事力量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会对任何国家造成威胁,请你放心。  [16:00]

[中国新闻社记者]:听说今年9月,全国政协将举办新一届“21世纪论坛”,您还担任了这一届组委会的秘书长,请您介绍一下论坛的筹备情况,还有本次论坛有何亮点?将邀请哪些重量级的中外籍知名人士参加?谢谢。  [16:00]

[赵启正]:这个会9月份才开,你属于消息灵通人士,这么早就知道了。“21世纪论坛”每五年举行一次,是全国政协发起并主办的,这次是第四届了,贾庆林任组委会名誉主席。主题是“新形势、新挑战、新理念——探索合作共赢之路”,在这个题目之下,还分六个子题目,也就是六个分论坛,包括:合作应对挑战,实现绿色增长;气候变化、新能源以及国际合作;科技如何引领可持续发展;社会保障的经验;对话、合作、共赢——中国与世界;亚洲社会对话与有组织公民的作用,可以说涵盖得很广。  [16:04]

[赵启正]:“21世纪论坛”是全国政协的一个公共外交的大舞台,我们将邀请国内外的重要人士,现在已经答应参加的人有很多,比如说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俄罗斯的前总理普里马科夫,尼日利亚前总统奥巴桑乔,还有一些学者,比如说很有名的写过《大趋势》以及《中国大趋势》的奈斯比特;写过《中国30年:人类社会的一次伟大变迁》的库恩先生,他同时还是脑科学研究专家。  [16:07]

[赵启正]:这对大家是个好机会,“名人面对面”之类的节目,借这个机会你可以做很多,一个媒体“抓”一个名人,看你们谁成功。  [16:07]

[王胜洪]:时间到了,我们还把发布会的时间再延长一些,我想问一下有没有台湾的记者?  [16:07]

[台湾“中国时报”记者]:我们还是关注关于两岸经贸的话题,今年春节期间,胡锦涛主席曾经到厦门、烟台巡视台商的投资区,还包括会见台商的代表,提到今年要商签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最近温家宝总理在与网民在线交流时再次提到,希望在今年商签两岸ECFA的架构里面,能够对台有一些让利措施,不知道在这样一个过程里面,这次政协会议跟人大会议期间,对于两岸商谈协议,会有哪些方式来表现这些让利措施?  [16:12]

[赵启正]:去年12月,海协会、海基会的领导人举行了第四次会议,就ECFA(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做了比较深入的讨论,原则性的意见已经交换,现在缺的是细节。今年第五次会议继续协商细节,协商之前,当然要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台湾方面与大陆有贸易关系和金融往来的企业有什么要求;大陆方面那些与台湾贸易关系密切的国有的、私有的企业,他们能做哪些让利,国家海关能够有什么慷慨之举,这都是在期望的。既然总理已经说了要让利,那委员们会说,我们的让利应该更慷慨一些。这次会议中,这一定是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因为我们有港澳台侨这种专委会,他们特别对这个问题有兴趣,所以你可以期望有新的进展。如果你有点什么想法,会后告诉我们,我们也带到会上去。  [16:15]

[人民日报和人民网记者]:第一个问题想请问你,对“谷歌事件”的看法,因为它本来是一个商业公司的商业行为,最近有评论认为,它已经成为一个“外交事件”,您对这个事件怎么看?第二个问题,去年有一部电影叫做《建国大业》,通过这个电影,大家重温了一下当年中共和社会各界人士协商建国的过程。我的问题跟协商也有关系,政协是以政治协商命名的,而且以它作为首要职能。但是我们注意到,最近的一些政治协商活动有一定的随意性,就是没有制度的规范和法律的约束,有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在这方面做出了一些探索,他们把事前决策权的协商写进了一些政府的文件里,请问全国政协有没有一些新的举措?谢谢。  [16:16]

[赵启正]:政治协商在全国政协来看,并不是没有任何程序的,只不过是我们的程序需要与时俱进,需要做得更好。地方政协的一些程序性建设的实验,我们要参考。  [16:17]

