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剑峰]: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我想今天是个新的起点,我们希望专家和媒体连起手来,共同为我们的控烟事业作出贡献。  [10:57]

[臧英年]:至少《人民日报》、《新华日报》的内参可以把这些事情报道上去。这些人不仅仅是抽烟,还喝酒,吃大鱼大肉,我认识一个县里面的工商局副局长,三十多岁血管里面都是脂肪了,预防很重要,今天中国考虑到农村没有钱治病,为什么农村的控烟问题不提出来?我们应该让这些农民不要抽烟,害的有病没钱治,治了又返贫、致贫,像这些问题我们都可以宣传,但是需要有手段,比如写些文章,假如人民日报可以反映上去或者新华社反映上去,我负责写,至少我把我的意见表达出来。  [10:57]

[何加正]:刚才有专家提到类似于控烟能不能列入医保当中去,像这样一些事情,我觉得还有一个渠道,有些不太适合公开上报,确实有道理的,通过一些内参,让中央、高层、决策部门知道,这还是很有意义的事情。除了医保这个事情以外,如果大家觉得有些事情公开报道不太好说,需要向上面反映,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个渠道来做这个工作。  [10:57]

[白剑峰]:刚才何加正总裁汇报了专家委员会近期的工作计划,我想这是一个初步的,刚才其实很多专家都提了很多好的建议、意见,会后我们把大家的意见整理一下,然后再充实到计划里面,再发给大家。我们也根据臧教授的建议,先把大家的通讯手册做起来,大家可以通过电话、E-Mail联系,定期汇报工作进展。  [10:56]

[何加正]:希望通过我们扎实的行动、共同的努力,真正把控烟工作落到实处,为实现无烟中国作出贡献。谢谢各位。  [10:56]

[何加正]:八,开展控烟校园行活动,计划在100所大、中、小学,进行“拒绝烟草、引领健康、创造无烟中国”百万学生签名活动。  [10:56]

[何加正]:七,整合各方资源,推动开展戒烟门诊工作。  [10:55]

[何加正]:六,举行网上“控烟”征文活动。  [10:55]

[何加正]:五,举行网上“控烟”知识竞赛。  [10:55]

[何加正]:三,为了使控烟活动的报道更加深入,宣传更加到位,拟设专家委员会官方频道——人民网“控烟”频道。  [10:55]

[何加正]:二,开展专家访谈。从6月1日-7月30日,以“拒绝烟草、引领健康、创造无烟中国”为主题,组织30名专家做客人民网,进行专家访谈,可以和网友进行直接交流,拟定15场,每场时间60分钟;  [10:29]

[何加正]:一,围绕卫生工作者控烟“双十”活动的相关工作,紧密配合,积极落实;  [10:28]

[何加正]:目前,我国戒烟形势伊依然很严峻,为了践行《烟草控制框架条约》的相关承诺,体现中国大国责任,人民网和中华预防医学会共同发起成立公众教育与临床控烟专家委员会,该专委会整合各方资源,大力开展公众教育活动,营造宣传控烟的良好社会氛围。我就公众教育与临床控烟专家委员会即将开展的几项工作向各位专家做一个介绍,供大家讨论。  [10:28]

[何加正]:非常抱歉,我来晚了,马总刚才可能讲了。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公众教育与临床控烟,刚才各位专家发言了,我感觉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件非常艰巨的工作,要让这么多人来接受这样一件事情,改变他的瘾,工作量非常大,任务也很艰巨。我们人民网愿意在这方面同各位专家一起尽更大的力量推动这件事情。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工作计划。  [10:27]

[白剑峰]:下面由人民网总裁何加正汇报一下近期要做的工作。  [10:26]

[支修益]: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定工作计划了。  [10:25]

[吕安康]:[北京朝阳医院]:谢谢!  [10:23]

[北京朝阳医院]:我是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这个活动中心是在朝阳医院,自1986年开始,我们做全职的控烟工作,目前已经有20年的历史,活动中心是在1996年设立的戒烟门诊,2000年开始承担世界卫生组织控烟项目,2004年建立了戒烟热线。2005年开始了无烟医院的创建工作,2007年出台了中国临床戒烟指南的实行本,今年会更新临床戒烟指南。2008年,我们承担了彭博基金站在中国创建一个公众无烟院的建设,并且王辰院长在中华医学会已经组建了队伍,目前我们在全国有一支专业的队伍从事烟草控制工作。之后我们在全国20多个城市做了关于临床控烟巡讲,我们国际中心非常支持公众教育与临床的控烟专家委员会的成立,希望将来能够进一步推动委员会的工作。  [10:23]

