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元浦]:谢谢大家!  [15:00]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金教授来到我们演播室,和大家分享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知识,包括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如  [15:00]

[金元浦]:所以我想互联网的发展,数字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对于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创意产业都给了巨大的促进作用。最近有一本书也是批评互联网有很多的问题,互联网是一种新生事物在建设过程当中,不可能没有问题,这个是发展当中出现的。因此,我们在这里是大力的推动、赞赏互联网对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推动、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  [14:59]

[金元浦]:那么现在有了淘宝网建立的电子商务的模式,也大大的推进整个发展。云计算的方式,物联网的进一步建立再加上我们现在第三方支付这种方式的日益完善,和对于其他行为的监管更加加强,互联网给文化产业带来了巨大的生机。我们刚才举了那么多的例子,可能他们个个都离不开互联网、数字化。  [14:59]

[金元浦]:互联网从某种方面来说不仅具有强大的促进作用,互联网和无线网,比如说手机,“三网合一”之后,给我们的文化产业或者是文化创意产业,给了一个极其广阔的前景。比如说我们说的威客的方式也是互联网方式进行的,它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东西,就是在网络上悬赏的招标课题、问题,寻求回答、设计,这个是网络市场。  [14:59]

[主持人]:金教授,我们最后有一个问题,也是我们网友给您提出来的。就是我们知道现在互联网发展非常的迅速,那么互联网的发展对于我们文化建设领域这方面有没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如果有的话,它会体现在文化产业的哪些方面呢?  [14:59]

[金元浦]:我觉得评选过程,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地区他们的园区,在发展过程当中迅速壮大。当地的领导特别重视,给了各方面的条件。比如说我们这次有一个示范园区,就是大庆。大庆创意园区,我觉得它在“大庆精神”的鼓舞下,他们的发展速度,他们的魄力,我们所聚集的这样一种能量和整个发展的思路、方向都很正确。就是在高科技的、数字信息化的、与石油相关的这样一个产业之下,把各方文化产业、各个方面联系起来全面发展、跨越式发展,所以说给我们印象还是很深的。  [14:58]

[金元浦]:文化产业或者是叫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一个基础,就是文化创意产业园。因为你有一个基础,你不做事光吹牛,这个事情肯定做不了。所以说我们在中央的文件和二十二次政局学习上面都谈到了聚集区的问题,园区的问题。没有园区你发展不了,但是这个园区能不能建设的好,又确实是关乎到我们整个城市的发展和全国的发展,所以说文化部就采取了要确立国家级文化创意产业的示范园区,还有试验园区,我也参加了这个评选的过程,去过一些地方去考查。  [14:58]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知道文化部日前命名了“第三批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和“首批文化产业创意试验园区”。蔡武部长也指出来在发展文化产业要合理布局、控制量。“十二五”期间,我们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原则上控制在10家左右,您觉得这个数字符合发展的要求吗?包括我们发展文化产业园区发展的透视,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  [14:58]

[金元浦]:比如说东部有资金,有人才,有创意家,有各种各样的国际资源,那么这一些物的、人的、材料的、精神的这些资源都可能带到西部。那么西部要运用好这些资源,西部有什么样的资源?西部有自然条件的资源、少数民族风情、生活、民俗的资源,也有历史文化深厚的资源,自然山川那么美好的资源,那么这些资源如何和这样一种新的运作方式、管理方式、人才、设计结合起来,那么就可能有较大的发展。我想我国中部地区的发展,这些年来他们发展也非常快。西部地区的发展,也会呈现它自身的特点。  [14:58]

[金元浦]:当然了,我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不平衡,一个是现实。也不可能全部抹平,抹平就不是中国特色了。但是又是在我们现有的条件下,有它发展的广阔的空间,比如说新疆的、西藏的,还有我们地震地区的那样一些,和北京、上海有很密切的联系,包括跟上海、广州有密切的联系。国家建立了对口的联系,这样我们在文化产业发展过程当中,就可能找到一个相互鼓励,相互交错影响的这样一种方式。  [14:57]

[主持人]:现在中东西部根据不同各地的资源,包括地域特色,可能他们发展的文化产业是不一样的,中东西部形成不同文化产业带的时候,也存在着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有没有一个战略,使这种不平衡实现平衡的、良性的发展呢?  [14:57]

[金元浦]:对。所以,我们想在文化的发展当中也必须有对文化的思考。  [14:57]

[主持人]:这其实也是一种变化、创意。  [14:56]

[金元浦]:那就是说,文化遗产中、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有一部分可以经过现代产业化的方式,使它进一步的发扬光大。而其中,它们原汁原味的那一部分,我们已经把它留在了博物馆艺术当中。  [14:56]