[赵启正]:关于“谷歌事件”,国内外的媒体大量报道,提出了很多我们原来不很清楚的一些背景,也提出了大量的评论,我就没有时间对这些评论再做综合和再评论。  [16:17]

[赵启正]:2005年的时候,我还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所以我知道一点谷歌进入中国的“前奏曲”,后面我就到政协了。所以我确切地知道,2005年,他们来中国考察互联网的市场和投资环境,做得很仔细。一个大的外国企业,无论是哪个行业的,到中国来都要考察投资环境,谷歌特别地对法律环境做了逐字逐句的了解。在2006年正式进入中国的时候,他们对这些法律都有郑重的承诺。现在他们说中国的黑客攻击了他们,并影射是中国政府的攻击,这是毫无根据、毫无道理的,因为中国法律也是严禁任何黑客攻击行为的,并对黑客有法律的惩罚。我们在座的每天用计算机,我本人也让黑客黑过屏,丢过东西,对黑客我深恶痛绝。  [16:19]

[赵启正]:我在上海工作期间,分管过浦东开发,大量接触外国企业,我知道一个外国企业到中国来是有个适应期的,不仅要适应中国的经济环境,还要适应中国的文化,这是一个过程。任何IT产业,它的经营环境都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方面,就是黑客的存在,这就相当于我们普通人的生活环境当中有病毒、有H1N1病毒存在一样,必须要适应它,以谷歌这样高技术的公司,对这些病毒的抵抗似乎是不在话下,没有问题的。  [16:21]

[赵启正]:达尔文进化论告诉我们,物种的进化首先就要求物种适应环境,没有听说要环境去适应物种的。  [16:22]

[赵启正]:有些外国和中国媒体说,如果谷歌真走了,那么百度就“独霸天下”了,一定很高兴。我认为百度未必这样看。王濛在跑道上滑冰,如果没有强劲的对手在旁边,她很难创造新纪录。所以,好的企业需要有对手一块儿跑。  [16:22]

[赵启正]:谷歌的“云技术”很高级,李彦宏提出的“框技术”,也很高级,我倒是想看看他们竞赛,当然我没有问过李彦宏,也许他能同意我的话,我是这么想的。  [16:23]

[赵启正]:中国民间有个谚语,“好马不吃回头草”,这句话有毛病,如果有好的草为什么放弃?好马要吃好草,所以回头的马是聪明马。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继续为外商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保护其合法利益。中国欢迎包括国际互联网企业在内的各国投资者在中国展开业务,也希望外国投资者尊重中国的公众利益、文化传统和中国法律,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16:24]

[赵启正]:政协委员中很多人离不开互联网,他们对互联网的问题很有兴趣,我这些感想都是我和委员们聊天中产生的。  [16:24]

[北京新京报记者]:我想问两个问题,是跟政协相关的。我们注意到今年原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很多网友对此非常关心,请问被问责官员的复出在政协方面有没有一些专门的程序?他是怎么样被选中的?第二个问题,我们注意到去年的时候,全国有三个省政协主席因为经济问题被查,因为他们的经济问题基本上还是在政府工作期间,请问他们由政府转到政协工作的时候,有没有进行基本的经济审计?为什么去年会有这样的现象?请您能不能解释一下?谢谢。  [16:25]

[赵启正]:去年三个地方政协主席被免职,其中两个还进入了法律程序,这可以说是很遗憾的,也是我们不希望发生的,但它发生了。怎么解释呢?事出有因,查有凭据。  [16:26]

[赵启正]:事出有因,就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我们有很多发展的机会,在这当中我们的法律的健全是逐步的,党内的监督是逐步严格的,但是他们在这当中找空白点,找空隙,可以说是不可见人的,做了一些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这只能由他们自己负责。  [16:27]