[白剑峰]:今天北京朝阳医院院长王辰特别委托控烟门诊主任来参加今天的活动,你是不是讲两句。  [10:22]

[张晓松]:感谢中华预防医学会、人民日报社提供这个机会,让更多的企业参与到控烟活动中,也为社会作出更多的贡献。谢谢大家!  [10:20]

[张晓松]:昨天是第22个“世界无烟日”,而我国目前吸引人数约3.5亿,居于世界各国之首。如果目前吸烟状况得不到有效控制,预测50年内将有1亿中国人死于烟草相关疾病。因此,积极开展戒烟工作对我国人民健康有着重要的意义。2006年1月,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中国正式生效,其中第14条明确指出,“每一缔约方应考虑到国家的现状和重点,以科学、证据和最佳实践为基础,制定和春天适宜综合配套指南,并采取有效措施以促进戒烟和对烟草依赖的适当治疗。”我国在特大医院有了戒烟门诊,建设了无烟医院,我们公司也配合很多无烟医院搞了一些赠药活动,但是企业的力量还是很有限的,对于戒烟宣传和营造社会控烟氛围任重而道远。  [10:19]

[张晓松]:各位领导、各位专家,首先很荣幸参加这次由中华预防医学会和人民日报社共同发起的公众教育与临床控烟专家委员会的成立仪式。我谨代表万全集团向各位来宾表示衷心的问候。  [10:19]

[白剑峰]:刚才臧教授提到一个好点子,做控烟扑克牌。  [10:17]

[支修益]:我觉得先把专家委员会自身的事做好。如果说这个委员会一年之内还没几项漂亮的活,跟谁合作去,自身做好以后,才可能跟别人去合作。我觉得要围绕近期要开展的工作,把工作做好。  [10:16]

[姜垣]:补充一点,5月5日总后卫生部、武警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有四家联合发了一个文,到2011年,我想今后两到三年工作,中国签约了,中国承诺到20111月9日全部室内完全无烟,这肯定做不到了,比如餐厅、办公室。但是卫生部今后几年的工作重点就是这个,包括所有的卫生行政部门、疾控中心都做这个,如果人民网能够一块儿来做,包括宣传、监督,包括CDC有两家百分之百的无烟,江苏CDC和浙江CDC,在人民网上可以公布出来,我们做转移支付也是,全国每个省做二十家,这样太少了,如果把这个工作加入可能会是一个工作重点。  [10:16]

[白剑峰]:下面我介绍一下,这是我们人民网的总裁何加正。  [10:15]

[臧英年]:我们的控烟工作要落到实处。比如广电部,可以让所有电视台拿出一定时间做控烟广告,香港就做到了,为什么中国做不到呢。我们应该在政治上改变,让人大立法,要求每天必须拿出一分钟、两分钟时间做公益广告,或者下面放字幕。中国控烟难在哪儿、阻力在哪儿,怎么克服阻力?我们怎么做贡献,我们怎么协调,我们怎么做?  [10:14]

[臧英年]:怎么产生?两个重点:第一个重点,我们要让那些不抽烟的人能够讲话有力量。今天中国不抽烟的人是沉默得大多数,不知道自己有拒绝吸二手烟的权利,乡下的老农民回到家里抽烟,他太太敢讲话吗,我是头儿抽烟,部下敢讲话吗?我刚才提到无烟医院、无烟单位,我赞成,但是我认为无烟家庭更重要,因为家庭里面的成员对于抽烟的父亲、丈夫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单位里面的部下的影响力。我去了北京市两个卫生局,我发现都有困难,一个是书记抽烟、局长不抽烟,另外一个单位是局长抽烟、书记不抽烟,结果开小会的时候,我们局长在小范围抽验。今天我们绝不能够停留在喊口号、签名日的手段,要让这些抽烟的人理直气壮的站起来,让抽烟的人感觉恐惧不敢抽,这也是我们宣传的办法。还有检举的手段,检举以后,让政府罚钱,发现就革职,没有强硬的手段是不行的。  [10:13]