[金元浦]:比如说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和物质文化遗产要进行两个方面的考查,一个方面我们要很好的原滋原味的保护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让其中的一部分,尤其是它已经不能够再进入到我们社会生活的那一部分,我们把它作为博物馆的艺术保留下来,比如说金字塔的艺术,今天不可能再有了,这个就是博物馆艺术。我们今天不需要再建那么大的金字塔了,我们今天可能不需要再做这类的事情。但是我们可以根据现代人的方式,把这些经过一个处理。苗绣、湘绣、蜀绣都是非常好的东西,如果把这些绣片拿出去做成衣服,这个可能进入到服装展览馆、博物馆留存下来。但是如果把这个绣片经过了创造,把这些最美好的绣片放在西服上,你看着时尚就有特色。  [14:56]

[金元浦]:这个问题要分开来讲,我们传统文化要经过产业、产业化走向世界,实际上一方面我们要保持住我们的民族特色、国家的特色、地域的特色。因为我们经常会讲,越是民族,越是地域的,越是世界的。的确是这样,但是我们要看到,如果你把这个东西原封原样的拿去给人家,人家又不喜欢了,所以要变化,要适应这个时代,适应人们的需求。  [14:56]

[主持人]:那么这个如何体现我们中国的特色呢?  [14:56]

[金元浦]:比如说UTB在它的基础上做成了优酷的方式,还有当当网这样的方式,我们知道大量与高科技相关的汉王电纸书,还有像威客,这个是中国产品。  [14:56]

[主持人]:刚刚金教授也讲了,要根据当地的需求,包括你需求的调查要有一个文化的定位。目前来看我们中国有没有很特色的产业,就是世界一下子就能接受的这种很好的文化产品?目前有没有这种例子呢?  [14:55]

[金元浦]:另外,我们西部这么多城市,他们在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当中有很多的经验。这个经验是他们把目标对准着中部、东部,甚至也对准着国外人群。这样他们可以在现在的现代化过程当中,不再进行大力的制造业的发展。因为那个地方的山川、自然条件是非常脆弱的。我在青海,我们要保护三江源,我们开发过度就会产生更大的问题。现在保护渔业、保护青海湖,保护三江源的这种发展,那就是它要做的事情。它欢迎世界各国的人来到这里,不光是欢迎我们本地的群众到这里来渡周末,他的目标群体、需要的群体大大扩展了。  [14:55]

[金元浦]:这个是我们讲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要想把那些资源变成生产力,一定要通过现代创意,一定要通过对于需求的调查,比如说我这个地方确实自然挺好。我就调查,我是要吸引本地的人来这里消费呢?还是吸引全国的人往这里消费呢?或者是我吸引的是世界各国的人来这里消费?比如说我是三亚的,我三亚就很清楚,我要国际化,我邀请世界各国的人到我这里来消费,目标是清楚的。如果光是我们三亚本地的黎族朋友,那么高档的五星级、六星、七星的酒店谁来住呢?这个是我们要考虑的。  [14:53]

[金元浦]:比如说,我们30年前,我要是去云南的丽江,我觉得这个地方破破烂烂的。我要去那里?那时候就是想去北京、上海,看看上海外滩的高楼大厦。现在我们知道低碳了、环保了,我们知道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象,那种绿色的生态,那是大自然给我们的最好馈赠。所以我希望去到那里看到雪山、白云、草地,我感到丽江古城的风貌特别的感动、特别好。30年前,还解决了不了我吃和穿的问题,我是向往着西方式的、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我觉得那个玻璃幕墙建起的大楼特别美,现在我们知道玻璃幕墙有很大的辐射作用,它是不环保的。  [14:53]

[金元浦]:这个是我们要考虑的,就是为什么说文化创意产业也是文化产业的更高阶段。这个有几个特点,创意是它最根本的特点,高科技的支撑也是它根本的特点。但是关键是在于它的创意,所有的资源部可能自己就变成了一种生产力,资源不能自觉的变成生产力。它想变成生产力,靠什么?靠天才的人在这里做艰苦的创意、变化。根据现代人的需求,根据现代化的认识,创造出现代人喜闻乐见的东西。  [14:52]

[主持人]:那么怎么把它利用起来呢?  [14:52]

[金元浦]:这里有几个问题:(1)我们有资源,我们肯定比美国有资源。我们有五千年的历史,我在各地调查的时候,最偏远的那个省里的县里,都可以找到厚厚一摞的文化资源,我们这里有哪一年、哪一年皇帝来过这里。哪一年、哪一年我们什么人做了宰相。还有故事,哪一年我们这里是后羿射日的地方,哪里是精卫填海的地方,还有邯郸学步的地方。  [14:51]