[赵启正]:因此,我们的教训就是,要继续加强廉政建设,包括监督审查和通过各个角度,比如说通过各种民间组织、各个参政的民主党派,包括我们的职工、普通党员,都要参与这种监督,在此背景下,《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就是总结了这些教训而制定的,这个准则可以说是比较严密的,我相信将是有效的。  [16:29]

[赵启正]:你刚才还问到,李长江新任政协委员的事,这和前面那三位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16:29]

[赵启正]:李长江原来是任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局长,对全国几十万种产品的质量,他都负有领导责任。2008年,中国多家奶品工厂公司的产品中被检验出含有三聚氰胺,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负一定的领导责任。比如说,原来对于产品质量经过多次多年检查,一向合格的企业,有一个免检制度,但是有一些企业辜负了对它免检的信任,它在这里面弄虚作假,因此引起了事故,李长江是引咎辞职。  [16:31]

[赵启正]:李长江曾经任浙江省副省长、海关总署副署长、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有相当多方面的实际工作经验,也有相当的贡献。他现任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的专职副组长,并没有因为引咎辞职而失去工作热情。  [16:32]

[赵启正]:他在政协当中可以表达他在这方面的经验和见解,在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当中,能够做相应的贡献,所以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任命他为十一届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这个经过大家讨论,大家都是同意的。  [16:34]

[中国日报和中国日报网记者]:我想接着刚才那位凤凰卫视记者的问题提一个关于国际环境的问题,这其实不仅是中美关系,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后中国和其他一些主要大国的关系也出现一些问题,西方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声音,批评中国在国际社会中不够负责任,请问您怎么判断中国目前的国际形势?在中国国际形象提高的努力中,您认为政协应当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另外,据今天的《中国日报》独家报道,2009年中国城乡人口收入差距已经达到了3.33:1,是改革开放以来城乡收入比差距最大的一年,请问政府是否注意到这个问题,政协对这个问题有什么建议?谢谢。  [16:37]

[赵启正]:时间很有限了,我只简单地回答你第一个问题。随着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高速发展,中国的确是由世界舞台的较边缘走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所发生的事情往往成为世界的事情,而世界的事情成为中国发展的环境,也影响着中国。  [16:37]

[赵启正]:因此,中国对于她所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承担得也是越来越多了,而国际上对此也有期望。  [16:38]

[赵启正]:我们承担的国际责任可以从三个角度看,第一,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了。比如说这次克服国际金融危机,如果中国的经济也往下滑,GDP不这么增长或者后退,那将对国际有什么影响?国际贸易会出现什么样的窘态?这是很明显的。所以第一是要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  [16:39]

[赵启正]:第二,中国在国际关系的处理上要实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既要维护中国的利益,也要考虑到世界的利益,要做好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所应该承担的义务,表达正确的意见,维持世界的正义。  [16:39]

[赵启正]:第三,在我们力所能及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多承担一些国际义务,比如说维和部队,以前我们是不派一兵一卒的,现在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当中,我们是派出维和部队人员最多的,并且在所驻地区做出了杰出贡献,甚至也有流血牺牲。  [16:40]

[赵启正]:这次哥本哈根会议,中国明确提出,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非石化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并没提出其他附带条件,这是我们自己对自己提出的。  [16:42]

[赵启正]:相比之下,有一些国家并没有提出自己应当达到的指标。现在有些外国媒体指责中国在哥本哈根会议上种种的不是,这完全不符合实际。  [16:43]

[赵启正]:有些是相关组织者有意或无意的混乱,造成某些活动的衔接不好,这完全是相关组织者的责任,自己做得霸道还说人家,缺少反省之心。请大家回去复习新华社的一篇文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温家宝总理出席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纪实》,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好,只是有一个小缺点,该点名的没点名,有点客气。  [16:44]

[赵启正]:温家宝总理带领的中国代表团表现优秀,经受了很多的艰苦,我们很感谢他们。  [16:45]

[王胜洪]: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发言人,谢谢各位记者。  [1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