[臧英年]:我订了《南方周报》,这篇是非常不错的文章,这个文章是5月22日,标题是建议废除烟草专卖制度,力度很深的一篇文章,我准备找到记者跟他谈。他提到几点,第一点,中国的烟很贵,没有竞争力。还有烟贵的结果产生三个效果,一是压低种烟农民的收入。我这篇文章是调查云南种烟的农民,他们苦不堪言,根本没有实现种烟致富。二是,把价钱转嫁给消费者,卖的很贵,消费者出钱,农民收烟一斤五毛钱,卖的时候一支三块钱。三是,中间一段中饱私囊,一部分交给政府,但是很大一部分是烟草公司挥霍无度。所以,我们必须要知道这个制度造成的损害是不可言状的。假如我们做宣传,这个工作是不是我们也要做的呢,超乎我们能力之外,我们要把控烟工作当中一些问题分出先后次序考虑,做我们力所能及的工作。我认为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把控烟、戒烟的手段建立起来,为什么?因为抽烟有三个重要的工作,第一,不让年轻人抽,第二,你抽的时候不要影响别人,第三,帮助烟民把烟戒掉。今天这个工作做得远远不够,为什么?第一个原因,烟民不戒,他们根本不考虑戒。第二个原因,戒烟效果不好就说是骗人的,北京市做得相对比较好的中日医院、朝阳医院、安贞医院做得比较好,可是他们都有一个难处,就是四个大字“门可罗雀”,一个医院每天有几千门诊量,结果只有一两个的戒烟门诊量,变成我们成立的戒烟门诊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所以我们必须用我们的手段去带动、鼓励烟民产生戒烟的愿望。  [10:13]

[臧英年]:我觉得中国今天最大的难题是没有钱,我们靠比尔盖茨基金会,这些经费以后会衰竭的,最重要的来源是中国自己要筹措,怎么筹措,必须在烟税里面挖出一块来。在美国、澳洲、英国都是这么做,我们今天想要宣传的话要动脑筋,要想办法打进人大、政协系统,让他们这些人不断地提建议,烟税里面要拿出一块来做控烟活动。我们要不断操作,我们要给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提供这方面的材料。做这些还不够,我们要多跟他们沟通,让他们充分了解实际情况。  [10:06]

[臧英年]:我还有一个经验,我觉得网络的合作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是我们要建立横向的联系,要把人民网、新华网和各商业网联系在一起,同时和、杂志都要联系在一起。我在中国写了几百篇文章发表了,我已经到总编这个阶层,我传真打到总编那儿,一个字不改就登出来了,这个关系平常要建立。我在美国做了很多设计活动,我把每个报馆对中美关系负责任的记者编辑找到手,一直跟他们联系,等到我有事打电话他肯定来。我希望我们能够建立一个工作体系,把所有的媒体充分发挥起来,而且大家宣传的时候要集中火力,不要挂一漏万,我想这样才会有更好的效果。  [10:06]

[臧英年]:再比如,你们参加婚礼,几乎没有婚礼不抽烟的,但是我上次参加一个婚礼,提出唯一条件,不准抽烟。请帖发出写着“我们是健康无烟婚礼”,而且我带着戒烟贴,我带着我自己的书一人送一本,要求不准抽烟,我们要考虑怎样移风易俗的问题。我今天坐车,在地铁上做了什么工作呢?我5月1日参加海淀区的一个控烟活动,他们发了一个扑克牌,这个扑克牌叫做“健康卫视伴您行”,我灵机一动,在地铁上把52个题目编出来了,我们来一个无烟家庭与健康幸福的宣传卡片,比如说无烟家庭应该怎么做,比如吸烟有害害在哪儿,要吸烟戒烟有很多误解。比如,“吸烟年就不可能立刻戒”,“要想戒烟下决心就行了”,“交际交往非烟不可”,“吸烟长寿、大有人在”,“及时行乐、寿命在天”像这些误解,我们必须有计划地找出来,然后去宣传。第一是重复,第二是有很多死角,这个策略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戒烟成功有十个手段等等,国家控烟几大手段。我写了五本书在中国出版,《无烟食谱》去年出的,以前还出过《你能够不吸烟》、《戒烟指南》,文化部和财政部都买了几千册,但是卫生口没有买一本书,我参加很多会议送了好多书出去,没有一个人买我一本书,当然我也不介意。北京卫生局找到我写这个控烟策略。我的目的是,很多信息存在消化得不太好没有一个很好的推广手段,在座的各位朋友,以后我写的书送给你一本,请你至少买一本。  [10:05]

[臧英年]:第二,除了政府的决策以外,在社会上有很多问题存在。社会上的问题存在,比如有很多误解,这些误解在社会上非常普遍,产生两个结果,一是吸烟人抽的得其所哉,戒烟人没有动力。我们不抽烟人的讲话也没有太多的影响。我上个星期五接受北京监狱管理局的邀请去做报告,在做报告之前我问了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从不抽烟的人举手,120个人只有两位女士举手。第二个问题,戒烟成功的举手,两个举起来。第三个问题,准备戒的举手。也是举两个手。多么的可怕。我做了一个小时的报告,回答了一个小时问题。然后我再问要戒的举手,几乎所有的都举手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所谓吸烟有害的问题对烟民讲微乎其微,不可能他们深入研究的程度像我们专家这么了解,他是泛泛的了解,自我安慰的抽,所以最后后悔莫及。我们做公众教育要考虑这些问题,否则不但很松散,而且效果很不好。  [10:05]