[金元浦]:我们经常会希望明天早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更好了。我们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但是我们知道我们在文化的领域里进行文化资本的运营,进行文化产业的管理,进行文化经济的这种运作时间还非常之短。在国际上,我们已经逐步的学会了和人家如何在经济上做生意,如何卖东西,卖服装这可以。但是如何卖文化,我们没有经验。  [14:50]

[主持人]:我们文化实力的增强,不仅在认识上、制度上加以增强、加以改变以外。但是我们发现,包括像中国的花木兰,作为文化电影产业在走向国际、走向市场,那现在我们要追问一句,像中国有特色的文化,我们如何把它进一步走出去,如何增强中国有特色的文化产业能力,使文化走向世界,我们需要做一些什么呢?  [14:50]

[金元浦]:不仅如此,我觉得在我们国家整个制度构建当中,我们文化会日益上升到重要的地位。现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四位一体,但是我们对文化更加进一步的研究,要在实践当中进一步的探讨、摸索。  [14:50]

[主持人]:要让文化成为支柱产业,要产出值占GDP的5%,还要付出很多的心血。  [14:50]

[金元浦]:上个世纪末的时候,前联合国的秘书长组织了一个12个国家、12位专家研究的一个世界文化发展报告。他们就探讨世界上有着不同的发展观念,他们认为发展说到底,就是经济的发展应该成为文化发展的组成部分。过去我们老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文化是“仆人”,文化是“跟从者”,文化是跟着给铺铺台子的。现在不一样了,文化要唱主角,文化确实成为我们这个社会发展的最主要组成部分,不管是英国、美国这些最重要的发达国家,向世界倾销的文化产品都是他们最重要的国家实力、国家形象、国家观念输出的一种基础。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要打造我们的软实力还有相当的距离。  [14:49]

[金元浦]:现在关于文化的问题,这些年又有了逐步的升高,在过去发展基础上,我们现在需要对文化做出更加重要的顶层设计。在国际上已经出现过这种情况,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联合国召集一些人一直在探讨发展到底是什么内容。我们过去一谈发展,那就是经济的发展。  [14:47]

[金元浦]:对,非常低。改革开放30多年,相对比较我们确实是硬实力有了大大的增加,大家一看我们在总量上成了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在世界各个地方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软实力方面,这种变化其实正在有,但并不像我们经济领域那么宽。这个是什么样的原因呢?因为长期以来,我国对文化的认识,当然也在一定经济基础之上逐步的来进行。在十五大五中全会之前,我们有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经济是中心,政治也是非常重要的重要。十六大提出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文化生产力,也提出了文化的发展与繁荣。到十七大有了更进一步的要求,就是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提出了一系列关于文化软实力。  [14:47]

[主持人]:这个比例其实是非常低。  [14:46]

[金元浦]:另外一个,我们前年也听到英国伦敦经济院的一个研究成果,认为在全球整个文化产业的发展中,我们中国所占的创意比例不超过2.5%,就是真正的原创的创意的这个比例不超过2.5%。  [14:46]

[金元浦]:关于这个数据有两种修正,一种修正是世界银行认为中国的文化产业产品走向世界占的数量很大,其中包括了大量的印刷品,大量纸、本、笔这类的属于制造业的这样一些东西,所以说它比重很高。  [14:46]

[主持人]:金教授,您知道2010年有一个中国文化软实力蓝皮书,在蓝皮书当中有一个数据,我们也关注一下。就是说中国的文化产业占市场文化比重不足4%,这样的数据就说明了在我国改革开放这30年之中,我国文化的软实力和硬实力相比两者差距非常大。出现这样的原因是什么?包括目前我国要提升我们的文化软实力的话,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呢?  [14:46]

[金元浦]:第三个情况是那些地方奇特的民族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跟我们内地的不一样,是非常珍贵的,是世界罕见的、非常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在贵州调研一两个月,在那里看到各种各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珍品,那都是令人惊叹的。  [14:45]

[金元浦]:第二个情况就是历史积淀非常丰厚。云南、丽江、西藏都有很多历史文化的积淀,比如说楼兰国、夜郎国这些历史遗迹有非常丰厚的文化。  [14:45]