[臧英年]:第一,我们要谈公众教育,教育什么东西?什么样的命题非常重要。从控烟角度来说至少有四个领域要考虑,一是国家政策,世界卫生组织也提出六个不同的策略,这六个策略当中,跟我们学医环境比较密切的,比如提供戒烟手段,这非常重要。我们要考虑怎么样宣传,否则有点天女散花,要定出一个策略来。  [09:58]

[臧英年]:我是做心理辅导的专家,在控烟方面,我工作时间相当长了,我非常高兴参加这个活动,有几点意见:  [09:58]

[白剑峰]:以后可以专门请你来人民网做一个成瘾性人格的专题。  [09:57]

[陶然]:还有我们怎么样避免在成瘾的时候在心理上的提升,增强戒烟的自信心的宣传。到时候我们可以从成瘾心理学、成瘾人格方面做一些宣传。比如有很多孩子,一百个孩子都去玩儿网络,但是有80个孩子怎么玩也成不了瘾。还有从脑科学的角度研究,吸烟都和脑功能有很大关系,比是说谁去抽都能抽上瘾,有些人怎么抽都不会上瘾,有成瘾性人格的人,或者脑功能方面有改变的人,他抽完以后就是扔不掉的,这是非常科学的。我们要进一步深化从成瘾性人格上来做戒烟宣传。  [09:57]

[陶然]:我们单位有160张床位,收戒酒的,戒网瘾和赌博的,我们有一个成瘾中心,我是搞成瘾心理学的,我们这个成瘾不是每个人都有成瘾性人格,非常典型。有网瘾的孩子个个都会抽烟,喝酒的人当然也会抽烟,这些都是一连串的,有一个成瘾人格起作用。我们公众教育除了宣传吸烟有害健康、对心脑血管、对生殖有影响,还要更深层次的宣传对成瘾人格形成的影响。比如成瘾性人各有十大特征,比如爱讨好别人,我们对吸烟的孩子做过深层的调查,刚开始抽烟往往是从众心理看人家抽,他有一个讨好心理,给大一点孩子送,建立什么关系,这是讨好别人。父母们将来教育孩子的时候,避免培养成瘾性的孩子,算上物质性成瘾和非物质性成瘾,我们现在还有懒惰成瘾、工作狂成瘾等等,啃老组就是懒惰成瘾,就是一种成瘾性人格的形成。非物质成瘾,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研究。  [09:56]

[陈萍]:还有就是重点做烟民的工作,把重点人群做深做透。昨天无烟日,我们在医院搞了一些烟民教育,结果吸烟的危害讲完了以后,后来我们搞了一个知识竞赛,他们记得非常清楚,都超出我们想象,因为他了解了危害以后,甚至连数字都记得很清楚。比如说烟里面的化学物质占了92%,大多数人都异口同声地答出来,这样把危害讲清楚了,他们认识到了以后,当场提出要戒烟。所以,我们要抓住一些重点烟民人群的教育,这样实效会更多一些。  [09:56]

[陈萍]:我觉得现在最大的问题,根据国外的经验,立法非常重要,而且立法以后,很重要的就是要有监管,光立法,不监管也不行。沈阳市在4月份,沈阳爱卫会发了一个通知,如果在医院吸烟要罚款50元,通知都发出去了,就没有人管,就落实不了。我们是不是在这方面把一些法规及时地宣传,另外还要加强管理,有些好的管理经验怎么样监管,哪些地方实施的好,把这些好的经验介绍出去。像法国有17.5万的香烟检查员在管吸烟,像这些好的国内外的管控方法,除了讲控烟的危害和方法之外,很重要的就是法规。  [09:51]

[陈萍]:另外,有关戒烟的信息,及时给所有专家委员会成员有信息通报,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网址,所有的活动都发到委员会委员信箱里,大家互相沟通,也可以进行一些交流,同时和我们办公室进行及时沟通。  [09:50]