[金元浦]:西部就不同了,我们国家现在西部的发展,国家也做了很多的支持。目前西部的这种发展,在我看来主要还是以它自身的特点,就是以旅游业带动其他产业发展的这样一种形式,来发展文化创意产业。这里面有一面旗帜,就是云南,他们做的早,也发展的很好。那么西部地区,有这样一些发展的优势,就是它有着非常好的自然山川的条件,自然风光绮丽。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的工厂,没有那么多二产的破坏,有新的特点,别人看到这里异域风情,所以说你到了云南、丽江就觉得特别好。如果丽江那些地方满地都是工厂、烟囱你就不去了,这个是第一个特点,它的自然条件好。  [14:45]

[金元浦]:另一方面它要找到自己的像武汉,它有光谷,它有它科技的这样一种亮点,有它高效的基础,所以说它也有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很好的基础,但是它有更多、更复杂的任务协调这些。  [14:45]

[金元浦]:另外,中部地区还要接纳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我们东部地区这么多省市,很多都已经产业转移了,他们要向整个的更高阶段的转移。那么一些加工业,比如说浙江的加工业就向内部、向中部、向合肥、安徽转移。转移过程当中给中部地区带来了它的特点,就是一方面要承接产业结构的转型带来的一种机遇。  [14:45]

[金元浦]:从另外的角度来讲,中国的中部地区,第一个阶梯发展的速度很好,第二个阶梯中部地区正在发展中,甚至是很多省市像武汉,大家在拆迁,做文化创意产业园。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它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才考虑到了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是他必须要做的。所以,文化创意产业呈现了一个发展的态势。但是这个地方它自身的人均GDP,它自身总GDP的量,二次产业给它准备的资金基础和人才基础,以及整个社会服务的基础是不是都够?这还需要考查。  [14:45]

[金元浦]:从目前来看各个地方的发展是不一样的,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这些地方,还有沿海地区的文化创意产业,它和国际同步,发展的速度非常快。像北京所创造的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速度,在全球也是少见的。因为它从2%多,现在上升到GDP的12.5%左右,这个是很高的一个高速发展。而且它的基数很大,它不像很多省市那样。  [14:45]

[主持人]:如果放眼看中国整个文化产业的话,我们目前的现状,包括它将来的发展趋势怎么样呢?  [14:44]

[金元浦]:那么东部就不一样了,我们东部的整个经济发展,人均GDP和总的城市总量都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比如说北京是万亿人民币以上,人居GDP达到1万多,还有其他的服务业达到74%以上。恩格尔系数降的较低,是20%多。那么这样一些就可以看到,我们确实具有了相当的对文化的需求,我们有这样一种余钱,有余力,然后有愿望来享用更多的文化产品,所谓这些都可以“仓里有食,衣食足”,这样我们才可以享受更多的文化。  [14:43]

[金元浦]:所以,我想东部的文化产业发展,或者是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这些大的城市是要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的这种产业发展的红海竞争。你代表国家,你去跟英国争、跟美国争,你不争谁来争?我们进一步要发展,你是国家代表队,你要去争,你要去做这方面的国际商业和文化产业“战场”上的这种竞争。  [14:43]

[金元浦]:所以,经常有人说我们在东部看到的是“纽约”,北京、上海一看这个是“纽约”。然后我们到了西部一些省份,人均GDP刚过1000美元,2009年、2010年刚过1000美元,这个是非常大的差距。北京已经是1万美元,上海、广州、深圳早就已经是1万多美元了,这个差距是很大的。这样就必须在需求上面来探讨各个不同的地区它以什么样的需求、哪些人的需求来发展文化产业?  [14:40]

[金元浦]:就拿北京来说,各种各样多样化的文化需求,确实可以彰显出来。北京文化创意产业,2005年我参与了北京文化创意产业的基础研究,那个时候我们看到北京文化产业在整个GDP的数量当中比重占的非常小。截止到去年北京文化创意产业它在整个GDP当中已经达到了12.5%左右,和12.6%、12.7%的金融产业几乎并驾齐驱,共同占据了整个北京经济的龙头地位。怎么会获得这样的成果呢?其中很大的一个方面,就是有需求。如果没有需求,那可能这个产业的发展就很有问题。但是,我们国家又处在这样一个情况,我觉得我们文化产业发展中间,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也可能没有考虑到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它的发展速度,发展的程度在各个地方是完全不一样的。  [14:40]

[金元浦]:从宏观上来讲,现在我们国家整体的人均GDP是4000美元以上,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已经具备了享有更高文化需求的这种基础。如果我们不是买房子,压得我们那么凶,或者是孩子上学压得我们这么凶的话。我们对文化消费会有较大的放开,现在也可以看出来,大家对国内旅游、国际旅游非常的热衷,说明我们的文化需求正在迅速的增长。  [1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