[陈萍]:第二,我们的网还可以跟各个地方的报纸,特别是一些报纸上有一些健康教育版,我们这个内容可以及时发给他们,让他们都转载,这样宣传的力度和广度会更大一些。还有宣传的内容,因为每一期每一个阶段都有它的主题,我们围绕着相应的主题去做。刚才姜主任也讲到了,目前朝阳医院在组织一个项目,就是无烟医院的项目,从国外的经验来说,控烟工作要从医院做起、要从医生做起,配合这样一个项目,我们首先把医院的控烟工作做好,加强宣传的力度,及时地报道,对大家也是一个教育。另外能不能抓一些机关,因为机关是表率,机关做得不好的话,对其他人的影响也不好。我想能不能重点抓医院、抓机关。我们院今年也参与无烟院项目,我是部队的,我们现在从政治部抓起,已经给他们做宣传,讲座已经做完了,他们有这样一个计划,从他们政治部到司令部,再到后勤部,整个军区成为一个无烟的机关,今年除了原来已经授予无烟医院的以外,今年有40家医院加入无烟医院的行列,能不能今年也抓一些点,首先是卫生机关,基层、部队都抓不同的点,我们给他们一些支持,把这些经验在网上进行宣传,这样来扩大实效。因为光我们讲,最后还要落实,抓好几个重点的部委,给予扶持、宣传、报道,这样使影响更扩大一些。这是关于加强宣传力度的问题。  [09:49]

[陈萍]:我觉得控烟工作目前要加大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加大宣传力度的问题。有了人民网,人民网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能不能让人民网和其他网站形成沟通,让我们做的工作可以让其他的网站可以转载,这样人民网可以覆盖全国的网站,这样宣传力度就更大了,让他们转载,这样就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09:49]

[陈萍]:我觉得这个委员会的成立非常及时,而且也非常必要,特别是专家、媒体,以及相应的领导,特别是还有一些专业疾控部门都参与了,形成一个合力来做控烟工作,能够把一些信息和所需要的工作都能够通过专家的讲座或者写的文章,媒体上发表,保证这项工作更好地落实。  [09:49]

[姜垣]:第二,我们表一个态,因为我们现在是专门做控烟的,我们那儿也有一些控烟的资源,包括我们去年和吴教授开始做无烟重新开始,我们发展了一个平台,我们一年可以给吸烟的人大概发一百条信息,也是根据心理、生理,如果这个网络能够开设戒烟服务的话,我想我们这个平台能够提供给大家一块使用。  [09:48]

[姜垣]:今天非常高兴能够邀请我来参加控烟委员会成立仪式。我们去年做了一个全国医生的调查,调查了39000名医生,我们发现医生包括他的行为、知识,有89%的医生认为尼古丁是致癌物质,其实尼古丁不是致癌物质,尼古丁是成瘾物质,其实非常公众教育包括医生的教育。我有两点建议,因为人民网是一个非常好的,而且能进中南海的网,因为我看香港的控烟工作,比如香港的卫生署控烟办公室、香港吸烟或健康委员会、香港大学,他们之间的配合都非常好,他们每年专攻一个主题,2007年他们通过一个控烟立法。香港控烟协会经费主要是从卫生署的控烟办公室来,所以它的工作就是做一些政府不能说的,更超前的工作。比如那年所有的健康教育围绕着就是公共场所立法,他做了“无烟餐厅”、“无烟办公室”,整个围绕着一个声音。我觉得现在中国很多人做控烟,而且现在很多资源进来了,包括布伦博格项目,包括比尔盖茨的项目,我是从2001年开始做的,现在的形势比八年前好多了,包括一些制药公司,辉瑞、强生都陆续的参与进来,还包括医生的教育。  [09:43]

[白剑峰]:再介绍一位新来的嘉宾,人民网副总裁罗华。请专家们继续发言。  [09:41]

[支修益]:同时我们也在这里表个态,既然能够参与到这个委员会中来,我们就要尽这个责任和义务,我们也完成主席和办公室交给我们的任务。谢谢。  [09:41]

[支修益]:另一方面,我们怎么去影响民众。像晚报,不是机关报,更多的百姓都是看晚报,很多报纸都在飞机上发送,包括光明日报、生命时报、健康报等等,要影响更多的民众,一方面影响政府,更多的是通过政府来唤起民众对健康的参与,对健康行为的倡导,特别是目前通过临床控烟找证据,如果通过各方面的协会协作得好,拿出中国自己的吸烟有害健康的证据最重要。现在各大媒体在跟踪深入报道的时候,中国的数字拿出来的还是少,今年新闻杂志登出一期中国多年来在吸烟与健康方面的大数字,在UICC国际癌症会说都拿我们的数据引用,我们也希望至少通过我们把日常公众教育工作,就相当于板块调研、相当于临床科研一样拿出点证据出来,这样会更好。  [09:41]